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070001  

↑我是看不懂韓文,但是我很想猜ep07的這通電話是檢察局局長李鐘坤打給文熙萬的電話,目的是要文熙萬同意將熊貓被殺的案子移交給中央地檢。

當我的心思不再放在愛情戲份上,並移轉到了一件又一件環環相扣的案子上時,我必須承認一開始我因為看到Jane Austen寫的小說「傲慢與偏見」的出現而被誤導了方向,以致於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部戲的簡介,當然也就沒有弄懂編劇為何將這部戲定義為傲慢與偏見,直到我發現具東治手上的案子被中央檢察院搶了,只為了掩蓋高層的犯罪事實時,我才明白原來戲名的傲慢指的就是權力的傲慢,而偏見呢?當然指的就是人們本身原本就具有的偏見。

還記得韓悅慕一開始是怎麼查案的嗎?韓悅慕是一直用她自身的偏見在編故事查案,讓文熙萬忍不住對韓悅慕說-叫她上班時,要將大腦帶來,也就是叫她不要用偏見在查案,要拿掉自身的偏見,才能看到事情的真相,不然看到的畫面也不會是事實,只是自己偏見下自以為是的真相而已。韓悅慕這樣的偏見就是我們一般人會犯的錯誤,因為我們一直都是戴著自己的有色眼鏡在看事情與人,不是嗎?所以當韓悅慕慢慢將偏見移除,她當然就看到了被偏見掩蓋的事實,發現具東治不是韓星的殺人兇手,而是一直在幫助她的人,是她可以完全信任的人。

同樣的,具東治現在也陷入謎霧中,他長期以來一直認為自己很有理智、絕不帶著偏見的眼光在查案,他也一直認為自己不帶著偏見在調查韓星的失蹤案;但是1999年的具東知看到的只是案子的一角,並沒有看到全貌,自然解不開這個案子,因為他一直帶著偏見在查案,而這個偏見正好就是他1999/12/20的認知所造成的。因此一心想解開韓星綁票案的具東治必須拋棄他之前所有對這個案子的認知與偏見,同時將他對韓悅慕與姜修的個人情感丟掉,讓自己回到原點,從頭開始調查,他才會查到最驚人的內幕,也會達到文熙萬要的結果,這就是文熙萬為何告訴具東治要他認真查,也告訴劉系長,他打算要結案的原因。

太能幹的部下對長官而言不是蜜、而是毒,如果上樑不正的話。文熙萬是同期中最早升上部長的,但是比他年輕的吳檢察官都升上次長了,他為何還在原地踏步,甚至被流放到民生安定組呢?答案很簡單,因為文熙萬太能幹了,1999年的文熙萬就像具東治一樣,正直又向前衝,卻又不懂得同流合污,因此變成了他的長官檢察局局長李鐘坤眼中的毒。因此文熙萬這15年絕對看清楚整個檢察系統的現實與污穢,也知道他的主管檢察局局長李鐘坤一定有貪污,不然他就不會在自己的辦公室畫著這張圖:

E070002

E070003   

文熙萬在知道李鐘坤與成武榮是死對頭並競爭著下屆的檢察總長的情況下,當他知道這四個人朱尹昌院長、金載學議員、成武榮民政首席及朴萬根是雄貓被殺的幕後主使者,他的話並不是拉下成武榮、讓成武榮出局,他的話是要一起拉下成武榮與李鐘坤,讓兩個下任的檢察總長候選人一起出局。讓文熙萬不信任李鐘坤、並認為李鐘坤有貪污的起因就是1999年的材健特調案。

1999年的材健特調案的起因是因為韓國的政治人物高層中有一半都被材健集團賄賂,再加上材健財團正試圖染指青瓦台的最高層,因此文熙萬說服他的朋友鄭昌基,也就是材健財團的法務組組長出面做證,並提供帳冊做為證據。當年材健特調的組成檢察官共有5個人,其中李鐘坤、文熙萬及崔強國都在其中。然而李鐘坤宴請的鴻門宴中,文熙萬卻對吳次長與崔強國說他與崔強國檢察官今天幾乎是初次見面,而崔強國還點頭表示是的。因此1999年的材健集團應該已經染指撿察體系,李鐘坤肯定是被染指了,但是崔強國有沒有?

所以文熙萬後來應該察覺李鐘坤也是被材健染指的一員,只是沒有證據,而他當初莽撞、匆忙、未進行全面思考與調查的行為,不但導致鄭昌基意外撞死姜修的母親及韓星的意外死亡,還在他的檢察官生涯上留下污點,更讓他無法真正徹查當年的材健案。因此文熙萬在面對熊貓被殺的這個案子,當宋雅凜說出了朱尹昌院長、金載學議員、成武榮民政首席及朴萬根這四個人時,文熙萬的查案方式已經與1999年的他完全不一樣。

1999年的文熙萬將案子當做案子來調查;1999年的文熙萬在覺得自己可能砍不中的情況下、硬是拔刀砍了,雖然看起來砍中,但是只砍了一角;1999年的文熙萬在柿子半生不熟、非常澀的情況下就吃了,不但捏碎了柿子,還濺了自己一身。所以面對一個就像過去的自己的具東治、一個比自己還有能力的具東治,文熙萬只好在旁邊一直暗示著具東治。

這就是為何文熙萬會告訴具東治熊貓被殺的這個案子已經不再是這個案子,要用政治來解決,因為當具東治只把熊貓被殺的這個案子當成案子來看時,他只看到朱尹昌院長、金載學議員、成武榮民政首席及朴萬根這四個人。但是當文熙萬用政治的方式來解決-答應李鐘坤局長的要求,將案子移交中央地檢時,文熙萬就進到了檢察體系,看到案子背後的磐根錯節,並且明白他這次真正要辦的人不只是這四個人,還加上一個李鐘坤,而現任的檢察總長或許也牽扯在其中?

因此當文熙萬開始用政治來解決這個案子,他也佯裝對上層長官輸誠,因此上層要求調離具東治時,他立刻同意,並將具東治調到大邱地檢。文熙萬調具東治到大邱地檢的原因除了對上層長官輸誠之外,另一個原因就是他發現具東治的刀可能砍不中、還砍錯方向、並惹來一身腥,偏偏具東治又不聽勸時,所以文熙萬乾脆就將具東治先調到大邱地檢,並等待更多的事情浮現。

因為文熙萬這次要的是一次將下任檢察總長的兩位候選人成武榮與李鐘坤一起拉下台,因此在透過政治運作及查案的過程中,文熙萬需要的是不斷地的去平衡成武榮與李鐘坤兩個人的調查進度與證據的取得,因為他若讓成武榮太早出局,那麼下任檢察總長肯定是李鐘坤,那他要如何讓李鐘坤出局呢?

所以文熙萬才會告訴他的民生安定組組員-熊貓被殺案的這個案子查到朱尹昌院長與金載學議員這裏就好,因為他現在雖然已經掌握了成武榮民政首席也接受賄賂的證據,但是他還不知道朴萬根背後的勢力,也不知道就目前現在的證據來起訴國會議員金載學的成效如何,再加上他也沒有掌握到李鐘坤收賄的證據,所以他一定要李鐘坤的調查與證據有所進展,他才會讓他的民生安定組組員繼續往下查。

而且更多成武榮民政首席收賄的證據與朴萬根的資訊也許會跟著金載學議員被起訴之後而浮現出來,畢竟人一旦得知自己被斷尾之後,通常都會轉做污點證人,供出更多的內幕,不是嗎?所以文熙萬不需要急著將案子往下查,他只要透過政治的操作,他就可以得到他要的答案,這就是這15年來文熙萬得到的教訓,也就是文熙萬為何告訴具東治不要只做一個檢察官而已,要融入檢察體系,要懂得用政治來解決案子,不然看到的還是偏見,不是全部的事實。

因此文熙萬對李鐘坤局長下跪並答應親自動手取具東治的性命的目的是要取得李鐘坤的信任與放下戒心,同時保住具東治的命,讓李鐘坤局長主動將具東治調回仁川地檢。因為若是文熙萬主動向李鐘坤開口,請李鐘坤將具東治調回仁川地檢,李鐘坤必定會起疑心,也不會真正相信文熙萬。因此當文熙萬對李鐘坤局長下跪並答應親自動手取具東治的性命時,李鐘坤反而會因為權力的傲慢而放下戒心,而文熙萬也可以取得更多李鐘坤不法與貪污的證據。

當人收賄收了10年之後,會再也沒有感覺,並覺得收賄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這就是金載學議員現在可以接受支票替代現金而進行貪污,這就是權力的傲慢,因為擁有權力就會覺得收賄理所當然,因為傲慢所以收賄的行為不會再小心翼翼,自然證據也就更容易到手,再透過適當的政治運作,文熙萬這次就可以真正完成15年前—1999年的冬天他真正想做的事。

1999年的文熙萬偵辦材健的特調案,他的目的就是為了清除貪污的高層,但是心急了、把案子當案子辦、不懂得用政治的手段來辦案,以致於意外連連。姜修母親的車禍死亡是第一個意外;他以為沒有目擊者,所以他讓鄭昌基先送帳冊過去,自己留下來佯裝看到車禍報案,卻發現姜修目擊了整個車禍,以致於他原本心裏的盤算不能進行是第二個意外。

將車禍事件報告主管之後,為了要讓材健特調順利起訴被告,所以要維持半年的清白,因此他想出綁架姜修,將姜修藏起來半年,以便度過這段日子,去沒有想到有二個年紀差不多,又穿著黃色外套的小孩,以致於警察只好將姜修與韓星全部綁架帶走,但是最後又意外造成韓星的死亡與姜修的失憶。

然而文熙萬當年拔刀想要透過材健特調案將貪污的高層全部砍掉這件事並未成功,然而他因材健特調案而衍生的一連串的意外反而成為文熙萬檢察官生涯最大的污點,也成為吳泰均律師現在極力在操作,並用來干擾他辦案的進度與方向。因此對文熙萬而言,他讓具東治認真查,不僅僅是讓具東治去找出15年前他掩蓋的這一連串的案件,而是讓具東治去挖出1999年材健案未曝光的部份,然後完成他15年前想做的事、完成他現在想做的事。

所以文熙萬才會對劉系長說他要結案了,因為韓星案是案外案,是他當年過於心急、思慮不周而衍生的案外案,真正的案子是材健案,只要材健案結了,韓星的案子當然也結了。至於文熙萬為何這麼肯定具東治不會只查韓星案,當然是因為他太了解具東治了,他知道具東治的個性只要是牽扯到的案件,他會一個一個查清楚,不會放著不管,因為具東治將檢察官的使命刻在他的骨子裏。

因此文熙萬現在是在跟李鐘坤局長、吳泰均律師、朴純培、吳次長、成武榮民政首席對奕,而且是車輪戰,不過車輪戰只有高手才能玩,文熙萬之所以成為高手,是因為他底下有一個具東治。

,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Joey  Chen
  • 真厲害.. 我也看劇看的的比較清楚了...
  • 謝謝讚美, 很開心幫助妳看戲看得比較清楚, 不過, 我的想法也許有可能是錯的, 因為一切都在編劇的腦袋中, 只不過這是我看完的想法啦!!

    Elle (真姐) 於 2014/12/16 09:50 回覆

  • Diana
  • 看劇看一看偶爾會來逛逛Elle姊的部落格~~本來懷著期待的心追看傲慢與偏見,因為也很喜歡之前編劇的作品《學校2013》,只是最近也不是說不好看,老實說我也很早就把主角的粉紅放一邊(反正相信最後編劇應該會讓他們有好結果~~)只是就是看得有點越來越迷糊....事件也好像越來越撲朔迷離.....不過參照了你的心得文之後再想想就茅塞頓開了哈哈XDD
  • 哈哈...我發現自己好像是異類, 因為我看得津津有味, 而我的朋友看到ep07-08, 才告訴我她終於有點懂了我到底在看什麼, 為什麼覺得這部戲很有趣...我其實很愛看這種推理偵探劇, 因為我會自己拆梗解梗解得很開心, 發現自己猜對了, 就會一直催眠自己...我是天才; 猜錯了, 就會告訴自己沒關係, 再來一次...哈哈哈...很怪, 我知道自己很怪!!

    我自己個人的感覺是編劇並沒有弄的很撲朔迷離, 是我們自己一開始看的時候就沒有去注意到編劇的想法與鋪梗, 全部都被具檢與韓檢的愛情線吸走了, 以為很多話與場景都是沒啥意義(p.s. 這完全是過往韓劇留下來的後遺症), 等到發現編劇的目的時, 再回去翻開...才發現原來自己以為無關緊要的話, 都是有意義的...

    民生安定組成立的目的是因為國內輿論的吵鬧, 因為人民覺得檢察院都聽政治人物的使喚, 所以成立了民生安定組來壓抑國內的輿論, 一但民生安定組有了很大的成績, 那麼人們會認為整個檢察院的體系需要徹底改善.

    了解民生安定組成立目的之後, 就可以理解為何李鐘坤檢察局局長與吳次長為何不讓民生安定組做出業績, 因為他們就是需要被改善的檢察官, 是屬於同流合污體系, 因此李鐘坤與文熙萬的對話沒有一句是廢話(而我之前一直當做廢話看), 文熙萬與吳次長的對話當然都是諜對諜, 只是我之前很呆的都當各自獨立的案子看, 文熙萬點具東治的話都有絕對的深意, 只是我前面真是太呆了, 一點都沒有想到…

    所以我重新整理了一下思緒, 我認為編劇應該是打算藉這部戲來嘲諷韓國的檢察體系, 認為整個韓國的檢察體系都需要換血進行改善, 所以自己建了一個鏟惡揚善的民生安定組, 來宣洩自己對檢察體系的不滿與想法, 所以民生安定組一定會做出業績, 既然編劇認為整個檢察體系需要改善的話...當然這是我的感受, 不代表編劇真正的想法與立場

    Elle (真姐) 於 2014/12/16 10:33 回覆

  • Ciao J
  • 超強分析文!!!
    原本一直糾結編劇不寫具舞感情線
    畢竟剛開始就是打著愛情的旗幟引觀眾上鉤
    讓人不注意感情線都難
    看完原po心得文 還是決定繼續追下去了
    但我認為編劇節奏的掌握還是需要調整
    步調太慢很容易讓觀眾失去耐心
  • 謝謝讚美, 具東治與韓悅慕現在是不可能在檯面上有明顯的感情進展, 只要韓星的案子沒有水落石出, 只要韓悅慕對韓星的愧疚還很深, 韓悅慕就不會讓自己走到具東治的身邊去, 因為她一直認為自己也是害死韓星的兇手之一. 她如果有留意到韓星跟了上來, 並在一開始就趕離韓星, 或是先帶韓星回家, 都不會發生韓星失蹤及死亡的事情. 所以具東治要先解決韓星的案子, 先解開韓悅慕的心結, 他與韓悅慕的感情才會終成眷屬, 畢竟具東治非常確定韓悅慕愛的人是他, 只是現在真的不是談情說愛的時機, 畢竟韓星案的有效期限快到了, 必需要有效期限內破案才行…

    很多人看到現在會覺得節奏變慢或是不能適應其實很正常, 因為當涉案的人的位階越高, 其實越難對付, 需要花費的時間與精力也更多, 因為一直在鬥智. 所以會覺得好像案子一直在原地踏步. 其實不然. 如果李鐘坤/成武榮/朴萬根像前面的案子這麼好解決, 那麼我會說這劇編寫的一點都不符合實際…李鐘坤在ep13就漏出馬腳, 我都覺得怎麼這麼快, 結果ep14一個回馬槍, 說明薑是老的辣, 文熙萬以為他取得李鐘坤的信任了, 實際上李鐘坤並不全然相信, 而且吳次長根本就不相信文熙萬, 她是一直在刺探文熙萬, 與文熙萬在玩諜對諜.

    所以請不要認為1-2集就可以解決李鐘坤與成武榮, 這樣的進度其實不合現實與邏輯, 李鐘坤與成武榮是下任檢察總長的候選人, 他如果沒有一定的聰明才智與政治手腕怎麼爬到這個位置, 所以想要拉下來當然也不是這麼簡單的事. 所以迂迴前進是必要的道路…此外, 朴萬根都還登場呢?? 他要登場了, 李鐘坤與成武榮才能準備一起out啊!!

    套一句文熙萬的話…案子都是接連來的, 都是環環相扣的, 現在已經全部錯雜在一起, 不可能分開辦案, 一定是一次全部一網打盡…現在只是還在進行外圍整理, 了解一下敵我的狀況而已…

    Elle (真姐) 於 2014/12/16 10:58 回覆

  • yu chen
  • 同意版主的分析文ㅋㅋㅋ
    一開始我誤認文熙萬就是兇手,但是每次看直播時他的神情他的言語又覺得不是
    就像你說的人的偏見一樣 所以我覺得編劇很厲害 看了幾集又會把劇情反轉
    不過案件就像洋蔥般的層層剝開來到底會是什麼結果都會令我一直很想看下去!
  • 謝謝讚美, 也很抱歉這麼晚才回覆, 因為感冒這幾天頭都昏昏的....

    我個人的想法是文熙萬應該只是同意先將小孩藏起來, 不讓吳次長那一方找到, 真正下令殺害小孩的應該是華榮集團的朴萬根或是李鐘坤, 朴萬根的可能性更高, 畢竟當初是他要鬥垮材健的, 他當然很有可能會不擇手段, 不是嗎?

    李鐘坤以為他處理了外圍, 卻沒有想到成武榮正在鏟除他的行動隊長文熙萬, 因為吳次長與吳泰均律師應該都是屬於成武榮那一派, 只是在李鐘坤底下臥底.

    對成武榮而言, 他的競爭對手是李鐘坤, 而吳次長又吃過文熙萬的虧, 所以他第一件事是要鏟除文熙萬, 因為文熙萬手上握有成武榮的證據, 當李鐘坤不知為了什麼不再挺文熙萬時,成武榮就讓吳次長去協助處理掉文熙萬, 具東治不過是一顆棋子, 一顆被利用的棋子....當文熙萬處理掉之後, 具東治就很好解決了....

    太過明顯的證劇說明了有人在利用具東治, 但是具東治卻讓自己個人對韓檢與姜修的感情而影響了他的調察, 他必需要脫掉那層偏見, 他才會看到真相. 具東治才當檢察官10年, 但是劉系長卻為檢察官跑腿了30年, 誰看人會更準呢?

    如果要處理掉李鐘坤,成武榮與朴萬根這些人需要更高的人物同意, 你是否想過這個人是誰呢? 高檢察長? 還是現任檢察總長? 文熙萬認識高檢察長, 他曾對吳次長說過, 認識高檢察長這個資源要用在自己身上, 現在會不會是時間?

    這種內部調察是要偷偷來, 但是具東治太大張旗鼓了, 他的聰明才智真的是跟不上文熙萬, 搞政治. 搞關係 ...具東治很不屑, 但是有些事, 就必需要透過政治與關係, 才會看到真相, 想跟組織鬥, 也要利用組織, 不然怎麼鬥?

    ep14-15讓我看到一個感情用事, 又太嫩的具東治....

    Elle (真姐) 於 2014/12/21 09: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