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1~20,姜馬路因為錯過與徐恩琪約定的時間,而到處找著徐恩琪,終於在橋上,看到徐恩琪等他等到睡著的模樣。姜馬路是不自覺的審視眼前這個女孩,並且整理徐恩琪的頭髮。徐恩琪因為這個碰觸而醒來發現的人是姜馬路,並立刻站了起來時,姜馬路是失落的放下手。此時的姜馬路對徐恩琪是真心?還是算計?我想答案很明顯,此時的姜馬路對徐恩琪的愛情是真心,不然姜馬路又怎麼會感到失落呢?


 


還記得姜馬路第一次送徐恩琪回家,徐恩琪在下車後對姜馬路說~我們重新再見面之後,姜馬路嘴角浮起的那個笑容嗎?當時的姜馬路是在笑~怎麼這麼簡單,徐恩琪就得手了!他都還沒開始認真追她,他就追到徐恩琪。那時的姜馬路對徐恩琪真的沒有半點真心。但是隔天當他與徐恩琪、徐會長、韓在熙與安律師一起共進午餐時,當他聽到徐會長說這次第一次徐恩琪介紹她的男友給父親(徐會長)認識時,姜馬路的表情愣了一下下,這是徐恩琪第一次在姜馬路的心底留下影子。而這頓午餐後來的爭吵,也讓姜馬路發現原來他與徐恩琪有著同樣的傷痛~來自支離破碎的家庭的傷痛,那一刻的姜馬路真的打算收手,沒想繼續糾纏下去,因為不想傷害這個有著和他一樣傷痛的女子徐恩琪。


但是下一刻,他又因為韓在熙的話而憤怒不已,決定不要對徐恩琪放手。韓在熙對姜馬路有多麼的不了解,在這一刻全部都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姜馬路對錢根本就沒有興趣,也不愛慕虛榮,更不會攀權附貴。姜馬路會做酒保,只是因為以他有前科的身份,他只能做酒保,不然他拿什麼錢幫姜巧可治病,但是韓在熙卻認為姜馬路可以為了錢而出賣自己的身體;姜馬路從來就沒有要報復韓在熙,不然姜馬路不會錯過一次又一次可以把事情攤開,讓韓在熙現形的局面,而自己承擔的一切的不堪與指責;但是韓在熙卻越來越相信姜馬路是在報復她,因此手段越來越激烈,話也越講越難聽。


韓在熙對姜馬路真的不了解,然而姜馬路每一次的退讓,也都讓韓在熙一直認為姜馬路還在迷戀她,並且不斷的利用這一點。韓在熙每使一次手段,就會把姜馬路更推到徐恩琪身邊。所以姜馬路與徐恩琪之間的感情會越來越糾纏,越結越深,韓在熙與安律師真的是最大的功臣,尤其是韓在熙。如果今天韓在熙安份的守在小老婆的位置,沒有妄想做大,沒有貪想泰山集團,沒有想要掠奪不屬於她的一切,姜馬路不會出手幫徐恩琪,不會決定飛去日本青森幫徐恩琪。


讓姜馬路看到徐恩琪在愛情裏的天真與單純,讓姜馬路看到徐恩琪為愛情的專一與義無反顧,讓姜馬路看到徐恩琪過去受的傷,讓姜馬路對徐恩琪沒有防備,最後只能掉進徐恩琪的情網,再也不想爬起來的人是韓在熙。沒有韓在熙一直不斷的把姜馬路拉進她與徐恩琪的爭鬥,姜馬路怎麼會與徐恩琪牽扯不清,沒有韓在熙上演的跳河自殺那一幕,姜馬路不會看到徐恩琪對他的真心。(p.s.韓在熙這女人真的是把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女人絕招玩的淋灕盡致。)


所以徐恩琪與姜馬路的愛情一開始真的是始於姜馬路特意的接近與算計,但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絕對會在不知不覺中,慢慢地改變一切,尤其是姜馬路的本性善良,而徐恩琪則是把她的全部全都攤在姜馬路面前,把她所有的心事都對姜馬路說,這樣的徐恩琪其實很難讓姜馬路招架,姜馬路就算把因為韓在熙而受傷並千瘡百孔的心封閉,也會因為徐恩琪而再度打開,並治癒。因此姜馬路每對徐恩琪踩一次剎車,他對徐恩琪的愛情,在算計上就會減少一分,真心就會加上好幾分,姜馬路與徐恩琪之間的愛情就是這樣由算計轉換為真心。


徐恩琪一開始真的還只是姜馬路的天梯,所以當韓在熙以跳河自殺為手段,阻止姜馬路到徐恩琪身邊時,姜馬路想的還是韓在熙,完全忘了他與徐恩琪的約定。姜馬路的心此時真的對韓在熙還有迷戀,還在等,不然他不會看了韓在熙的手,又看看自己的手,最後讓自己清醒站了起來,因為韓在熙就算現在沒有載任何戒指,韓在熙也不再屬於自己。然而等到韓在熙恢復意識,開始對姜馬路講甜蜜的謊言,耍手段,又要姜馬路再等她一下下,再相信她一下下,相信她會真的回到他身邊時,姜馬路又被韓在熙推的更遠。


姜馬路在還沒離開韓在熙的病房時,姜馬路是真的把他與徐恩琪的約定忘的一乾二淨,也證明徐恩琪此時在姜馬路心中的比重比不上韓在熙;但是當姜馬路想起他與徐恩琪的約定,拔腿就跑,衝到徐恩琪的房間找徐恩琪時,我相信此刻的姜馬路對徐恩琪的心早已經全部不是算計,真心已經佔了上風,不然姜馬路又何必這麼擔心的跑回旅館。姜馬路第一時間選擇旅館是因為距離他與徐恩琪約定的時間真的過了很久,天色都昏暗了,徐恩琪應該等不到他回到旅館了才是。


然而當他發現徐恩琪的房間一片昏暗,不在房裏,他才會衝到他與徐恩琪約定的橋上,終於發現徐恩琪一直在橋上等他並等到睡著。這一刻對姜馬路的衝擊是很大的,因為他剛剛才經歷一直叫他等著她的女人,說要回來,卻從來沒有回來,並且一直編著理由、使弄手段在傷害他。所以當姜馬路看著睡著的徐恩琪,並不由自主的去撥著徐恩琪的髮絲的那一刻,姜馬路對徐恩琪是真的動了心,愛上了眼前這個等她等到睡著的女子。不然他不會在徐恩琪驚醒時,愣愣的看著徐恩琪,並在徐恩琪站起來後,失落的放下自己的手,並若有所思,彷彿訝異自己的行為,隨即收起自己剛剛的心思。


但是動了心就是動了心,尤其是一個曾經為了愛受傷很深的姜馬路,遇上一個在愛情裏又單純又直接,並且與韓在熙截然不同的徐恩琪,姜馬路對徐恩琪的心真的只能越掉越深,再也收不回來。因為徐恩琪讓姜馬路不需要防備,也不需要偽裝。當姜馬路唸著她怎麼可以這樣傻傻的等時,徐恩琪是傻笑著對姜馬路說~那我就在這裏一直等下去,一直等的話就會出現的人。(p.s.姜馬路不是就會出現了)。徐恩琪才認識姜馬路幾天,她就這麼信任姜馬路,還了解姜馬路的個性,還知道姜馬路非常的重承諾。徐恩琪是真的知道也相信姜馬路會出現,所以她就一直等下去。所以徐恩琪的這句話對姜馬路的衝擊更大,讓姜馬路的心就此選擇握住徐恩琪的手。


因此當姜馬路認真審視眼前這個女生徐恩琪,發現她第一次為自己化妝,聽著徐恩琪抱怨為了他生平第一次穿裙子,並且因為穿裙子不能很隨意時,他嘴角那抹不由自主、寵愛的微笑,姜馬路的心此刻是真的只有眼前這個為了他做了許多第一次的女子徐恩琪,因此他吻了徐恩琪,那個吻絕對的真心。姜馬路最後的眼神並不是算計,是因為他突然想起了他在2003630曾經發誓他會盡全力愛並珍惜韓在熙,但是他現在卻與韓在熙形同陌路,而他想珍惜的這個女人已經變成眼前這位女子徐恩琪。(P.S.姜馬路從他與徐恩琪的吻清醒過來時,他一開始的眼神是帶著遺憾,後再轉為這個眼神,因為讓他不再遵守誓言的人不是他,而是韓在熙所造成。)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