e02001

e02002

e02003

e02004

e02005

e02006

e02007

e02008  

白仁浩真的太在乎劉正的情誼,也太想獨自擁有劉正的友誼,他雖敏感的察覺劉正在鋼琴比賽後的轉變,卻從來沒有深思劉正轉變的真正原因,他只是單純的以為劉正是因為劉父要領養白仁浩與白仁荷在生氣,而對劉正親近英秀的行為感到受傷。因為白仁浩太在乎劉正,所以劉正的轉變反而讓他更注意劉正的一舉一動,再加上他之前射傷英秀的話才會讓自己變成Remember事件的受害者。

劉正從頭到尾都沒有設計白仁浩與英秀,Remember是劉正用來懲罰將他的入學禮物鋼筆弄丟的同學的局。英秀是自己闖進Remember的局,因為他太想與劉正親近,所以他一直跟在劉正的身後,關注著劉正。對於英秀的出現,劉正其實是有點慌亂與嚇到,因此他只好問英秀是否也想去。對於英秀的問題,劉正根本就沒有回答,是英秀自行判斷劉正會去而跑去,所以闖進了劉正設的局。而白仁浩則是看到英秀與劉正聊天,承受不了妒意,就跑了過去,然後又講了一些白目的話射傷英秀。因此當英秀一起被懲罰時,英秀的心早就對於白仁浩不斷射傷他的話早就充滿恨意,自然拖白仁浩下水,讓白仁浩被毒打一頓。

劉正會路過白仁浩被毒打的畫面是英秀跑經過他旁邊時,看了他一眼,他才跟著走過去,看到白仁浩被揍的畫面,然後無視這個畫面,冷漠的離開,因此白仁浩認為這一切都是劉正設計的。但是真的是劉正設計的嗎?其實是白仁浩自己白目又傷人的講話方式造成的。此刻的劉正早就被白仁浩的背叛傷透了心,他當然是冷漠著轉身離開,他怎麼可能當著白仁浩的面出手打架。

再者,劉正的父親根本就不允許劉正打架,所以劉正根本也不會讓自己跳進去打架,讓麻煩事沾惹到身上,因此劉正一定會冷著臉離開,離開後再找人打電話叫警衛或老師過來而已。還記得劉正怎麼面對洪雪被流浪漢騷擾的事嗎?那時的劉正雖然想要拉近與洪雪的距離,但是他就是沒有選擇親自出面解決來拉近他與洪雪的距離,反而是繞了一條遠路,一條不解釋,洪雪根本就不知道實際救她的人就是劉正這條路。

這就是劉正,但是白仁浩與劉正10幾年的交情,白仁浩卻從未曾去了解劉正真實的個性。他只用他的眼睛看到他想看的東西,聽到他想聽的話,然後就自己解讀了劉正的個性,最後就誤解了劉正。讓白仁浩又生氣並一直質問劉正的原因就是來自他太在乎劉正的情誼,不願相信劉正真的設局做了這件事,但是他的心底卻又設定了劉正是主使者這個答案,所以眼睛更看不到真相、聽不懂劉正的話,反而句句曲解劉正的話。白仁浩真的不曾自劉正的話去深思造成自己手傷的原因,也察覺不到劉正遠離他的真正原因。

所以高中時一場層層折疊的誤會,讓劉正與白仁浩真心的友誼從此破裂,起因當然是白仁浩傷人又白目的話刺傷了劉正,而劉正悶葫蘆、不解釋的個性則是輔因,複雜交錯的誤會讓他們之間的友誼步上絕裂。從此,那段幸福開心地放著煙火的回憶對劉正與白仁浩就變成了傷與痛。

對劉正而言,他已經痛到不想再去記起那段放煙火的日子,因為他以為的幸福,其實不是幸福,都是白仁浩的偽裝,都是假的。經歷過白仁浩的背叛,劉正對自己更加保護,他變得更腹黑,他計畫的手段更高段,他的壓抑與忍耐度更上一層樓,劉正的性格更加扭曲,因為他再也不相信任何人。

對白仁浩而言,那段放煙火的日子曾經是他最美、最幸福的回憶,他過去的歲月都是與劉正一起度過的,在還未與劉正絕裂之前,他與劉正的每段回憶都是開心的。雖然現在想起過去那段一起幸福的放著煙火的日子會痛、會生氣,但對於一直很孤獨、很依賴劉正的白仁浩而言,他是想念著劉正的、他的心底還是依戀著過去那段美好的歲月,不然他的腦中就不會時不時閃過那段放煙火的回憶,雖然痛,卻捨不得放。

所以白仁浩的心底其實是想與劉正回到過去,也就是重拾過去那段美好的歲月,他才會明知道白仁荷講的是假話,卻讓自己相信了,並回到首爾、來到延宜大學找劉正。所以白仁浩才會在5年後第一次見到劉正,當劉正轉身後離開他時,眼眶紅的喃喃自語說「我有什麼可期待的

白仁浩在期待劉正的道歉?不,他在期待與劉正回到過去;雖然他口硬的對劉正說他沒有半點回到過去的想法,但是白仁浩其實想回到過去,不然他就不會對洪雪說「身為過來人,我告訴妳離家出走一點意思都沒有」,也就是說白仁浩對於當年負氣離開劉家的事,他其實是後悔的。只是白仁浩離開的太久,久到現在的白仁浩不曉得要怎麼做才能回到過去,所以他只好待在洪雪的身邊,看看劉正在做什麼、看看自己能幫劉正什麼、因為這是離劉正最近的位置,這就是為何只要劉正出現在他的眼前,白仁浩永遠最先看向劉正、注意著劉正的表情與眼神。

e11001

e11002

e11003

e11004

e11005

e11006   

這就是為何當劉正回答沈明洙說他是白仁浩的朋友時,白仁浩會這樣呆呆地看著劉正,因為那是他等了5年,卻又不敢讓它存在的期望,因為他早就認為劉正不再將他當成朋友。只是下一刻當劉正問沈明洙教授「仁浩最近鋼琴彈得好嗎」又勾起白仁浩的痛,於是下一秒白仁浩的脾氣就又冒了出來。

對比劉正,白仁浩真的太不敏銳、太不夠細心,當沈明洙教授一問到白仁浩最近是不是在談戀愛,是不是有女朋友時,劉正立刻從白仁浩的反應猜初沈明洙教授認為洪雪是白仁浩的女友,開始生氣,氣白仁浩又來了-又要來搶走洪雪,就像當初他搶走他的父愛一樣,所以劉正特地在沈明洙教授的面前幫洪雪拿掉外套上的飯粒,就是為了要聲明他劉正才是洪雪的男朋友。白仁浩雖然察覺劉正看他的目光在生氣,卻只是傻傻地看著劉正,沒有察覺到劉正為何生氣。

e11007

e11008

e11009

e11010

e11011   

其實白仁浩一開始繞著洪雪打轉,只是為了靠近劉正而已,他雖然每次見面都與劉正吵架,但是他心底對劉正的在乎從來就沒有放下過。因為在乎著劉正,所以白仁浩一直幫劉正守著洪雪,只是離開劉正的白仁浩非常的孤獨,洪雪朋友般的關心會讓他孤獨的心起了漣漪,喜歡上洪雪;但是他絕對不會動手與劉正搶洪雪,因為對白仁浩而言,劉正的重要性永遠高過洪雪,這就是白仁浩發現自己對洪雪動心,反而要求自己與洪雪保持距離的原因。

但是白仁浩根本就沒有察覺他過去帶給劉正的傷痛,他越在洪雪身邊徘徊、他與洪雪越親近,劉正的不安全感越重、劉正會更加恐懼他的女朋友洪雪最後是不是會拋棄他,選擇了白仁浩,就像劉父一樣。白仁浩與洪雪家更親近,劉正過去被拋棄的感覺就會不斷地湧上來,逼迫他開啟防禦系統-不聽、不看、不連絡,這樣就不會受傷。

e11012

e11013

e11014   

所以這段層層堆疊交錯而成的誤會,對白仁浩是傷,卻不及劉正的傷,因為白仁浩的傷口已經開始在癒合;但是劉正的傷口卻還在滴血。所以就算將來透過洪雪的幫忙,解開了這段盤根交錯的誤會,白仁浩與劉正的友誼其實也回不到過去的單純與美好,因為傷害與疙瘩早就造成。以白仁浩對劉正的在乎,白仁浩在知道他對劉正造成的傷害之後,他會放棄回到過去,選擇離開,不讓劉正因為他的存在而不安與恐懼。

最後,吳英坤跟蹤洪雪的事件只是壓垮白仁浩忍了5年的最後一根稻草,事實是白仁浩心底對劉正的愛恨的天平一直擺不平,而知道這件事讓他恨的那一端跌了下去,因為他將自己的過去與洪雪交疊,他氣劉正毀了他的夢想與未來,他擔心洪雪會是下一個白仁浩,他擔心洪雪會受傷而劉正身邊再也沒有一個真心的人,所以白仁浩將劉正叫出來狠狠的打了一架,發洩了他積壓5年的怒氣。

其實這場架早在5年前就該狠狠的打一場,那麼5年前的誤會會在兩個人的打架對罵中發現原來都是彼此誤會了對方,原來彼此都是真心在對待對方,原來彼此都只把對方當作自己唯一的朋友;而劉正就會發現原來監視他的眼線從來就不是白仁浩而是白仁荷,只是白仁浩很單純的常常被白仁荷給出賣了,以致於一五一十的告訴劉父-他與劉正最近在做什麼。

白仁浩從來就不是劉父的眼線,不然當他誤以為劉正要去Remember時,就不會告訴劉正小心一點,不要被劉正的父親發現。敏感、敏銳又擅於察言觀色的白仁荷才是劉父的眼線,因為白仁荷認為這是她在劉正家的生存之道。

白仁荷一心想要嫁給劉正,對於白仁荷而言,巴結劉正的父親,她才有機會嫁給劉正;但是白仁荷忘了要嫁給劉正的前提是劉正愛她、願意娶她才行。劉父畢竟是劉正的父親,他雖然認為兒子劉正很怪,但是他最愛的還是劉正,他想要領養白仁浩、白仁荷是為了劉正,因為他認為這樣對劉正最好,而劉正也不會反對,也斷了白仁荷想要嫁給劉正的念頭。

但是當白仁浩的手受傷發生之後,並將這件事怪罪在劉正身上,認為是劉正因為反對領養而設計這件事之後,劉父雖然低身下氣向白仁浩道歉,但是他絕口不再提領養事件。劉父道歉是為了他的兒子劉正,因為怕傳出對劉正不好的話語,所以當5年後白仁浩出現,劉父對白仁浩安撫的話就是我知道我們對不起你,但是過去的能不能就讓它都過去了呢?

劉父心底最愛的還是他的兒子,他讓白仁荷任意揮霍是來自他將對於白仁浩的補償給了白仁荷,所以他允許著、忍耐著,他其實從來就沒有想要讓白仁荷嫁給劉正。不然當白仁荷說「叔叔,我可不可以就這樣永遠與您及劉正再一起」,他不會一句話都沒有回答,而是在白仁荷說等劉正放假之後,找一個時間起去度假時,笑著說好。劉父是一個非常成功的大商人,這樣的商人其實是非常的腹黑,他絕對看的懂白仁荷哪點小心思。

因此,劉正的腹黑的個性是來自劉父的遺傳,絕對不是基因突變。當劉正決定出手終結白仁荷的揮霍時,劉父是順著劉正的意去做,而沒有因為白仁荷打電話跟他抱怨就要劉正改變心意。所以劉父心底疼的還是自己的孩子劉正,而不是白仁荷,不然他就不會對劉正說「不要操之過急,快馬加鞭總是拉韁繩的話,掉下來是必然的」。

薑是老的辣,劉正的父親怎麼可能看不懂劉正的心思,更何況在白仁浩的手傷事件之後,劉父想補償的不只是白仁浩、白仁荷,他還想補償劉正。不然劉父怎麼可能允許劉正自己搬出去住,還同意劉正隱藏自己的身份,從實習生開始做起。他是這麼擔心劉正,擔心到都需要安排朋友在劉正身邊,他怎麼可能讓劉正一個人出去住呢?若不是基於補償劉正受傷的心,劉父會這麼順著劉正的意嗎?

所以白仁荷想嫁給劉正,在洪雪出現之前早就沒有機會,在洪雪出現之後,就只能用天方夜譚來形容,因為根本就不可能。劉正只有需要利用白仁荷時,他才會出現在白仁荷面前,對白仁荷好一點,其他時間,劉正完全不想搭理白仁荷。說穿了,白仁荷對劉正而言就只是一個工具,當他不方便親自出面解決時的工具。白仁荷從來就沒有停留在劉正的心上,而劉父也沒有想讓白仁荷當他媳婦的想法。

最後的最後,洪雪不只是劉正的陽光,也是白仁浩的陽光。因為洪雪的話,白仁浩的心底種下了一顆種子「自己對劉正是不是也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聽的話也只聽自己想聽的,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了劉正呢?」這棵種子隨著兩個人大打一架,我想應該開始發芽了!!只是誤會的時間拖得太久,等到誤會澄清、等到白仁浩終於理解真正的劉正,白仁浩與劉正兩個人也回不到過去了。所以5年前該打的架真的不應該拖到5年後才開打!!

, ,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