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妍在為了讓自己死心,才會不想解釋,讓姜智旭繼續誤會,因此她拉著蔡恩錫離開,叫蔡恩錫什麼話都不要講。但是李妍在沒有想到的是姜智旭追了出來,並聽到她對蔡恩錫訴說她有多麼喜歡姜智旭這件事,但是因為姜智旭就要結婚了,所以她什麼都不能說。親耳聽到李妍在的告白,對姜智旭是非常震驚的,但也因為他是任世景未婚夫的身份,讓他的腳步無法邁出,往李妍在走過去。


如果李妍在對蔡恩錫告白~她有多喜歡姜智旭這件事,讓姜智旭有多震驚,那麼這件事對蔡恩錫的傷害就有多深。自從李妍在再度出現在蔡恩錫的面前之後,蔡恩錫的心思就開始繞著李妍在轉,他的行為,他的心就開始受李妍在影響而改變。蔡恩錫外在行為舉止改變多大?連他的主任都對蔡恩錫說你最近改變了很多。


若不是暗戀李妍在25年,蔡恩錫不會陪李妍在去聽金俊秀的演唱會,蔡恩錫不會收養末伏。他明明就被末符氣的半死,想丟給他的同事養,但是卻在看到李妍在的那一刻改變心意。所以他自己提出他願意在醫院的紀念日上表演探戈,因為他的心比他的理智更清楚想要多一點的時間與李妍在相處,不然明明他之前就拒絕李妍在學探戈的提議呀!!


就是因為愛上李妍在,蔡恩錫才會邀請李妍在當他公演時的舞伴,蔡恩錫才能遠遠在醫院門口認出與院長講話的人是李妍在,蔡恩錫才會答應李妍在介紹他的主任給她的母親並同意李妍在一起出席相親宴,然後再被李妍在在相親宴的模樣電到暈頭。然而蔡恩錫想也沒想到的是那天晚上他會得到李妍在親口對他告白,她有多喜歡姜智旭,這個讓他心痛的告白。


然後我也只能哎一咕,蔡恩錫其實是有機會的,在金俊秀演唱會那天,如果蔡恩錫能夠鼓起勇氣告白的話,因為那時李妍在的心正在整理她對姜智旭的感情,但是姜智旭為了李妍在飛到雪梨這件事讓李妍在之前的整理全部沒了,又陷的更深。所以李妍在的告白對姜智旭有多震驚,對蔡恩錫就有多痛,更甚者,蔡恩錫的痛是更痛的!!


現在話轉回任世景與姜智旭身上,當姜智旭因為李妍在心神不寧而中途離開歌劇院時,他心裏當然明白以任世景的大小姐脾氣一定會追到他家裏來,對他大發一頓脾氣,所以他對任世景來到他家,打他一巴掌,完全沒有任何意外。他苦笑是一種自我嘲笑,剛剛才握住李妍在,不讓李妍在往他臉上打一巴掌,現在卻由任世景這個他名義上的未婚妻往他臉上打一巴掌。


當姜智旭對任世景說他反而希望任世景可以甩掉他時,那代表姜智旭對這個婚約的忍受程度已經快到一個飽和點了。所以他問任世景和他在一起快樂嗎?其實姜智旭的意思是問任世景和姜智旭在一起時,可以全然放鬆,開心的享受現在兩人相處的時光嗎??但是任世景沒聽懂姜智旭的問題,反而問他快樂是什麼?是指二個人去遊樂園約會嗎?讓姜智旭更清楚他與任世景的差異。


所以當任世景堅持要將訴訟進行到底,那麼姜智旭也只能想儘辦法幫李妍在到底。因此當任世景跑去找姜智旭理論他親自飛到雪梨這件事讓她在法庭上出醜,姜智旭生氣的告訴任世景這一切都是她自己造成的,並叫任世景既然要調查他,就連他的過去也要查的一清二楚。因為就是這份過去,姜智旭才會了解李妍在的心情,才會與李妍在有共同的語言,他的心房才能為李妍在開啟。


不過,當任世景問姜智旭是否還要繼續為李妍在費神,那其實是任世景所能放下身段的最高限度了。當然姜智旭想的很簡單,因為訴訟結束了,他與李妍在的牽扯也結束了,此時的姜智旭根本沒有弄清楚他的生活已經不能沒有李妍在,而親眼看見李妍在與蔡恩錫走在一起並聽到李妍在的那段話,卻幫助姜智旭開始釐清他的思緒,讓他更明白自己的心。


最後我要說的是我真的覺得任世景是這四個人中思考模式最簡單,也是最容易被猜中的人。而蔡恩錫與李妍在從酒店走向電梯時,這二個人的感覺真的絕搭,完全就像一對夫妻,雖然我非常清楚一直陪著李妍在身邊,直到李妍在離世的那個人只有姜智旭,但是仍掩不住我看到這一幕的感覺。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