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06001   

當我看到具東治吻韓悅慕的那一刻,我終於肯定一件事那就是具東治將韓悅慕視為自己的財產,韓悅慕的所有權歸屬於具東治。因為具東治擁有韓悅慕的所有權,所以具東治擁有韓悅慕的使用權,可以小家子氣的報復韓悅慕、可以理所當然的對韓悅慕呼來喚去、可以為了保護韓悅慕進而理直氣壯的頂撞文喜萬部長、可以公開在部長辦公室的門口親密的撫摸韓悅慕的臉、順帶警告其他男人不要想打韓悅慕的主意、還可以無視韓悅慕現在的心情與想法就這樣的吻下去,只因為他從五年前認識韓悅慕的那一刻起,他就想吻韓悅慕了。

具東治真的從認識韓悅慕的那一刻起,他就想吻她,而且想做的絕對不只是吻而已,因為分別四年後再見到韓悅慕的具東治第一眼注意到的是韓悅慕變瘦很多,而且尺寸變小了。從具東治不斷的一直對韓悅慕提起這個話題,甚至警告韓悅慕-要鎖好房門,完全可以知道具東治對韓悅慕從來就不只是想談一場柏拉圖的戀愛,所以具東治對韓悅慕想做的當然也不只是這個吻而已。

只是,韓悅慕不是還對具東治帶著很嚴重的偏見嗎?韓悅慕不是還認為具東治是見死不救、害死她的弟弟韓星的兇手嗎?具東治怎麼敢就這樣吻下去?憑藉的僅僅只是他知道自己不是害死韓星的兇手嗎?當然不是,讓具東治敢這樣吻下去憑藉的是具東治肯定韓悅慕喜歡他,而他很想吻她,他就吻了韓悅慕而已。

具東治為何肯定韓悅慕喜歡他?因為2010的秋天韓悅慕開口問了他的名字、因為韓悅慕在分開4年後主動選擇了成為他的實習生、因為韓悅慕的意志開始動搖,不再肯定具東治就是殺死他弟弟韓星的兇手、因為他知道韓悅慕的心已經開始信任他,不然不會連為何宋雅凜是兇手的理由就不知道,就堅持的向文部長表示宋雅凜是兇手,只因他說了宋雅凜是兇手。

當然問名字這個動作如果發生在其他女生身上,代表著禮貌或感興趣的行為;但是當問名字這個動作出自韓悅慕,而韓悅慕與具東治之前又對問名字這個動作下過定義與約定時,問名字這個動作就變成了一個告白,代表開始正式交往的訊號。所以對具東治而言,韓悅慕喜歡他,是他4年前正式交往的女生,但是也是一個莫名其妙就與他分手的女生。因為沒打算玩玩,是想認真交往的女生,所以韓悅慕在具東治的心上刻下了痕跡,佔了一個很大的位置。

因此當具東治看到實習生的照片與名字,躍入他腦中的第一個想法是韓悅慕從來就沒有忘記過他,因為要跟在那位首席身邊實習是實習生自己的決定而不是來自分配。重點是沒有一個笨蛋會選擇跟在沒有前途的民生安定組的首席檢察官身邊學習,因此韓悅慕的選擇代表她一直記得他具東治。所以在具東治知道韓悅慕是他的實習生的那一刻起,具東治就沒有打算讓韓悅慕再離開他身邊,也就是從具東治知道韓悅慕是他的實習生的那一刻起,他就將韓悅慕的所有權收歸到自己身上,將韓悅慕列為他具東治的財產。

因此具東治可以在韓悅慕實習的第一天就在檢察廳門口等韓悅慕,因為她是自己的女人嘛;因此具東治會在發現姜秀對韓悅慕傾心時,明白告訴姜秀,他以前與韓悅慕交往過,而且韓悅慕還對他告白過,具東治的目的就是警告姜秀不要打韓悅慕的主意。一次暗示不成,接下來他就直接以他隨時會撲進韓悅慕的房間來明示姜秀他還在乎著韓悅慕。除了警告姜秀,具東治還會在文部長的辦公室門口的準上班時間,以情人之姿撫摸韓悅慕的臉,直接以行為宣告韓悅慕是他的女人,其他男人請不要打她的主意。

因為是自己的女人,所以具東治才會為了保護韓悅慕直接與文喜萬部長對著幹,無視文部長的臉色與命令,用首席的身份要韓悅慕坐下。就姜秀對韓悅慕訴說的話-具東治被調到民生安定組的原因是因為他與前上司處的不好,不會看臉色行事,上面施壓也不管用,意思是具東治是個以前會與主管對著幹,不管主管想法與指示的人。但是當韓悅慕來到自己身邊成為實習檢察官的那一刻起,具東治的個性開始變得更為成熟、更深思熟慮。他開始會察顏觀色,因為擔心韓悅慕一個不小心就闖禍,惹惱了前輩與部長。

ep03001

ep03002

ep03003   

因此每當韓悅慕進行過於沒有大腦思考的行為,具東治就會無奈的用手壓住自己的眼睛,因為那代表他又要在韓悅慕的背後幫她善後。當文部長生氣的站在辦公室的門口對著走道上的韓悅慕一陣亂罵時,具東治會擔心的看著韓悅慕、又看看文部長的辦公室,開始思考事情要怎麼解決。當聚餐時,文部長一直氣憤的罰韓悅慕喝酒,而韓悅慕又倔強的全部接過來一飲而盡時,具東治會又氣又擔心的看著韓悅慕。當韓悅慕無視文部長的生氣的神情與心情,直接就開口頂撞文部長時,具東治會乾脆起身直接拉走韓悅慕。

所以從韓悅慕成為具東治的實習檢察官的那一刻起,具東治就將韓悅慕當作是自己的女人、列為自己的財產、擁有韓悅慕的使用權。因此以前的具東治不是不會察言觀色,他是懶得察言觀色;他不是不能在主管面前先沉住氣,最後再來證明他是對的,只是以前的他不覺得這個很重要而已。然而當一個倔強、還會蠻幹、完全不管文部長的韓悅慕出現之後,具東治只好強迫自己改變,為了韓悅慕。

因此當文部長氣到擺明了要冷凍及處罰韓悅慕時,具東治當然會以首席的身份站出來,保護韓悅慕,因為韓悅慕是他的所有權,能罵、能整、能罰的人只有他,其他人沒有權利,就連他的主管文喜萬部長都一樣,更何況他早已經因為前一天部長破口大罵韓悅慕時,就暗中調查文部長要求快速結案的理由,並握有證據可以迫使文部長延長結案的時間,所以具東治早就為了韓悅慕的第一個案子做好準備,並隨時支援韓悅慕。

具東治為了韓悅慕、時時刻刻關照、保護著韓悅慕的狀況是全民生安定組都知道,只有一個韓悅慕不知道,不然有那個首席檢察官處理到一半的案子被實習生檢察官搶走了,這位首席不但沒有生氣的將這位實習生整個半死,還幫她將案子破了,功勞送給她,然後她後面的案子他都旁邊幫著。基本上韓悅慕在檢察廳根本就被具東治捧在手心,只有韓悅慕完全看不出來。

重點是具東治還可以為了韓悅慕直接告訴文喜萬,他最近打算都跟在韓悅慕身邊關照著,惹得文喜萬受不了的哇哇大叫如果首席打算一直跟著實習的後面,幫實習擦屁股,那麼這個組的業績誰來做。讓文喜萬直接哇哇叫是因為具東治之前只是檯面下罩著韓悅慕,現在居然直接將話講白了,擺明了他現在將重心都擺在韓悅慕身上,文部長怎麼可能不叫?他的業績靠得是具東治,不是李章源啊!!他不對具東治哇哇叫,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但是文部長叫歸叫,他也知道具東治不會理他的哇哇叫,因為他看得很明白韓悅慕對具東治不是一個實習生,而是一個女人、具東治的女人,因為具東治對韓悅慕的行為從來就不是首席對實習生的行為。因此從韓悅慕進來檢察廳,成為具東治的實習生開始,具東治就沒將韓悅慕當實習生看,而是直接視為自己的女人、自己的財產。

所以具東治可以小家子氣的在第一天實習時就使喚她跑來跑去,因為要報復她四年前的不告而別;又會因為她睡在值班室而心疼的幫她訂酒店;還可以在部長的辦公室門口旁若無人與她打情罵俏的摸摸她的頭髮、輕輕的拍拍她的臉頰;更可以在文喜萬部長生氣時,拉著她離開及直接頂撞文部長,只為了保護韓悅慕;然後在韓悅慕的案子插很多腳,幫她破案(p.s.不然以韓悅慕現在的能力,她一個案子都破不了);更可以為了姜秀的案子徹夜通宵之後,見到韓悅慕就像一個丈夫對妻子般的樣子,對她嘮叨為何沒有幫他帶奶奶煮的早餐、衣服、襪子等等,最後還可以在辦公室因為想吻韓悅慕,就吻了韓悅慕,完全不管時間、地點與韓悅慕的想法。

 

, ,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