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1~9,徐伊秀與金道振到酒店時,徐伊秀是多麼自然的往沙發坐下去,釋放她所有的疲倦,徐伊秀完全沒察覺到她有多習慣金道振這個人出現在她身邊,她對金道振是完全的不設防。而看到這麼放鬆又自然的徐伊秀,金道振完全是驚喜的神情。



徐伊秀其實真的非常的大而化之,而且不擅長觀察別人,她真的感覺不到金道振對她的特別,說她後知後覺,真的一點都不為過。我相信沒有人敢在金道振的面前嘲笑金道振的愛車叫Betty這件事,但是徐伊秀笑的光明正大,而且非常大聲。所有進金道振辦公室的人,都要經過金道振的秘書那關才能進去,但是徐伊秀是直接被放行,金道振的秘書連欄都沒欄,連打電話通知金道振都沒有,因此我可以猜到金道振一定有對他的秘書說過~如果看到徐伊秀小姐就直接放行,不用攔,也不用打內線電話通知,不然以上次徐伊秀匆匆忙忙,用跑的方式跑進金道振的辦公室,就怕林泰山看到那籃巧克力時,根本就沒有見到金道振的秘書跟在後面跑進來,也沒有打電話通知金道振。


而且,徐伊秀一定經常衝去金道振辦公室找金道振,才會讓同樣都是Blue Cat 的成員看到徐伊秀在門口時,只是禮貌上點頭示意之後,就直接從徐伊秀的身邊走過去,因為他們清楚明白徐伊秀站在門口等的人是金道振,不會是林泰山。所以,花談建築事務所的員工除了一個一天到晚在工地的林泰山所長,其他經常在公司看到徐伊秀的人,都會在心裏這麼猜想~這個女人與他們公司的金道振所長的關係是什麼??但是絕對沒有人有勇氣談論金道振的私事。所以,除了徐伊秀,幾乎金道振身邊的每個人或多或少都知道徐伊秀對金道振的特別,只有徐伊秀完全不知道。


此外,徐伊秀有多麼習慣只有她與金道振二個人相處?徐伊秀與金道振一起走進酒店的房間,徐伊秀是一進房間,就把所有的禮儀丟到一旁,整個人完全放鬆,按摩她的腳,完全無視旁邊的金道振。徐伊秀是真的無視金道振嗎?還是她太習慣金道振陪在她身旁。此外,徐伊秀才第二次到這間酒店房間,但是徐伊秀一進房間卻是像回到家般的自然,沒有半點不適應感。是酒店房間的擺設讓她很熟悉,可以完全放鬆?還是身邊這個男人讓她有歸屬感,所以她才可以這麼的放鬆自然,像回到家一樣。


換句話說,徐伊秀對她對身邊這個男人金道振是無條件信任、完全不設防,徐伊秀才有辦法與金道振來這個房間第二次,整個舉止就像是回家一樣。再換句話說,徐伊秀的潛意識中,她已經接受金道振這個男人的暗戀,她也喜歡上這個男人,她甚至認為金道振是她的男人。不然,她不會對金道振與別的女人過夜這麼生氣;不然,她不會與金道振相處的這麼自然、不設防,這麼的信任金道振。而且,當徐伊秀發現自己可能會被林泰山發現時,她是直覺躲進金道振的背後,整個房間那麼大,有床、有桌子等等可以遮,不然也可以衝進浴室,但是徐伊秀卻是直覺躲進金道振的背後,因為她相信她的男人金道振會護著她,不讓她曝光。


徐伊秀是全然沒察覺她對金道振的特別~自然、信任、不設防,她根本沒察覺她有多習慣金道振出現在她身旁這件事。徐伊秀真的不夠後知後覺嗎??她完全的後知後覺耶!!徐伊秀如果真的暗戀著林泰山,她又怎麼會讓自己與金道振走這麼進,讓自己習慣金道振在身邊,信任金道振的一切,所以徐伊秀真的只是太習慣暗戀林泰山這件事,因為暗戀的時間太久了,久到她的心質變了,她都沒有察覺。


妳們知道我為何這麼堅定的認為現在的徐伊秀沒有在暗戀林泰山嗎?因為我在大學時暗戀過我的大學學長,所以我知道暗戀女生的心情與思緒。(p.s.那些認識我,想哈哈大笑的人就笑吧!!我大方的很!!!)徐伊秀如果還暗戀著林泰山,在那天四個人會餐,當徐伊秀坐在林泰山身邊時,徐伊秀就應該手足無措、臉紅心跳,回到家當天晚上的思緒應該都是林泰山今天坐在身旁的一舉一動才是呀!!可是徐伊秀只有手足無措,但沒有臉紅心跳,回家更不是想著林泰山今天的一舉一動,而是金道振問徐伊秀的問題。所以徐伊秀的手足無措是她從來沒有想過林泰山坐在她身旁與她一起用餐這件事,因此徐伊秀的腦袋反應不過來,讓她手足無措。


但是當金道振特意用身體靠近徐伊秀,壓著徐伊秀時,徐伊秀是完全臉紅心跳,當她好不容易離開浴室時,她可是一直用手扇風,企圖降下臉上的溫度。徐伊秀若真的對金道振無意,她怎麼會臉紅心跳?她就是因為早已經喜歡金道振,才會臉紅心跳,所以徐伊秀看到那件紅色禮服,徐伊秀是眼角、嘴角帶笑的回憶金道振故意用靠近她的那一幕,想著、戀著金道振對她說~我多麼愛妳,妳知道的。所以徐伊秀才會被金道振強吻之後,在家門口傻傻的望著金道振送的那雙高跟鞋,所以她才會在泡澡時,整個思緒想的都是她與金道振這些日子以來的一切。所以徐伊秀的臉紅心跳是為了金道振,所以徐伊秀的愛情早就給了金道振,只是徐伊秀直到金道振吻了她之後,她才開始認真思考她與金道振,她才開始願意面對金道振暗戀她這件事。

創作者介紹

Elle's 喃喃自語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