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看到姜智旭抱住李妍在,眼睛閉上並掉下淚時,我發現姜智旭其實對這段感情真的很掙扎,而且非常的痛苦。如果說理智與情感的平衡是李妍在面臨自己得到癌症,只剩下六個月的考題,那麼理智與情感的取捨就是當姜智旭遇到李妍在之後要面對的考題。因為婚約都已經公佈,並發表在新聞報紙上,再加上雙方都是有頭有臉的財團,所以就算姜智旭對他與任世景的婚姻有多麼的不耐煩,他都不能做出悔婚的行為。但是他對李妍在的愛越來越深,因為他的婚約,他不能光明正大的在李妍在身邊,因為他的婚約,李妍在不能靠過來,這樣的拉扯其實讓他痛苦的快瘋了,快要不能呼吸。


        因此當他決定要面對他對李妍在的感情而做出悔婚的行為之前,他絕對是經過是非常的認真思考,並想過姜父的反應,以及悔婚後西進集團會進行的報復。因此當他聽到李妍在的話~我們戀愛吧,才會將李妍在抱得很緊,並且不讓李妍在掙脫,如果不是李妍在說不能呼吸的話,他其實不會放手。因為對姜智旭而言,他清楚明白一旦悔婚後要失去多少東西,自己的父親會有多生氣,以及他真正辛苦的日子就要到來,因為要收拾悔婚後的代價。所以當他選擇了李妍在時,那代表的是這些全部都抵不過一個李妍在,因為他明白自己不能沒有李妍在,而他已經在這時選擇了要與李妍在走過一生。


        然而此時的李妍在是全然不知道姜智旭的掙扎以及姜智旭的心情,因為姜智旭只有簡單的說了一句他悔婚了,還告訴李妍在~他是因為想過自己的人生而悔婚,不是因為她,請不要誤會。但是事實在姜智旭就是為了李妍在而悔婚,因為要過與李妍在在一起的人生。就是因為是經過自己認真思考才做出的決定,所以就算他在病房看到任世景握著任父的手掉淚及一直對任父說對不起,他只能對任世景及任父說抱歉,並依然堅持他的決定~悔婚。


因為清楚悔婚後的代價,所以姜智旭對西進集團沒有怨言,一肩擔起責任,一個人去酒店協調,一個人去莞島就是打算盡自己的能力去減輕Line Tour的損失及傷害。然而當李妍在發現姜智旭因為悔婚後的代價忙的團團轉時,她其實是沒辦法放姜智旭一個人去面對這一切,而她也知道姜智旭之前從未做過一個商品開發,所以她才會告訴蔡恩錫她要延後二天做化療,然後就衝去莞島找姜智旭,並帶領姜智旭逛莞島以及如何與商家談判及製做一個旅遊商品。然而也因為這次的莞島行,李妍在才能聽到姜智旭的真心話,並清楚明白姜智旭悔婚果真是為了她。


不過,當姜智旭拉住李妍在的手臂,叫李妍在留下來陪他時,他一開始並沒有很用力的握住,他是先講完留下來陪我之後,再把大姆指扣上去,用力握住李妍在的手,表面上的話只是一個禮貌的請求,實際上當然有別的含意,重點是他根本不可能放李妍在去睡旅館。不過李妍在從沒有戀愛過的經驗,她當然聽不懂姜智旭的雙關語,所以姜智旭也只能一直在車上吵李妍在,讓李妍在不能睡著。因此當有機會可以進到帳篷時,姜智旭怎麼可能放過??不過後面帳篷倒塌也只能說一切豈能盡如人意呢??


話轉回蔡恩錫,看到姜智旭與任世景在醫院談話的模樣,蔡恩錫當然是很生氣,因為這個有婚約的男人還跟李妍在出去,因此他對姜智旭講話當然不會太客氣,但是當他聽到姜智旭說他已經悔婚時,他的反應先是驚訝,然後是生氣,氣自己又晚了一步,氣自己這次真的沒機會,而這回李妍在真的會到姜智旭的身邊。所以當他見到李妍在時,他也沒辦法對李妍在告白,他只能為了他上一次過份的話向李妍在道歉,因為一切都已經錯過最好的時機。當他看到李妍在堅持要將化療往後延二天並衝出去時,他其實清楚明白李妍在是為了姜智旭。但是因為李妍在的癌症非常有可能為因為延後二天化療而惡化,所以他也沒辦法同意,因為看到李妍在衝了出去的他,也站了起來要衝出去,但是看到門口的護士,想起他還有病人,也只能再回去。


此外,任世景如果沒有喜歡上姜智旭,不會氣沖沖的跑到病房質問任父對Line Tour下手這件事,若不是蔡恩錫先宣佈了腫瘤的這件事,我想任父應該非常有可能讓任世景再氣昏一次。就是因為喜歡上姜智旭,所以任世景才會想向姜智旭求和,並盡力幫助姜智旭。然而姜智旭為了徹底斷了任世景與任家的心,不想有感情上的牽扯,因此當任世景打電話來時,他告訴任世景不需要這些幫忙,並在任世景問自己目前陪在身邊的人是否是李妍在時給了明確的答案。那代表的是姜智旭沒打算隱瞞任世景他與李妍在的關係。


最後我想講的是姜智旭在醫院對任世景,在家裏對姜父,在莞島的夜晚對李妍在講的話,我們從小到大一直都是按父母的意願在過日子,不然就是在周圍的人的眼光下過活,可曾深深的思考自己想過的生活是什麼??妳有沒有認真想過為自己而活?自己要的生活究竟是什麼??要不要趁這個機會好好想一想??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