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1~25,是真心?還是假意?這一切都藏在姜馬路的表情與他的話中。


 


姜馬路是什麼時候愛上徐恩琪?是怎麼樣愛的越來越深?如果沒有很仔細看宋仲基的演技,其會很難察覺。因為姜馬路一開始就是有目的接近徐恩琪,就為了這個一開始的動機與他和徐恩琪是不同世界的兩個人,姜馬路就算發現自己真的愛上徐恩琪,他也不會對徐恩琪坦白他愛上她。所以姜馬路只有在徐恩琪喝醉了或是徐恩琪不在身邊,姜馬路才會坦白他的思緒。因為遲早要離開,又何必告訴她~他真的愛上她,這就是姜馬路對徐恩琪的愛。


這集一開始是姜馬路與徐恩琪的第一次kiss,背景則是姜馬路的OS,我截取後半段的OS列如下:


我會盡全力愛她、珍惜她,我不會讓她感到孤單,絕對不會讓她單獨一個人,不管出什麼事,我都不會放開現在我抓住他的手,我永遠都會站在她能找到的最近的地方,我發誓我會跟在熙姐一起走到最後,我希望在熙姐跟我一樣,20036月,我們兩個。


這段OS是姜馬路2003630的日記,也是姜馬路曾經發誓過的話。因為曾經發誓,也因為姜馬路的個性是一諾千金,所以姜馬路一直記得這篇日記。但是為何在這時,這段日記被姜馬路想起了呢?因為徐恩琪讓他想起2003年他寫下那段日記的心情,徐恩琪讓他想起他曾經有過的夢想,只是這次姜馬路第三個夢想不再是韓在熙,而是徐恩琪,只是這時的姜馬路還沒發現或是說他還不願意面對自己是真的對徐恩琪動了心這件事。


姜馬路在還沒遇到徐恩琪之前,他的人生完全以韓在熙為重心,繞著韓在熙在轉。青少年的姜馬路,只希望認識韓在熙,希望韓在熙對他微笑;大學時的姜馬路,聽到韓在熙要抓住他時,多了一個夢想,就是與韓在熙一起走到老,但是這個夢想在姜馬路為韓在熙頂罪入獄,韓在熙不再來探望他時,就被姜馬路葬在心底,但是姜馬路從沒真正放掉這個夢想,不然他不會一直住在那。但是當姜馬路在韓在熙病房,看著韓在熙的手,又看看自己的手,雖然他與韓在熙都沒載戒指,但是姜馬路清醒,知道韓在熙這個女人永遠不會屬於自己。所以當他在離開韓在熙的病房時,他就決定放掉這個早已不屬於自己的女人。


因為心清醒了,姜馬路不再迷戀韓在熙,他自然就會看到那抹悄悄住進他心底的身影徐恩琪。因此當姜馬路無預期的被這個傻傻等著他,等到睡著的女子徐恩琪闖進之後,姜馬路的心也回到了過去2003年他愛著韓在熙的熱度。;當然,我絕對承認此刻的姜馬路對徐恩琪的愛情還存在著算計;但是我更承認此刻的姜馬路對徐恩琪的真心更多,並且不知不覺對徐恩琪投入了他2003年對韓在熙那時的愛情熱度,因為那段日記。因為當姜馬路吻著徐恩琪時,姜馬路的OS是我會盡全力愛她、珍惜她。←代表此刻、日後,姜馬路會盡全力愛她與珍惜的人是徐恩琪。


當姜馬路想到他曾經發誓他不會放開韓在熙的手,而他卻不自覺得握緊他身邊徐恩琪的手,因為他更怕身邊這個女子徐恩琪離去,姜馬路不自覺的行為其實遠比他的心更為誠實。所以當他看著徐恩琪在人潮中找他,而他動也不動,就站在最顯眼的地方看著徐恩琪,我不認為他很冷漠或是冷眼旁觀徐恩琪找他而不出聲,他只是想知道這個女子徐恩琪多久會發現,他永遠都會站在離她最近的地方,她只要一轉身、一回眸就看到他。所以當徐恩琪看到他,跑過來,擁住他時,姜馬路是姜馬路是微笑,並回擁了徐恩琪,只是最後他又想到他曾經發誓要與韓在熙一直走到最後。


我為什麼要特別講這一集的OS,因為我喜歡編導在這一集一開始用姜馬路回想到他2003630寫下那段日記的心情來做OS的設計。因為觀眾會發現,所有珍惜、盡全力愛、絕不放手、一起走到最後,類似誓言的部份全部都落在他與徐恩琪的畫面,就算最後二句~我發誓我會跟在熙姐一起走到最後,我希望在熙姐跟我一樣,20036月,我們兩個。其中的一直走到最後,我發誓OS是落在徐恩琪與姜馬路。而編導是特意透過這樣的設計來告訴觀眾姜馬路此刻愛的人是徐恩琪,會牽手走到老的人是徐恩琪,姜馬路已經放開韓在熙,讓韓在熙離開他的心底。


這也就是為何當姜馬路自吻清醒,想到韓在熙時,畫面是轉到韓在熙一個人孤獨的待在病房,而姜馬路的OS此時是我不會讓她感到孤單,絕對不會讓她單獨一個人,不管出什麼事。←代表此刻、日後,姜馬路都不可能再守在韓在熙身邊,姜馬路與韓在熙的過往自此離去,姜馬路是真的決定讓那段2003年的誓言就讓它過去,他現在與韓在熙牽扯下去的原因,只是要讓韓在熙不要再去玩弄手段,只為搶奪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所以姜馬路在夜店當著韓在熙的面,對著徐恩琪說的話~很想她,想到快死掉,只要他能做的料理,他都願意為她下廚,以及他愛徐恩琪的話,既是他演給韓在熙的戲,也是他對徐恩琪的真心。演給韓在熙看,是因為他早已經不想再與韓在熙牽扯不清;姜馬路會在韓在熙離開後發愣,是因為他看到韓在熙撫著腰,不舒服的模樣,而他關心韓在熙的身體而已,並且懷疑韓在熙的腰痛是因為在大學時的她為了守住他的學費,而被她大哥揍所遺留下來的後遺症而已。


(P.S.突然想到姜馬路第一次對徐恩琪說他想她,想到快死了,所以跑來日本青森找她的那一幕,雖然那時只有姜馬路與徐恩琪,沒有其他人在場;然而姜馬路的話卻是真的在演戲,沒有半點真心;此刻的姜馬路雖然看似演給韓在熙看,但是每一句都是姜馬路對徐恩琪的真心。)


事實上,韓在熙的腰傷確實是為了保護姜馬路的學費而留下的傷害,韓在熙是真心愛著姜馬路,她現在仍愛著姜馬路,她也想著有一天要回到姜馬路身邊去,但是要等她得到泰山集團,坐穩一切才行。因為韓在熙沒有不愛姜馬路,所以她怕姜馬路真的走到徐恩琪身邊去,但是韓在熙從沒有真正的了解姜馬路,更沒有發現在她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姜馬路時,也把姜馬路對她的感情消費殆盡,並且把姜馬路越推越遠,完全推到徐恩琪身邊,因為韓在熙的每一次的傷害,都給了徐恩琪機會,讓徐恩琪治癒姜馬路的傷口。


其實與韓在熙的過往越甜蜜,那個回憶對姜馬路的傷害就越大,那個傷口就越深。姜馬路對韓在熙是真的放手,不想再牽扯不清,如果沒有看到韓在熙不舒服的捂著腰,姜馬路不會回想起韓在熙過往對他是多麼的真心。姜馬路是真的傷心,因為過去的回憶太美好,然而他的這份傷心就在清晨酒醒回家的途中就被徐恩琪治癒了。因為徐恩琪這個女人雖然臨時有事離開了,沒有依約前來,但是下一刻的她還是回到他的身邊,重點是這個喝醉了的徐恩琪想到的家不是徐會長在的家,而是姜馬路在的地方。而發酒瘋的徐恩琪實在是太可愛,完全把她對姜馬路的愛攤在姜馬路面前。


所以姜馬路才會深情又傷心的看著徐恩琪,因為他是真的愛上徐恩琪,他才會對酒醉的徐恩琪說就當是做一場短暫的惡夢,很快就會醒來,並且再過一段日子就會忘記這個惡夢。因為他已經決定要對徐恩琪放手,要讓徐恩琪回到她原本的世界,而他也沒打算讓徐恩琪知道他是真的愛上她這件事,就讓徐恩琪誤以為他從來就沒愛上她,重頭到尾都只是因為韓在熙而接近他,這樣徐恩琪才會把他當成惡夢,徹底忘了他。不過,姜馬路沒想到的是徐恩琪與韓在熙是徹底不同的人,徐恩琪是個把愛情放在首位的女子,為了愛情,她可以連生命都不要。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