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04001

ep04002

ep04003  

ep04004  

1~4 : 其實我很想逛逛日本這種街道與小道,不一定要買什麼東西,但是我就是覺得會很有意思。

妳們以為我放棄寫這部戲了,對吧??!!

雖然一開始是因為齋藤工而看這部戲的,但是讓我繼續看下去的原因是劇中的親情戲很吸引我,所以我應該會寫完這部戲….當然我也看完SP,而且非常的想吐嘈SP…

人的命運很好玩,如果倉本與綾香在高三畢業的那一天沒有記錯約定的地點,兩個人順利成為一對情侶的話,那麼結局應該會完全不一樣,因為綾香不會為了保護小孩而殺了自己的丈夫,倉本也不會外遇而離婚。因為倉本是一個很容易陷入低潮就走不出來的人,是一個需要有人在旁邊時時鼓勵他向前的人,而綾香正好非常適合這個位置。只是人的命運就是這樣,一時的錯過,有時是可以補救,但是更多時候是換來完全不同的人生。

與倉本的意外相遇,對芭子而言是好事,因為她才能看到綾香這個宛如是她的親姐姐的人背後的眼淚與她的強裝堅強;對綾香來說,看似解了一個結,讓她明白自己對父親與兒子朋樹的傷害,然而綾香卻因為倉本的坦白而更劃地自限,不敢向前,也不敢回家,因為怕對自己深愛的家人造成二次傷害。因為把自己鎖起來,所以綾香反而看不到她的父親對她想要補救與支持的心,等到綾香真正看懂時,其實真的是晚了……

我其實可以理解綾香將眼淚藏在她微笑的背後是因為不想讓自己的父親掛心,希望讓他安心,自己一切安好;因為我也是這樣的個性,不會將心事對自己的父母親說,總是覺得自己可以解決,不希望他們擔心或煩惱。然而對父母而言,不論子女說與不說,他們其實都察覺得到子女的煩惱與心事,因為太了解,因為子母被擺在他們心上最重要的位置。

如果要用言語來形容子女對父母而言是什麼,我想這真的很難用筆墨來形容,然而劇中當綾香的父親接到綾香的電話,立刻從綾香講話的語氣發現綾香有心事的那一剎那,並立即從富士趕到東京來看綾香的行為做了最佳的註解。不論離得多遠,不論多久沒有見面,但是父母絕對可以從電話或書信中的語氣發現子女的不對與心事,並立即趕到子女的身旁,這就是父母對子女的愛。

所以儘管我不太喜歡每集都一直重覆放送芭子七年前做錯事的那一幕與os,每次看到就快轉,但是我真的喜歡編劇透過千代奶奶與綾香的父親這樣的隱喻手法來說明芭子的母親藏在她心底的心情。芭子的母親就像年輕時的千代奶奶睹氣又放不下面子,想見自己的女兒卻沒有勇氣,還要將想念自己女兒的心情藏著心底。芭子的母親若真的已經當做她沒有芭子這個女兒,她不會在窗口看到芭子在門口徘徊時,主動走了出來與芭子見面。

芭子的母親會親自來谷中一趟,神崎老師的事只是她的藉口,一個讓她有機會在谷中巧遇她的女兒芭子看看她現在模樣的理由,因為她沒有勇氣,沒辦法跨出她的腳到谷中的老家門前。但是她又礙於面子,所以又害怕熟人知道芭子的過去,沒辦法很正大光明走在谷中的街上。所以千代奶奶的事不只是講述芭子想念母親、想見母親的心情,還暗示了芭子母親想見自己女兒芭子的真正心情。

同樣,綾香的父親也暗示的芭子的母親想走到芭子身邊的心。她不是不想走到芭子的身邊,支持著她;但是手心手背都是肉,尚之的幸福就在眼前,她若走到芭子的身邊,是不是會破壞尚之即將到手的幸福?這樣是不是拿芭子的過錯在懲罰沒有做過錯事的尚之呢?所以在尚之沒有真正原諒及接受姐姐芭子之前,芭子的母親不會走到芭子的身邊,因為她還需要顧及她的兒子尚之的幸福與感受,因為她不能讓自己犯二次錯誤。

所以芭子那封祝賀尚之結婚的賀函就非常的重要,因為雪江讓尚之與他的母親知道,她將尚之結婚的日子與地點告訴了芭子。所以當尚之一聽到那封賀函,他一開始的神色是驚慌的,並擔心的看著他的母親,直到司儀唸完結婚賀函,尚之才明白他錯怪他的姐姐芭子,他才明白他的姐姐芭子是真心希望他幸福,只要能讓他幸福,他的姐姐芭子會放棄一切並成全他的幸福。當尚之開始明白芭子的心情,小森谷家才有機會迎來真正的幸福,因為幸福是無法建立在謊言中,建立在謊言中的幸福就像海市蜃樓,只是假相。

其實我很喜歡綾香父親對芭子講的那句話「朝が来るがです。どんなに離れとったてもだとえ 一生会えんでも 家族は家族ですよ。(清晨一定會到來!不論離得多遠,就算這輩子再也見不到面,家人始終都是家人。)」親情是斬也斬不斷的,就算有時被自家的姐妹氣得牙癢癢的,就算有時覺得父母真的很多事,但是需要自己伸出援手時,自己絕對是最擔心又無法袖手旁觀的那一個人,不是嗎??因為就是家人啊…所以綾香的父親會佯裝喝醉,只是為了想知道自己女兒綾香的心事;芭子的母親在聽到過去的鄰居說一個女孩子自己單獨住時,很容易遇到各種誘惑時,會擔心的睜大眼睛,想要問明白發生什麼事。

最後,請不要問我為何都不寫愛情,因為我的焦點都不自覺的放在親情戲上啊….

, ,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