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1~10,當徐伊秀在書局看到訪問金道振的月刊時,徐伊秀的表情不只是好奇,還帶著愉悅。徐伊秀是迫不急待的想看這本月刊,才會離開書局後,就隨性的坐在一家咖啡店看起書來。金道振在徐伊秀的心底的位置早已經不知不覺的變的很重要,不然徐伊秀不會只看到書,耳邊就可以響起金道振說話的語氣。





上圖11~13,雖然張東健已經不在年輕,不再是當年的尹翔澤;但是妳不得不承認的是歲月在張東健身上所留的痕跡,反而讓他更顯成熟、更有智慧,更有味道、更迷人而且更添風采。這其實才是一個真正成熟有智慧的男人,所以不是每個男人到了40歲都可以擁有像張東健現在這樣迷人的風采,因為那是來自內在的成熟與智慧。


   


任何事情包括愛情都一樣,只要事一關己就亂,只有事不觀己才能看的一清二楚,所以崔潤與林回音的事,金道振在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崔潤對林泰山對徐伊秀向金道振告白這件事感到非常生氣這件事覺得莫名其妙;所以崔潤第一時間發現金道振對徐伊秀的態度與他之前的女人不同,也第一時間看到金道振對徐伊秀的真心。


林泰山真的沒有理由對徐伊秀向林泰山告白這件事需要這麼生氣,如果林泰山對徐伊秀沒有好感,如果林泰山真的希望崔潤與徐伊秀在一起的話,林泰山真的沒必要氣成這樣,還氣這麼久。而且講實在話,以林泰山與金道振22年的友誼,看到金道振可以與徐伊秀定下來不是一件好事嗎?至少崔潤就不只一次的勸金道振不要遊戲人間,專心在一個女人身上,不是嗎?但是林泰山卻為了徐伊秀,叫金道振繼續保持他花花公子的品格,這是一個相交22年的朋友該說的話嗎??這合理嗎??我想答案是一點都不合理吧!!所以林泰山對徐伊秀是有私心,林泰山對徐伊秀有著不屬於友誼的好感,所以他才會這麼生氣,他才會一直沒有讓金道振知道徐伊秀的存在,而他對金道振及崔潤說希望崔潤與徐伊秀在一起這件事其實是他拿來騙自己、也騙別人的謊言。


林泰山說他希望崔潤與徐伊秀在一起,但是這幾年下來,林泰山從沒有在旁邊敲邊鼓,他不只是一直保持沉默,更甚者,他還做相反的工作。妳們都不覺得很奇怪嗎?明明是林泰山的員工,但是卻是林泰山去接徐伊秀,而崔潤去接他的員工呢?這完全不合邏輯,但是崔潤卻沒有意見,也沒有人覺得奇怪,這代表這件事行之不只一次、二次,而是次數多到沒有人覺得怪異。更奇怪的是當金道振說他可以送徐伊秀到江陵時,林泰山是立即拒絕,請崔潤去接徐伊秀,並且要金道振載他公司的員工去江陵。所以林泰山的私心有多明顯?他是明顯不要徐伊秀與金道振在一起!!而且他推崔潤去徐伊秀身邊的事也是在徐伊秀對金道振告白之後,所以崔潤真的只是林泰山用來騙自己說他不介紹徐伊秀給金道振的藉口。所以林泰山要是在認識洪世拉之前,就看到徐伊秀非常女人的一面,金道振與洪世拉是真的沒有機會。


話回金道振與徐伊秀,徐伊秀對金道振的影響越來越大。之前是徐伊秀待在金道振身邊,金道振的心情就像春風吹過,遍地開花;但是現在是金道振只要看到徐伊秀,他的不愉快就立即煙消雲散。徐伊秀對金道振的影響有多大?金道振看到徐伊秀巧克力花籃上的告白信是氣到沒辦法專心工作,乾脆離開辦公室,開車去徐伊秀家等徐伊秀,而且他自辦公室開車到徐伊秀家門口一路上他都在生氣,氣徐伊秀連自尊心都不要,居然為了林泰山變成一個沒有心的女人。金道振幾時可以為一個女人拋下他的工作?一向只有女人等他工作做完的份!!金道振是這麼的生氣,但是看到徐伊秀的那一剎那,他卻完全忘記他在生氣這件事,他是眼睛及嘴角立即充滿笑意,他的心情是立刻轉成明媚的春光,美麗的很,一直到徐伊秀講錯話,他的心情才頓時變成冬天。


但是徐伊秀依然沒有發現她對金道振心情的影響力。不過,徐伊秀沒發現的又何只這件事呢?徐伊秀也沒看出金道振對她的情意越來越深,更沒看出金道振是花了多少心思,還設計了林泰山及崔潤,才弄到載徐伊秀去江陵參加客場比賽的機會。所以沒有李政祿的來電,金道振絕對會把徐伊秀送到江陵,更會對在路邊招順風車的Colin視而不見的經過,但是就是因為李政祿的來電,他必須先趕到襄陽去,所以給了徐伊秀直接開走金道振車子的習慣,也給了徐伊秀開車載Colin的機會。(P.S. 我覺得這個橋段設計的很有趣,徐伊秀(Colin的繼母)開金道振的車子,接走了金道振在路邊的兒子Colin,這樣不有趣嗎?我把這個視為一個暗示,呵呵…)


金道振其實是一個對自己的女人佔有欲很強,不喜歡與其他人分享的人,連背影、走光都不可以。金道振就是知道徐伊秀穿短裙的背影有多漂亮,有多迷人,所以他是特意推著徐伊秀往前走,目的就是要用他的身體擋住徐伊秀的背影,不讓人他看到。金道振就是知道徐伊秀穿短裙的正面有多美麗,為了避免風吹來,讓徐伊秀走光,他是用他的大衣圈住徐伊秀的腰,還非常堅持的把每一顆扣子都扣上。不過,金道振這個這麼紳士的動作在徐伊秀心底起了很大的漣漪,因為當金道振做這個動作時,徐伊秀是愣住,呆呆的望著金道振扣完所有的扣子。


金道振是一直一直走進徐伊秀的心底,不然徐伊秀不會看到以金道振為封面的建築專訪月刊而佇足,最後還帶走了那本建築專訪月刊,並且立刻在外面的咖啡廳看完這本書。一個女人會急的想要立刻看完她認識的一位男人的專訪,這個女人絕對沒有討厭這個男人,這個女人對這個男人也不會只有好奇心,這個女人對這個男人事實上是存有好感的,只是她願不願意去面對她對這個男人有好感這件事而已。徐伊秀若真的對金道振一點都沒有感覺,徐伊秀怎麼有辦法只是看著這篇專訪,腦袋卻可以自動轉化成金道振講話的語氣,徐伊秀要對金道振多熟悉、多清楚,她的大腦才能在她看著這篇專訪時,耳邊出現金道振講話的語氣與口吻,而她也才會覺得好像身旁有一個自動語音播放器。


徐伊秀其實在金道振的糾纏下,不知不覺把金道振的一切,包括講話的語氣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記在心底。現在的徐伊秀真的沒有討厭金道振,現在的徐伊秀的心底是有著金道振的,只是她沒有察覺,或是該說她被她自己暗戀著林泰山這件事的影子遮住,而察覺不到自己的心慢慢在轉變這件事。所以等到徐伊秀察覺到自己的心思,願意面對這件事時,她暗戀林泰山這件事就會成為過去,林泰山也就不再有任何機會了。


雖然此刻徐伊秀以為她還暗戀著林泰山,並認為自己與金道振絕對不可能。但是,如果連一向把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山的洪世拉都會誤以為金道振與徐伊秀在交往,那麼金道振是有多頻繁去找徐伊秀,頻繁到會讓洪世拉產生誤會,這樣的次數可不是有一點多,是多的嚇人。而且當林泰山聽到洪世拉幫徐伊秀安排相親時,林泰山一個之前誓死反對金道振與徐伊秀的人,居然會打電話告訴金道振這件事,讓他去破壞徐伊秀的相親,這箇中的含義代表林泰山也看到了金道振對徐伊秀的真心,並且接受金道振與徐伊秀在一起。如果林泰山這時還是反對金道振與徐伊秀在一起,他的電話就會打給崔潤而不是金道振,所以當他電話打給金道振時,就表示林泰山看到了金道振的真心,也決定要幫金道振一把。


關於林泰山與洪世拉,以及崔潤與林回音,就讓我們留在第4集一起談好了。

創作者介紹

Elle's 喃喃自語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