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Doctor ep14_20131010211424  

1 :這是一個訴說一對沒有血緣,後來卻成為一對兄弟的故事。

EP12001

EP12003

EP12004

EP12005  

2~5 :朴時溫本來就對金道瀚充滿崇拜,當金道瀚救了他的那一刻起,金道瀚的影子就與他的哥哥朴時德重疊在一起,讓朴時溫開始不自覺的把金道瀚視為自己的兄長,對金道瀚的話不但是言聽計從,還奉為圭臬,逼迫自己開始長大。

 我發現自己對車允書與朴時溫的愛情一點都沒有興趣耶….這部戲最吸引我的當然是金道瀚與朴時溫的兄弟情,接下來就是金道瀚與俞彩京的愛情及韓振旭與仁英的愛情故事。

朴時溫會不會成為下一個金道瀚,答案當然是!!因為金道瀚是他的兄長,他的偶像,他崇拜的一切,他當然會把自己變成下一個金道瀚,在最短的時間內。

沒有金道瀚的出現,朴時溫的自閉症想要痊癒很難,朴時溫想要跨過他父親帶給他的創傷這一關,不可能,因為車允書帶給朴時溫的不是勇氣,是溫暖與慰藉;但是金道瀚帶給朴時溫的太多,車允書取代不了,院長也取代不了。金道瀚對朴時溫而言是他早逝的兄長朴時德的化身。朴時溫對金道瀚充滿了崇拜,金道瀚的一句辛苦了。會讓朴時溫開心很久,金道瀚的肯定會讓朴時溫增加信心,金道瀚的嚴厲會讓朴時溫更加努力,金道瀚對他講的話,會成為朴時溫前進的動力,並讓朴時溫成長。

有金道瀚在的地方,朴時溫就會感到安全,感到溫暖,感到有勇氣。就算他知道金道瀚很嚴厲,但是那就是他兄長啊所以他的一切都是對的,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他好的。這就是為何院長在朴時溫身邊17年,卻沒能真正治癒朴時溫的原因,因為朴時德的離去對朴時溫而言始終是個缺憾,院長無法補足那塊缺憾,金道瀚才能補足那塊缺憾。

所以朴時溫僅管害怕,僅管恐懼,但他會鼓起勇氣去看他的父親,慢慢跨出那一步,因為他的兄長金道瀚對他說~真正的勇者並不是無所畏懼,而是僅管害怕、僅管恐懼,仍然可以拿出勇氣去面對並克服,那才是真正的勇者。所以將朴時溫帶出幼年的陰影與自閉症的是金道瀚,不是車允書,也不是院長或任何人,車允書與其他人只是以金道瀚為中心,建立起一個讓朴時溫更自在與更溫暖的環境,但是整個小兒外科讓朴時溫感到安全感的人真的只有金道瀚一個人而已。

安全感與溫暖是二種不同的定義,溫暖不一定會帶來安全感,但是安全感絕對會帶來溫暖,就算是看起來對朴時溫百般嚴厲的金道瀚帶來的安全感,也絕對是溫暖,尤其是對一個極度敏感的朴時溫而言。不過,朴時溫應該也沒有想到他的出現也治癒了金道瀚因為金秀瀚的離去而留下的傷口。

朴時溫的出現,對金道瀚而言,痛是正常的,但是當疼痛的原因從金秀瀚轉成朴時溫時,金道瀚的傷口真的準備要痊癒了,因為他終於弄清楚金秀瀚是金秀瀚,朴時溫是朴時溫。

朴時溫對金道瀚一開始而言是金秀瀚的化身,所以他一直用他認為最好的方式來保護朴時溫,因為他不願金秀瀚的悲劇在朴時溫身上重演。但是當朴時溫走到他面前,要求給他機會時,朴時溫的要求也成為金道瀚的測試,測試他是否真的認清楚朴時溫與金秀瀚是不同的。所以當朴時溫過了這個測試時,金道瀚其實也過了這個測試,自此之後,金道瀚不會再把將金秀瀚與朴時溫混在一起。

當金道瀚開始正視朴時溫與金秀瀚的不同,金道瀚才能用正確的方法來對待朴時溫。當金道瀚的心思轉移到朴時溫身上,為朴時溫過去受到的傷害而疼痛,為朴時溫父親的出現帶給朴時溫的恐懼而疼痛,為朴時溫突然喪失他所有的醫學能力而擔心害怕,這時金秀瀚帶給金道瀚的傷口就真的過去了;但是那不代表金道瀚心上沒有缺口,他還是有缺口,所以金道瀚還是會不自覺得把朴時溫當做自己的弟弟,因為朴時溫總是讓他想起金秀瀚,讓他不自覺得會用兄長的態度在對待朴時溫,只是這時的他很明白金秀瀚與朴時溫是不同的二個人。

因為正視朴時溫與金秀瀚的不同,因為把自己定位在朴時溫的兄長,金道瀚才會關心並關注朴時溫的一切,他才會對朴時溫的父親這麼的生氣,才會要求朴時溫的父親將朴時溫當成成人而不是小孩來對待,才會在朴時溫因為親身父親的出現而發生問題時,到處奔走,並求助相關醫師,並在朴時溫不知如何是好時,告訴朴時溫真正的勇者並非無所懼怕。

金道瀚真的是一個非常出色的醫生,他的出色是成元大學醫院的外科醫師遠遠跟不上的。金道瀚出色的原因在於他對病患的每個微細節都非常的注意,並且會想盡辦法改善。朴時溫算不算病患,在某種程度上,他是,畢竟他的自閉症並未完全痊癒,但是從金道瀚治療朴時溫的過程中,會看到金道瀚真正出色的地方,車允書會關心並擔心病患的感受,但是金道瀚會看到病因並想辦法解決它,他不會因為擔心而失去理智,他仍舊會看到微細節、看到全部,治好它,這就是金道瀚出色的原因。

金道瀚對朴時溫真的很了解,他完全知道朴時溫的醫學程度到那裏,他也知道朴時溫目前最大的障礙是來自他自己,只要他能克服那層心理障礙,他會突飛猛進。而他更信任朴時溫,並確信朴時溫在面對病患急需搶救的情況下,會冷靜並適放自己的才能,完成這場急救恩靜的手術。而朴時溫也確實透過這場手術自我治癒,再度尋回他與身具來的醫學天份。

現在的朴時溫要成為下一個金道瀚真的還太早,他的自閉症未完全痊癒,他對病患的細節觀察與處理也遠不及金道瀚,他是想要救人,但是他尚無法對病患進行全面的思考與處理。金道瀚出色的不只是他的手術高超,也不只是他對病患症狀與病情判斷的正確。金道瀚更出色的是他會思考到病患的心理,而不會感情用事,讓情感誤了他的醫治。這是車允書一直做不到的部份,更是朴時溫需要學習的地方。不過,朴時溫幸運的是他有一個兄長金道瀚會嚴厲的督促他,所以他很快就會成長成為另一個金道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Elle's 喃喃自語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