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好朋友嗎? No…..這是屬於情人間的專寵!!!


       


        愛情是需要moment,這句話我承認。但是從李大仁與程又青在晚餐上討論那段關於程又青與過去男友交往的原因,我發現搞不懂何時是愛情moment的不只是李大仁一個,還要外加一個程又青。而且經由山藥細麵這件事,我也開始弄懂為何原本不對盤的二個人最後為變成超級好朋友,以及二個人為何總是錯過。


        程又青討厭山藥細麵,因為它黏不拉搭,一點都不乾淨俐落。所以程又青的愛情哲學是乾淨俐落,所以程又青總是來不及確認對方是否適合自己,或是她是否有愛上對方,她就開始與對方談起戀愛。因為李大仁早在高中時就對她說我是不可能愛上妳的,所以李大仁從不在程又青可以談戀愛的名單上,李大仁的名字是一直掛在程又青的朋友欄。


        不過高中時一直看李大仁不順眼的程又青,是怎麼變成李大仁的好友?答案就在山藥細麵中。我的意思是李大仁一直追著程又青跑,黏著程又青,時間一久,就變成了程又青的好友。所謂的烈女怕纏郎的最佳代表人物就是程又青與李大仁。而李大仁這一路癡纏著程又青,讓程又青早就對李大仁情根深重,所以這二個人才會曖昧到全世界的人都覺得他們有問題,而他們仍理直氣壯的告訴別人我們是好朋友。


        如果二個人的曖昧只是朋友們認為你們很曖昧,這很可能也許只是曖昧,畢竟二個人同時與朋友相處的時間多過家人。但是如果二個人的曖昧弄到全家人都覺得這二個人很怪,有問題,那麼這二個人就絕對不只是曖昧,也不是他們口中說的好朋友而已。但是會這樣一直宣佈對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那代表這二個人當中一定有一個人不願意面對現實,而另一個人如履薄冰的ㄍㄧㄥ在好朋友的角色中。所以程又青是那一個逃避現實的人,李大仁是那個如履薄冰的ㄍㄧㄥ在好朋友的那個人。


        李大仁絕對知道自己愛的是程又青,不然他不會在同事對他說趕快把心中那份牽掛定下來時,打了電話給程又青;他也不會在程又青誤會他,掛了他的電話時,將心一橫,放下Maggie轉身離開,並一而再,再而三的向程又青解釋,只因為不願程又青誤會他。但是他為何在程媽媽問他對又青有沒有意思時,又像程媽解釋我們只是好朋友,因為他怕一旦程又青知道他愛她,而程又青又不愛他時,以程又青的個性,可能連朋友都做不成,所以他寧願藏著自己的心思,也要讓自己有機會一直留在程又青身邊。所以我說李大仁是那個如履薄冰的ㄍㄧㄥ在好朋友的那個人。


        而程又青就是那個一直逃避的人。還記得嗎?程美青對程又青說~你們二個真的很奇怪,妳不跟我溝通是不要緊啦,不過逃避不是辦法啦。家人的話有時讓人真的覺得很討厭,但是會感到討厭不就是因為一語命中嗎??所以程美青說出了這些年來為何程又青總是說李大仁是她的好朋友。因為程又青好強的個性,所以她不能承認她愛上了李大仁,因為一旦程又青承認了,那就代表她輸了,因為李大仁很早就告訴她~我是不可能會愛上妳。所以程又青一直逃避她愛上李大仁的事實。


        因此程又青在三人晚餐的約會上臭著一張臉,只因為她愛李大仁;程又青對Maggie的所有行為都看不順眼,還是因為她愛李大仁。程又青知道李大仁半夜還在Maggie家時,而她誤以為李大仁與Maggie上床時,她氣的掛電話並覺得心酸酸,理由無它,就是因為程又青愛李大仁,程又青在吃Maggie的醋而已。但是程又青怎麼檢討與反省都不會算到是程又青愛上李大仁這件事,理由很簡單就是因為李大仁在高中時,對程又青說了那句話~我是不可能會愛上妳這種女生之後,激怒了程又青的好勝心,所以程又青也在心中對自己說~我也絕不可能愛上李大仁。因此沒有李大仁先臣服,並告訴程又青~他愛她,程又青是不會放下她的好強,更不可能選擇面對現實,程又青只會逃避,一直自我欺騙她沒有愛上李大仁,李大仁只是永遠的好朋友。


        因此一個逃避,一個如履薄冰的ㄍㄧㄥ在好朋友角色的二個人,自然就會藉好朋友這個名義,開始無限上綱,曖昧到全世界的人都覺得程又青與李大仁有問題。再加上程又青又太習慣李大仁的包容、體貼與呵護,所以她完全認為李大仁的包容、體貼與呵護是理所當然,反而對Nic的呵護很享受。程又青此時的情形完全符合這句話~人們總是忽略身邊垂手可得的幸福,反而追求遠在天邊不著邊際的幸福。因為太習慣李大仁給她的包容、體貼與呵護,所以李大仁只因工作太忙無法與她講電話時,她就嫌棄李大仁不夠呵護。程又青的嫌棄真的只因為她太習慣,換句話說程又青的公主病其實是李大仁寵出來的!!


        當李大仁接到程又青的電話,聽到她怪異的語氣,他立刻就知道她出狀況了,所以他是頭也不回的立刻就離開Maggie的身邊,沒有向Maggie說再見或解識就離去的。請注意,從李大仁接到程又青的電話的那一刻起,到李大仁出現在程又青的面前,程又青與李大仁的電話從沒斷過,所以我不認為李大仁有向Maggie解釋程又青現在有事,我要先去找她。因為程又青在電話的那一端是已經淘淘大哭,李大仁心中想的是要如何安撫程又青的情緒,李大仁心中想的是他要儘快找到程又青。


此時李大仁是既冷靜又心慌。李大仁如果沒有心慌,那麼他從台北開車到台中的時間不會短到只有1.5小時,所以李大仁有多心慌,有多急著要找到程又青,才會將至少要2個小時以上的車程,縮短到1.5個小時就出現在程又青面前。他又怎麼可能還分神去向Maggie解釋,李大仁更甚者恐怕是已經忘了身旁的Maggie,李大仁極度有可能連Maggie喊他的聲音都沒聽見。


李大仁雖然心慌,但是當他聽著程又青喊著她不要讓人家找到她,他還是冷靜的哄著她,問出程又青下蹋的飯店名稱及房間號碼。我知道有些人會說李大仁太了解程又青了,所以應該連程又青住那一間飯店都可以猜出來,但是神準到住那一間房都知道,就太神了。所以我相信應該是李大仁哄著程又青,讓程又青說出來的。所以李大仁雖然心慌,但他還是保持冷靜與理智,不然他怎麼可以在與程又青說話,而車速又極快的情況下,還能平安抵達程又青面前。


        李大仁安慰程又青的那一段話,每句話都是李大仁對程又青慢慢上癮的原因,句句都是李大仁對程又青的愛,而我對那句講了好幾次的不要哭了,傻瓜最為鍾愛,因為李大仁對程又青講不要哭了,傻瓜是極其寵溺的感覺,一聽就知道李大仁對程又青的愛又多深,而我肯定程又青的公主病真的是李大仁寵出來的。所以不要哭了,傻瓜是這集中我最愛的一句情話,因為那不只有我愛妳的含義,那還包含著我會心疼以及李大仁對程又青的寵愛與珍惜。


        最後,李大仁的西裝外套都可以當程又青的衛生紙,而這樣的專寵只有程又青有,李大仁對程又青的深情既深又明顯,程又青到底還想再自我欺騙多久??


 

創作者介紹

Elle's 喃喃自語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