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1~8,這是第6集李在河對李在信說 ~殷始慶該不會連妳都勾引時,李在信的神情與眼神是非常怪異。真的沒心動,又何必別過臉,不敢看李在河呢?











上圖9~44,李在信坐在輪椅上瑟瑟發抖,不敢往前,深愛著李在信的殷始慶怎麼會不曉得他的公主在怕什麼?在擔心什麼?所以他蹲了下來,對李在信說她到現在還是如同過去一樣美麗、閃耀而迷人。


 


我突然開始覺得皇室成員在愛情這條道路上要走得順遂,真的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也許誠如殷始慶所言,李在信一開始注意到殷始慶是因為好奇心使然,因為一個無趣、過份剛直又一板一眼的人,怎麼敢跟她回嘴?但是李在信的那份好奇心,其實還帶著一點心動的感覺。還記得嗎?當李在信為了金恒兒去找李在河,問他到底是怎麼玩弄金恒兒的真心時,李在河把一切都怪到殷始慶頭上。而李在信的回話讓李在河懷疑的問李在信~殷始慶該不會連妳都引誘吧!!李在信雖然是連聲否定,但是她的表情是故作鎮定,並且眼睛是一直在眨著的,這代表李在信口中的否認與她心中的感覺是不同的,她其實已經為那個無趣又一板一眼的殷始慶動了心;但是她又不願自己愛上這麼無趣的人,所以她才會連聲否認。


但是愛情如果可以任由自己設定與安排,那麼愛情就不是愛情,愛情也就不會讓人著迷了。所以李在信是任由自己的好奇心、任由自己的心動,一直往殷始慶靠近。她是一直在挑釁這個無趣的男人,她若沒有對殷始慶動心,她的個性真的不會一直去逗這位她認為非常無趣的男人,她又何必到了李在江夫婦的休假地點,還特地打電話約殷始慶一起來參加她與李在江夫婦的晚餐。李在信在未出事前的個性也許隨和了點,但她還是個公主,該有的分寸她其實也懂著掌握與拿捏。所以李在信約殷始慶一起參加李在江夫婦的晚餐,享受李在江的太太、大韓民國的王妃的晚餐的背後意義,李在信是真的不懂嗎??殷始慶就是想到自己與李在信的關係只是公主與近衛隊,其他的什麼都不是,他才會拒絕,最後只告訴李在信她用完餐後通知他,他會去接她。


請記得,當時的殷始慶可是李在江夫婦度假的近衛隊執勤人員喔!!他當時可是有任務在身,但是他可以告訴李在信公主,她用完餐後,通知他,他會去接她。請問殷始慶有請示過李在江國王,等您與李在信晚餐過後,我要先請假,離開崗位一下,因為要去接李在信公主??沒有!!因此李在江國王絕對沒有同意殷始慶你可以擅離職守,去接李在信公主,而且李在信是自己開車到李在江夫婦的休假地點耶!!!那到底殷始慶是為什麼,對李在信說他會去接她呢??說穿了,還不是殷始慶想見李在信一面。所以正如李在河所言,在李在信與殷始慶的關係中,殷始慶一直是那個自作主張的人,雖然二個人關係的掌握權看似在李在信手上;雖然二個人一開始都是李在信主動靠進殷始慶,但是實際的進度都在殷始慶手上;如果李在信往前走一小步,那麼殷始慶絕對是往前跑好幾大步。因此如果假設那天晚上李在江夫婦沒有被殺,殷始慶是會去接他的公主,然後也許、非常有可能開始二個人的第一次約會。


但是偏偏李在信在那天晚上就出事了,雙腿斷了,被醫生判為可能終身都要仰賴輪椅來行走。而李在信與殷始慶這二個原本就卡著一個身份不對等的先天條件,現在又要再加上一個後天的不對等條件~李在信需靠輪椅行走,而殷始慶仍是一個正常健康的男子,使得李在信的驕傲與自卑參雜在一起,這一對的愛情路沒有跌跌撞撞,怎麼可能!!!


請記得!!沒有告白的愛情不能稱為愛情,只能叫暗戀;沒有相互告白的愛情,就算有再多的火花與粉紅,都只能稱為曖昧。在殷始慶隨著李在河外出到北韓前,這二個人都不曾用言語向彼此告白,就算宮裏的侍女把二個人的關係看在眼裏,但這二個人仍是公主與近衛隊隊長的關係。所以就算那個夜晚,李在信的那通電話讓殷始慶與李在信都越了線,讓彼此都察覺到對方對自己心動,但是這二個人都不曾向對方告白,所以這不能稱為愛情,還是只能叫曖昧。只是那個夜晚,李在信依舊是往前一小步,殷始慶照例又跑了好幾步,而殷始慶忘了他們二個未曾互相告白過,更忘了公主因雙腳不能再行走後的自卑心理,因此太過越線的話自然讓這份看似就要開始的愛情,一下子就退回原本的位置,而殷始慶當然覺得他被李在信拋棄了,更甚者,他可能會覺得他被李在信玩弄了。所以殷始慶的心痛與傷心是必然的,因為他是對李在信一見鍾情,並且一開始就投入了很深的感情。


但是真的是退回原點嗎??感情一旦付出,不論多少,都不可能説斷就斷,更何況那只是一時的氣話,所以李在信還是依戀並依賴著殷始慶。李在信當然知道造成她與殷始慶退回原點這個局面是因為她的驕傲與自卑使然,她身為公主的驕傲怎麼可能允許她對殷始慶先低頭呢?再加上女人在愛情世界裏的自尊,她當然希望先回過身來向她低頭的人是殷始慶,只是殷始慶那個傻子一直認為他被拋棄了,所以不曉得要來向李在信低頭。因此當李在信決定要接下攝政位置時,她也只好放下自尊,選擇了自己闖的禍自己收拾。她闖進了近衛隊休息室,請求殷始慶留在她身邊,不要去參加WOC,因為她真的非常需要她最信任及依賴的人殷始慶在她身邊。


以殷始慶深愛李在信的個性,他當然會選擇留在李在信身邊(P.S.基本上我覺得李在信如果說想要天上的星星,殷始慶都會想辦法幫她摘下來。)所以這一對就又脫離了原點,接近了他們原本就在的那個位置。當然李在信要求殷始慶留下來這件事透過殷始慶口中講出來與透過李在信口中講出來是截然不同的意義,如果是李在信親自對李在河說,那麼李在河會認為是李在信對殷始慶有意,更何況李在信與李在河是親兄妹,李在信絕對可以理直氣壯對李在河請求這件事;但今天這件事卻是透過殷始慶講出來的,以李在河善於觀察的個性,他當然是立刻就察覺了殷始慶與李在信彼此是互相有意的,所以李在河怎麼可能放過這個可以取笑殷始慶的機會。但是,這二個人連對彼此告白都不曾,所以李在河的取笑當然是被打槍囉。

創作者介紹

Elle's 喃喃自語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