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09001

ep09003

ep09004  

如果說劉正記得吳英坤當著大學同學的面前說「全身上下都是假裝的,連假裝都分不出來,還那麼多話。」是來自劉正記仇腹黑的個性;那麼劉正記得白仁浩對高中同學英秀說劉正很可憐這件事,就是來自劉正當初聽到白仁浩的話的傷口,所以5年後第一次見面的兩個人,劉正才會對白仁浩說「....直到現在都是看你可憐,所以才當作一切都沒有發生,但是以後不會了。」但是敏感的白仁浩只是聽到可憐二個字就生氣了,卻沒有敏銳的察覺這是當初他傷到劉正的話,也是造成兩個人友誼破裂的起點。

是的,白仁浩的個性很敏感,雖然他看起來大喇喇的,講話也完全不經大腦,經常刺傷他人;但是白仁浩的個性其實非常的敏感,因為個性不敏感的人,他不會將他的一部份人生往藝術的方向走過去,不論是否在藝術方面有所成就。換句話說,就是舉凡學音樂、學畫畫、學紙雕等等的人,他天生的個性都非常的敏感,因為沒有敏感的神經,是無法透過音樂、繪畫、紙雕來表現自己的情感,劇中4位主角劉正、洪雪、白仁浩與白仁荷都是屬於個性敏感的人。

也就是因為白仁浩個性敏感,再加上他與劉正一樣孤獨,所以他非常的在乎他與劉正之間的情誼,並且不想與任何人分享劉正的友誼。因此當英秀問他為何能跟劉正這麼親近時,他會立刻發現英秀也想與劉正親近,並豎起防備,講一些讓英秀知難而退的話,因為白仁浩根本就不想對外分享劉正的友情給其他人。講得再直接一點,在洪雪未出現之前,白仁浩鋼琴聲中的靈魂就是劉正,是劉正的友情讓白仁浩的鋼琴聲有了靈魂,這就是為何白仁浩剛回來彈琴時,沈明洙教授會告訴白仁浩他的鋼琴聲沒有了靈魂,因為現在的他身邊沒有劉正。

然而敏感卻不等於敏銳,白仁浩雖擁有出色的鋼琴天份,卻因為不夠敏銳及細心,他從來就沒有發現他不經大腦的話經常刺傷他人,每次都是劉正幫忙阻止災難產生,而他也沒有察覺這就是劉正一直要他講話要有分寸的原因,更沒有察覺他與白仁荷搶走了劉正的父愛,當他與白仁荷及劉正的父親聚在一起時,劉正常常就像個局外人,劉正面無表情下的心其實在淌血;而他真的沒有真正的了解劉正的個性,如果他真正了解劉正的個性,那麼他就會知道劉正不會解釋誤會,因為他不知道如何解釋誤會、因為劉正的父親從來就沒有給劉正解釋誤會的機會;而劉正之所以會去設計他人是因為那些人一直挑戰他的忍耐底線,他忍無可忍,而他的父親不允許他打架或是吵架,劉正只好用自己的方法處理,但是他都只是小小的懲罰,並未釀成大事。

白仁浩如果心思細膩一點、敏銳一點,他就會發現劉正在他面前從未戴著假面具,劉正一直真心對待他,不然白仁浩怎麼會知道劉正只是表面上對英秀這些高中同學親切;但是實際上非常的討厭這些對他與他家有所求的人。白仁浩之所以會知道就是因為劉正在他的面前從來沒有掩飾過他的想法,就像面對白仁荷一直學畫這件事,劉正告訴白仁浩就算是講假話,也要裝做關心白仁荷,多可憐啊…想做也做不好。劉正在白仁浩面前從來就沒有隱藏他是看白仁荷可憐、想做也做不好,才一直講假話安慰她這件事。

所以劉正就算面對父愛被搶、心底有傷,他仍將白仁浩當作他真正的朋友,並沒有時時刻刻都在白仁浩面前戴著面具。事實上,他對白仁浩講了很多他真實的想法。因此,面對劉正高中入學禮物鋼筆被流氓同學弄丟這件事,劉正眼看白仁浩就要與那位流氓同學吵架吵到快要打起來時,劉正是立刻站起來息事寧人、阻止二個人打架,因為真的打起來,對白仁浩是不利的,因為白仁浩的手是用來彈鋼琴,不能受傷;但是白仁浩卻不曾真正用心去了解劉正的心思,凡而認為劉正太懦弱,寧願當他人眼中的凱子。

劉正很早就發現白仁浩不經大腦的講話方式,處處惹惱他人、射傷他人,總有一天會出事,所以他一直叫白仁浩講話要有分寸,但是白仁浩從來就沒有聽進去,因為白仁浩早在不知不覺中,仗著劉正父親的寵愛,把自己當作了天之驕子。

劉正的父親擔心自己的兒子劉正長大後得了狂妄症,所以處處設限、要求劉正,所以劉正沒有富二代那種不可一世的驕氣,因為他必須不斷的壓抑自己;但是劉正的父親對於白仁浩反而是各種給予,對於白仁浩出色的鋼琴天份,他從來就不吝惜給予讚美,再加上白仁浩的思考習慣是從自己的角度出發,而不懂得站在他人的立場,反而造就了白仁浩高高在上的個性,並帶有富二代那種不可一世的驕氣,讓自己變成了天之驕子。(P.S. 所以從小到大的家庭教育真的很重要,劉正父親的教育方式造成劉正性格的壓抑與腹黑;卻將原本不應該具有狂妄症的白仁浩變成了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子。)

劉正雖然心底遭受著父愛被搶走的打擊,但是他仍是拿出真心將白仁浩當做朋友,所以劉正才會幫白仁浩去要他最欣賞鋼琴家的簽名,因為他知道白仁浩多喜歡這位鋼琴家。因為真心喜歡,所以劉正在聽到白仁浩對英秀說他的那些話才會受傷,原來他真心對待的朋友白仁浩是因為看他可憐才跟他在一起的,不是因為喜歡、接受劉正他這個人而與他做朋友的,所以劉正才會看看手中簽名的琴譜與CD,露出自嘲的表情~笑自己傻、笑自己的天真、笑自己自以為是的真心。

ep12001

ep12002

ep12003             

所以劉正在聽到父親說要領養白仁浩與白仁荷,在聽到父親安排白仁浩與白仁荷陪他一起長大是為了監視他時,劉正的心才會傷到決定封閉起來,因為對已經受傷的劉正心底os...原來白仁浩也覺得我是個怪物,覺得我很可憐、所以跟我做朋友;原來白仁浩對我說「奇怪的人是其他人,不是他(劉正)」是謊話,是白仁浩為了在表面上當他的朋友而說的話,其實白仁浩在心底一直都認為他(劉正)很可憐。

對劉正而言,我付出了多少真心給白仁浩,我為了白仁浩這個朋友,我都選擇對父愛被搶走的這個傷口視而不見,並要求自己要退讓,分享父愛給白仁浩;但今天白仁浩卻是這樣對我。劉正付出了多少真心給白仁浩、劉正受的傷就有多深、他對白仁浩的恨就會有多深。因為付出太多的真心給白仁浩,所以當白仁浩一直認為劉正戴著假面具面對他,並對劉正說撕下他的假面具的那一刻是他最開心的時候,劉正的內心才會近乎崩潰,又生氣又傷心,因為曾經真心對待過,卻又被蹧踏了真心。

對劉正而言,白仁浩的手受傷是來自白仁浩自己的過錯-因為白仁浩講話總是不經大腦、沒有分寸、到處惹惱他人、射傷他人,導致今天英秀的反撲;但是白仁浩卻沒有反省自己、思考為什麼,反而責備他、認為是他故意設局造成他手受傷。但是當白仁浩跑進他房裡,責問劉正是不是他做的時候,劉正卻沒有解釋,也沒有回答不是。

為什麼?因為劉正心底明白白仁浩與父親早就在心底認定了答案就是他做的,所以劉正要解釋甚麼?要說甚麼?因為說了、解釋了,白仁浩與父親並不會相信。所以劉正只能回答「到底要說甚麼,我要說甚麼你才能安心」。當白仁浩一而再、再而三的問他是不是他做的時候,劉正此刻心底早已經與白仁浩絕交,所以劉正是不會在費唇舌告訴白仁浩錯在哪,因為劉正的觀念是自己的事自己要管好才行,因此劉正只會告訴白仁浩「不是我,是你自己造成的,自己好好想想。」

劉正的個性是當你已經設定了答案來責問他時,他不會給你答案,因為你都設定好答案了,他要回答甚麼。所以面對他在乎的人,他一開始的回答會是你要底要我回答甚麼?但是面對傷害他、讓他選擇離開他的人,劉正會封閉自己,告訴對方隨便你怎麼想。因此面對白仁浩來找劉正質問這件事,劉正一開始的回答就可以看出劉正就算心底認為他被白仁浩背叛,他還是在乎白仁浩,所以他才會問白仁浩到底要我說甚麼,你才會安心(意思就是相信不是我做的)

但是當白仁浩聽不懂他的話時,一直問他並認為是他做時,甚至問他為何要這樣對他時,劉正受的傷會讓他憤怒並關上心房,所以他才會對白仁浩說的那一段話「為何人們總是對不屬於自己的東西貪心,慢慢的到最後就誤以為別人的東西就是自己的東西,最後反而失去更多自己的東西。」他就是要白仁浩拿掉被害者意識,不要一直陷在被害者意識中,白仁浩才會看清真相。只是白仁浩根本就沒有懂劉正話中的意思,他又誤以為劉正的話是反對他被劉父收養,所以才設計動手整他。於是劉正發現白仁浩真的從來就沒有了解他時,他就讓自己選擇離開白仁浩,不要讓自己去在乎他的想法了。

, ,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