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08001 e08002   

當劉正開口對洪雪說「雪兒,是真心喜歡我吧?」我才發現劉正對他與洪雪的愛情非常沒有把握,他對洪雪非常的沒有安全感,所以沒有洪雪之前主動吻劉正,劉正此刻絕對不敢再吻洪雪,儘管現在的他非常需要透過kiss來確認洪雪是真心喜歡自己這件事,但是他不敢逾矩。因為在洪雪家門前,當他第一次想吻洪雪時,他是被洪雪拒絕的,所以洪雪在拒絕之後,立刻握住劉正的手並主動吻上劉正,對劉正而言很重要,因為那是一個訊號,一個他可以繼續往前的訊號。

而我忍不住想起經濟學中經濟理論進行模型分析時,會分成部份均衡分析與一般均衡分析。這二種分析的第一個不同就是假設不同,部份均衡分析的假設是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也就是變數通常只有1-2個;而一般均衡分析則是一堆變數再跑,不同的變數會導致不同的結果。對善於觀察他人、進行判斷、再做計劃、讓他人執行的劉正,洪雪是第二個他無法進行部分均衡分析的人,第一個人當然是白仁浩。

劉正真的把這個世界想得太簡單嗎?其實沒有,劉正一直都知道這個世界很現實,那麼為何白仁浩與洪雪都認為劉正把一切想得太簡單?因為從小到大靠近劉正身邊的每個人都是對劉正有所求而接近,包括白仁荷,所以劉正對這些人只要進行部分均衡分析,也就是他只需要控制1-2個變數,這些人就會執行他的計畫,達到他要的結果;但是白仁浩與洪雪不是,尤其是洪雪從來就不在他的掌控中,對於擅長做部份均衡分析的劉正而言,洪雪身上有太多的變數,不在他一開始的假設模型中,他以為那些變數都是固定數,但實際上這些變數從來就不是固定數。

因此當劉正與洪雪開始交往,這些變數會開始一個個跑出來,迫使兩個人進行磨合,劉正會開始發現他與洪雪的不同,而劉正對洪雪的不安全感也會越來越重,只是他藏得很好,洪雪從來就沒有發現。直到劉正開口對她說「雪兒,是真心喜歡我吧?」洪雪才看到劉正一直藏起來的不安全感。所以對於此刻劉正的吻,洪雪不會拒絕,因為洪雪清楚的知道如果她現在拒絕這個吻的結果就是兩個人分手,而她沒有分手的想法。

對於不想分手的情侶,按常理而言,每進行一次磨合,應該會讓雙方的感情更進一步,並增加安全感;但是對於劉正而言,每進行一次磨合,都讓他對這份感情更沒有安全感,因為劉正太清楚他有多愛洪雪。他對洪雪的愛有幾分,他對失去洪雪的恐懼就有幾分。所以劉正的愛愈深,恐懼愈深,不安全感也愈深。這就是當劉正看到白仁浩在雨中撐傘搭著沒帶傘的洪雪與洪准回家時,他會整晚不能安眠的原因,因為他害怕失去洪雪,因為與白仁浩相比,白仁浩就是那個輕易就得到他人疼愛的人,而他劉正從來就不是。

這樣說好了…如果劉正沒有愛上洪雪,劉正原本的計畫是畢業後進父親的公司,掌權後開始清理白仁荷與白仁浩。因為愛上了洪雪,因為白仁浩一直在洪雪身邊打轉,所以劉正提前了計畫,在大四就動手清理白仁荷,目的就是要白仁浩忙著賺錢給白仁荷花,忙到沒有時間在洪雪身邊打轉。但是當劉正看到白仁浩找不到工作,而洪雪因為在乎他而不希望白仁浩去洪雪家的餐館打工時,劉正的心又對白仁浩心軟,因此劉正會特意壓下不安全感,展現度量,要洪雪安心,讓白仁浩去她家打工。

劉正原本大學畢業後的計畫中沒有愛情、沒有婚姻。因為愛上了洪雪,所以他修正了計畫,放棄留學,選擇留在國內守著洪雪,這就是劉正為何會對洪雪說「雪兒,為何要擔心5年後她是否陪在自己身旁。」的原因。因為對劉正而言,當他愛上洪雪的同時,他就已經修正計畫,將洪雪放到自己未來的藍圖中。

所以劉正一開始沒有打算這麼早出現在洪雪的父母面前,因為他還沒有在父親的公司站穩並展現實力,因為現在的他非常確定父親一定不會接受洪雪,所以他才會拜託叔叔(父親的朋友)對於他有女朋友這件事保密。但是當他在雨中看到白仁浩與洪雪、洪准這麼的親近,劉正的不安全感又壓得他喘不過氣,讓他只好不得不修正他的計畫,提前出現在洪雪父母親的面前。

但是對洪雪而言,她絕對看不到劉正這些心理活動與劉正為了愛她,不斷為她修正的計畫。雖然洪雪與劉正的本質非常的相像,但是從小到大的環境實在是差異太大,所以兩個人面對事情的處理方式就會不同。對於洪雪而言,當她選擇與劉正交往之後,她就開始進行對劉正真實的個性與過往的人生進行拼圖,而每次磨合就是一小片拼圖的完成。每次的磨合都會讓洪雪看到劉正真實個性的一部分,讓她更進一步的瞭解劉正。

南珠賢事件,洪雪發現劉正的個性本質其實很低調,不是一個會主動解釋誤會的人,因此若是遇到誤會,不開口問他,劉正不會解釋;但是南珠賢事件並沒有讓洪雪開始信任劉正,不然當吳英坤復學,又開始搔擾洪雪時,洪雪不會在英語補習班門口告訴自己~好不容易彼此有好感了,就不要再為吳英坤的事情而傷害彼此的感情。洪雪此刻只是選擇當鴕鳥,將吳英坤的話視而不見,當作沒聽到而已。

劉正為了洪雪狠狠地將竊賊打傷這件事,才是洪雪真正向劉正身邊走進一大步。洪雪一開始發現劉正想要踩碎竊賊的手時,洪雪感到害怕並不是因為洪雪比較信任白仁浩,相信白仁浩說是劉正廢了他的話,而是洪雪的心中仍存著過去一整年被劉正整到想退學的陰影,因此當洪雪聽到劉正的話時,洪雪心中的陰影讓白仁浩的話浮現在腦中,讓洪雪對眼前的劉正感到害怕。

但是當劉正一直守在病房外,當洪雪選擇走出病房外,坐到劉正身旁時,這時的洪雪不需要張寶羅問她Go Or Stop,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就算看到劉正這一刻的陰暗面,她也不會選擇分手,因為劉正會揍人是因為她而起,所以她只會告訴劉正以後不要做到這個程度,然後給劉正一個我們會繼續走下去的訊號。

然而整個假期裡,洪雪的拼圖都是單向的,她看到的都是劉正為了她好而做的事情,她感受到的都是劉正愛情給她的甜蜜,既使兩個人吵架鬧分手,低頭道歉、等著她的永遠都是劉正,洪雪對劉正真實個性的拼圖只完成了1/4,洪雪還沒有真正的瞭解劉正,她也還沒有學會真正的信任劉正;但是她卻已經深陷在劉正的愛情中。

因為洪雪從小到大,從來就沒有得到父母的關愛過,她很早就學會一個人獨立、一個人堅強、一個人努力,所以當一個事事為她著想,事事幫著她,處處關心的她的劉正陪在身邊,洪雪的心很快就陷入劉正的愛情中,而她的處事態度與方法也在不知不覺中受到劉正的影響。

洪雪知道白仁浩其實對鋼琴還存著夢想,他的心還依戀著鋼琴,所以她幫助白仁浩重拾鋼琴夢想的方法非常的迂迴,與劉正設計他人的手法一樣;而她將鋼琴譜給白仁浩的作法與當初南珠賢倒酒給劉正,最後被劉正設計將酒倒在自己身上的做法如出一轍。

其實白仁浩是洪雪要拼的另外1/2的拼圖,這部份牽扯著劉正與白仁浩、白仁荷及劉正的父親過去的恩怨情仇。洪雪清楚的感受到白仁浩與劉正雖然每次見面都吵架,但是實際上卻不討厭對方。對於洪雪而言,劉正是她的戀人,白仁浩是她的朋友,她想要的不只是幫白仁浩重拾鋼琴的夢想,她還想幫忙解開劉正與白仁浩之間的誤會。然而洪雪想要解開這個誤會,她就必須要了解劉正的過往,拼出最重要的1/2拼圖。

對於白仁浩,劉正其實是又愛又恨,因為他人生的不安全感就是來自白仁浩;他恨白仁浩不需要努力,輕易就得到他父親的疼愛、搶走了他的父愛,因為他的父親對白仁浩比對他寬厚與疼愛,也恨白仁浩將自己手受傷的事歸罪於自己,讓父親對他更為忌憚與嚴格。雖然恨著白仁浩,但過去的劉正也是真心將白仁浩當作自己的朋友,高中的他是真心欣賞白仁浩優越的鋼琴才藝,並為白仁浩出色的鋼琴才能感到驕傲,不然當洪雪問他為何突然提起去留學的事時,劉正就不會對洪雪解釋他對白仁浩感到可惜。

所以劉正是真心替白仁浩放棄鋼琴感到惋惜,而劉正不愧是次於白仁荷之後,最了解白仁浩的人。劉正知道白仁浩自尊心很強,唯一能讓白仁浩振作起來,重新回到鋼琴的身邊的作法就是直接挑釁白仁浩。因為劉正非常的清楚5年是一段很長的時間,這麼長的時間沒有碰鋼琴,白仁浩對重拾過去的夢想回到鋼琴身邊絕對有恐懼,但白仁浩過去這麼的喜愛鋼琴,所以再次看到鋼琴,白仁浩也無法抵抗自己想彈鋼琴的心。

因此讓白仁浩重回鋼琴身邊的最好方法就是挑釁白仁浩,告訴白仁浩他會資助他出國留學。劉正當然知道白仁浩會拒絕他的提議、還會跟他吵架,但是吵完之後,白仁浩會回到鋼琴身邊,只要白仁浩回到鋼琴身邊,洪雪就不會再為這件事情傷神,一直費心思在白仁浩身上,想著怎麼幫白仁浩。

但是劉正的計畫一向是織成一個網,而他最後丟給白仁浩的那句話「你要不要繼續彈鋼琴,那是你的事,但是請不要因為你自己的猶豫不決而將雪兒牽扯進來。」就是劉正的B計畫。當白仁浩又衝動的回嘴時,劉正的嘴角是揚起了一個笑,笑容的背後代表的是他知道白仁浩會回到鋼琴身邊,而他也讓洪雪知道他不希望她為了這件事一直傷神,並為他等一下要對洪雪的軟性訴求進行舖路。所以當劉正對洪雪說他討厭她跟白仁浩走很近、他討厭她為白仁浩著想、他討厭她一心向著白仁浩,洪雪沒辦法對劉正生氣。

所以洪雪要拚出最重要的這1/2拼圖,她才會看到劉正長大的過程竟然與她這麼相似、她才會看到劉正佯裝堅強與高傲的底下是充滿不安全感與脆弱,而她與劉正才有真正的未來。至於剩下的1/4拼圖是劉正天生就具有的陰暗面與性格,而這部份就要看劉正想讓洪雪看到多少,或是說洪雪目前究竟了解多少了…

, , ,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