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與偏見   

對具東治而言,韓悅慕是他過去5年前就正式交往的女人,只是這個女人在4年前莫名其妙的不告而別,既然現在相遇了,既然現在還愛著,他就沒有打算放手,因此現在的他只是需要知道當初韓悅慕離開他的理由是什麼,然後搞定這件事,韓悅慕就會永遠留在自己身邊。所以知道韓悅慕離開的理由來自她認為自己是殺死韓星的兇手,而具東治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兇手,還是被害者之後,具東治就開始了教韓悅慕如何成為一個真正的檢察官。

韓悅慕之所以一直認為具東治是兇手的原因就是來自她看事情都看的太表面、情緒化而且很會編故事,因此不論是部長、姜秀、奶奶、鄭昌基怎麼稱讚具東治,她都維持她一貫的偏見,對這些人的話抱持著懷疑與不信任的態度,因此面對具東治正直又堅持的工作態度與行為,她看起來就像視而不見,當然也看不到她的案子都是具東治幫她破的。

當然具東治面對韓悅慕指責他是殺害他弟弟的兇手這件事一開始是傷心及失望,但是面對韓悅慕怎麼講都聽不進去,具東治是既無奈又生氣,重點是他太清楚韓悅慕的缺點就是凡事只看表面就誤以為自己看到了真相,又過度的感情用事,還會自以為是的編了一套故事,並固執的相信自己的故事就是事實,因此具東治雖心疼韓悅慕這一路走過來的堅辛,還會一直碎碎唸怎麼變那麼瘦,但是他開始訓練韓悅慕成為一個真正的檢察官。

所以當韓悅慕辦案發呆或是只想著她弟弟韓星的案件時,他會生氣的看著她,拿出首席的態度要求她辦事。因為唯有韓悅慕變成一個真正的檢察官,韓悅慕才會看到事實的底層,明白真相他具東治是受害者,不是犯人。只不過,我覺得解開韓悅慕對具東治的心結與偏見的最好方式就是具東治幫韓悅慕找回韓星,並證實韓星沒有死,就是姜秀這件事。

韓星當然沒死,因為看到犯人長相的人不只一個韓星,還有一個具東治。如果是因為已經看到犯人長相而必須要殺人滅口的話,那麼1999年冬天的具東治為何沒死?既然都要殺死綁錯小孩的韓星了,那麼再殺死一個具東治不是更好,完全不留下禍根,沒有人可以指認,不是嗎?所以綁架韓星的人並沒有殺人的想法,具東治才會活著。

因此1999年冬天的具東治沒死,韓星當然也就沒死,只是醒來後的韓星失憶了。舉一個不是很貼切,但是卻能反應小孩在經歷過恐懼後的例子—4-5歲時的我曾經在阿媽家的附近迷路,但是我只記得我害怕的心情,只記得我發現自己迷路的那一刻,其他的通通忘了,完全不記得我是怎麼被找到的。所以一個5-6歲的小孩,在面對被綁架的極度恐懼之下,然後又在逃命時,剛好從鋼管上跌了下來、撞到頭、昏了過去,那麼這個小孩清醒過來時,是非常有可能會失憶的,因為害怕憶起那段過去,所以韓星失憶了非常正常。那麼為何我會認為韓星就是姜秀呢?

奶奶告訴了韓悅慕姜秀來到奶奶家時,正是燦兒這個年紀(5-6),而韓星失蹤時,正是這個年紀,這就是為何韓悅慕看到燦兒會想起她的弟弟韓星。奶奶又告訴了韓悅慕姜秀沒有父親,所以從小跟著鄭昌基。姜秀什麼時候開始跟著鄭昌基?1999年冬天,當鄭昌基的司機因為過於疲倦,而沒有注意到前面的路況,以致於撞死了姜秀的母親之後,鄭昌基就搬到了這裏來照顧姜秀。

但是鄭昌基撞死的真的是姜秀的親生母親嗎?人死了,她是不是姜秀親生母親的真相也就證明不了,當然她不是姜秀親生母親的真相也就極度有可能被隱瞞了下來,不是嗎?而且奶奶又告訴了韓悅慕看姜秀跟在具東治身邊,跟前跟後的,才發現姜秀是個重感情的人。而韓星不就是一個重感情的小孩,會跟前跟後,一直跟在姐姐身邊,不是嗎?

此外,韓悅慕今年27歲,姜秀22歲,但是姜秀真的22歲嗎?15年前,韓悅慕12歲,韓星應該與燦兒同齡,只有5-6歲,按奶奶的話,1999年的姜秀的模樣也只有5-6歲,但是15年後姜秀卻是22歲,不覺得奇怪嗎?既然燦兒出生沒報戶口,但是現在檢察官介入了,補報戶口是一定要做的事。同理可證,姜秀當年也極有可能補報戶口,並虛報了年紀,因為補報戶口、虛報了年紀,才能偽造韓星的新身份姜秀啊

當然我的推論有可能是錯誤的,因為現在證據不足,只不過我實在是對數字太敏感了,叫我將一切的事都發生在1999年的冬天歸因於巧合,我也很難相信。因此,對於現在的我而言,15年前韓家的家醜應該就是錯認屍體,就如同2010年的具檢並未真實看到熊貓的屍體,只憑中國大陸警局傳來的一張屍體照片,照片上的手掌有麼模糊的刺青就誤以為熊貓死了是一樣的狀況。

畢竟韓父與韓母都沒有去翻開白布,親眼確認那個小孩就是韓星,還記得韓母喊的話嗎?韓母哭喊的是「那不是星兒,那不是我的孩子。」而檢察官也只有掀開了右腳掌上的白布,透過類似胎記這樣的印記來確認這個小孩是韓星。沒有人去做真實的臉部確認,錯認屍體的可能性當然存在。

因此就古典小說傲慢與偏見的設定,發現韓星沒死、姜秀就是韓星、還證明了姜秀就是韓星的人當然是具東治。說得再坦白一點,現在的韓悅慕根本就沒有能力,也沒有實力可以發現與證明這件事,只除了可以貢獻DNA檢察,但是要驗DNA的前提不也是要先發現韓星沒死與姜秀就是韓星的事實,不是嗎?

最後回到具東治為何這麼敢在這個時間點吻韓悅慕,還吻得這麼理所當然,他不是知道韓悅慕還認為他是兇手嗎??因為具東治發現韓悅慕開始相信他了,因為前一天晚上的韓悅慕還在跟他吵架,罵他都不幫姜秀講話,與具東治爭論姜秀是過失致死,但是第二天的晚上卻完成不知道宋雅凜為何是殺人兇手的原因就敢頂撞文喜萬,說宋雅凜才是殺人兇手,只因為具東治說了宋雅凜是兇手。因此具東治發現韓悅慕開始相信他了,心雖然在信任與不信任之間擺盪,但是偏向信任是事實,所以他就順了自己很想吻她的心思吻了韓悅慕而已。

因此我現在真是非常的期待具東治的第一次求婚,因為韓悅慕一定會拒絕,但是拒絕了之後就會開始後悔。當然現在看具東治吃醋的模樣很可愛,但是看韓悅慕吃醋,想要挽回具東治,卻又不知怎麼挽回具東治,讓具東治如何開口再求一次婚應該會更有趣吧!!編導…請千萬不要剝奪我的樂趣啊…

, ,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