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09001

e09002

e09003

e09004  

1~4 : 陳導一開始就是用漆黑的夜色來形容主君的高貴冷豔,也用來表達主君在愛情中受傷的心情;但是隨著主君對太陽敞開心房,這漆黑的夜色不但不再陰沉,也越來越明亮,ep10告白的場景還放入了代表春天氣息的綠葉,象徵主君的愛情即將迎來春天。

e09005

e09006

e09007

e09008

e09010

 ↑5~9 : 主君其實被Lewis過世的夫人逼到不得不誠實面對自己的內心,面對他與太陽之間這筆已經算不清的帳,滿室的白色對比主君一向漆黑的顏色,彷彿在訴說這份愛情即將化暗為明,迎來滿室的明亮。

 在朱中元一直走進太恭實的世界的同時,太陽也一直在走進主君的內心世界。從知道車喜珠的存在,到知道朱中元因為15年前的綁架而不能讀書,再到明白車喜珠帶給主君的傷痛。主君與太陽這二個人不是只有太陽在依賴主君,主君也不知不覺隨著對太陽信任的增加,而變得越來越依賴太陽。但是這二個人又不僅僅只是互為依賴的關係,還是互為保護的關係,就像主君一直在做太陽的防空洞一樣,這次主君要求太陽要守著他,護著他,不要讓死去的韓喜珠看到他為他受傷的模樣。

朱中元是一個在愛情裏受傷很重的男人,不然他不會15年過去了,到現在他還不能讀書,所以我完全可以想像朱中元的初戀車喜珠帶給他的傷害與背叛有多大。這樣的男人在他發現自己的愛情與改變時,他的第一個反應不是面對愛情與接受愛情,他的第一個反應一定是先逃避愛情,而不是面對這份愛情。所以朱中元知道自己對太陽的感覺不一樣,他知道自己愛上太恭實,他知道他正在為太恭實改變他自己;但是那真的不代表朱中元現在願意面對這份愛情,不然主君就不會一直與太陽畫清界線,更不會一直在那裏一直算帳,算個不停。

朱中元所有與太陽畫清界限的行為與算帳的動作都是因為他在逃避這份愛情,不願意面對而已。然而,當朱中元開口要求太恭實陪在他身旁,守著他,護著他,不要離開時,他與太陽的這筆帳無法再用金錢計算,主君對愛情的逃避也準備走到盡頭,轉成面對,因為帳對不下去了!!

朱中元是個道道地地的商人,他用錢來衡量一個人對他的價值,王會長與酒店大嬸的事都還可以用金錢來計算價值,但是留在他身邊,守著他、護著他的這個價值怎麼算?靈媒與朱中元都是商人,所以談及太陽用帳款這二個字很合理,因為在商言商,我知道太陽對你(主君)的重要性,你(主君)要我放了太陽,那麼拿一個你覺得合理的數字來,而你知道我(靈媒)會接受的數字。但是Lewis已經逝世的太太是商人嗎??不是吧!!可是她知道主君一直在對帳喔….

所以妳們覺得Lewis逝世的妻子是好奇朱中元對太恭實的想法,才繼續待在太恭實的身體嗎??我的答案不是耶!!Lewis是為了幫太恭實一把,逼朱中元面對他自己對太恭實的感情,她才會繼續待在太恭實的身體。她如果看不懂朱中元對太陽的感情,她就不會對主君說…”是怕知道之後,帳就算不清了嗎?既然明明很早就已經算不清了,為何還要留她在身邊。

知道朱中元一直在算帳的人是誰?除了他自己,沒有別人,因為他總是獨處時,一個人自言自語。所以Lewis的妻子早就因為自己的好奇心,觀察過朱中元這個男人,她才會知道他一直在算帳,才會知道他的帳早就算不清楚。所以她問主君這個問題不是出自她的好奇,而是她想幫太陽,這個幫助過她的女子。

所以讓我們回過頭來,金室長在ep09一開始問主君,如果他的父親先找到項鍊的話,那麼太陽怎麼辦?主君思考了一下,最後用商人般的語氣吐出不再有價值了。然後主君獨自一個人,走到特別顧客管理中心的門外說既然沒用了,這裏也該撤了。可是這個男人卻在推開門後,看到太陽睡不安穩的模樣後,警告那些鬼魂不要打擾她,讓她安靜睡覺,並讓太陽枕在他的懷中,安穩的睡一覺。妳們覺得主君的帳走到這裏還對的下去嗎?太陽的價值會隨著項鍊的出現,就沒了嗎??答案當然是絕對不可能!!

可以用錢解決的事,都還可以對帳,所以王會長與酒店水鬼的事,可以對帳,因為有明確的資金及利益可以精算。但是守護這件事,怎麼對帳??所以圓珠筆與項鍊的事,沒辦法對帳,因為這都是為了守護而做的事,與Kingdom的利益無關,怎麼對帳!!這就是主君會喃喃自語明明就是對不上帳的事,他為何還是買了項鍊。這就是主君會在姜于離開之後,喃喃自語的說這100億的算盤明明是對的啊但是拿他與Lewis比較讓他心情很不爽。

為何會不爽?因為主君一開始將太陽留在身邊根本就不是利用太陽可以看到車喜珠這件事,他一開始把太陽留在身邊真的只是因為他對姜于與太陽住在同一棟大樓吃醋,所以找一個名目把太陽留在身邊而已。如果一開始就是利用,這筆帳怎麼會衍生到現在是對也對不下去的狀況?如果一開始就是利用,為何主君總是要不斷的提醒自己這筆帳絕對合理,或是不斷的告戒自己~太陽對他而言就是100億的雷達呢?因為主君對太陽一開始就不是利用,所以他會不爽姜于拿他與太陽來比擬Lewis利用太陽來見他已經逝世的太太這件事。

然而,朱中元與太恭實的帳在朱中元開口要求太陽守護他時,就把自己逼進死胡同。主君看似是要求太陽守在他身邊,但更多的是他心甘情願當太陽的防空洞,守著她、護著她。因為他的愛情已經走到他做任何事不再以自己為主,而是把太陽放在首位。因為把太陽放在心上的首位,所以主君聽到要去中國出差一個星期這件事,立刻想到的是太恭實怎麼辦,所以他沒有在第一時間要回圓珠筆,他只是藉要回圓珠筆這個名義送項鍊給她而已。然後再問自己為何做這些對不上帳的事,然後又找不到答案。

朱中元不是找不到答案,而是他不願意面對這個答案。讓朱中元看清楚他再也無法與太陽對清所有的帳的人就是Lewis逝世的太太,她逼他看清楚他對太陽的感情,她逼他看清楚太陽在他心上的位置,她逼他正視太陽對他的感情。因為看清楚自己的愛情還在前進中,因為看清楚自己還在持續改變中,因為他還沒有打算面對與接受他的愛情,所以他只好再假藉聯姻這件事築一道牆,檔在太恭實與他之間。

但是他忘了他與太陽的愛情已經不知不覺的走了很長的一段路,他對太陽的感情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陷得很深,他對太陽的愛情早就沒有回頭路了。重點是在愛情的世界中,不只是男人有自尊,女人也有她自己的尊嚴,而他真的忘了他對姜糖果有多麼的感冒。所以當太陽拿姜于當擋箭牌,強辯說她愛的是姜于,他對她而言就只是一個大理石的防空洞,其他什麼都沒有時,主君只能被他對姜于的醋淹沒,開始後悔自己為何沒有聽那個秘密,而忘了他為何要築起婚姻這道牆。當姜于一而再、再而三的試著取代他在太陽身旁的位置時,主君決定放棄掙扎,面對這份愛情,所以他告訴太恭實,他愛她,並在太恭實朋友的面前宣告他與她的關係。

ep09~10就是講主君如何從知道愛情、開始逃避愛情後,走到面對他與太陽的愛情。但是朱中元面對愛情,並不代表他接受這份愛情,不然他就不會把這份感情的後果全部丟給太陽承擔。

不過,當愛情的路越走越長,但愛情越來越深,當主君對太陽越管越多,繼不准受傷後,現在連酒都不准她喝,就是怕她被鬼附身,永遠都回不來。當主君會擔心太陽被鬼附身會回不來之後,主君對這份愛情遲早會投降並接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Elle's 喃喃自語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