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姜馬路此刻如果沒有愛上徐恩琪,姜馬路不會在掛掉韓在熙的電話後,用這樣的目光看著徐恩琪的車子離開,也不會立刻打了徐恩琪的手機,更不會在家裏一直等徐恩琪回來,並且一收到徐恩琪的訊息後,立刻開車飆速到徐恩琪身邊。


 


我真的很認真的告訴妳們,我真的覺得姜馬路這輩子最倒楣的事就是認識韓在植與韓在熙這對兄妹。我知道有人會說,沒有認識韓在熙,就沒有機會認識徐恩琪。但是我想說的是,如果是命中注定的因緣,姜馬路還是會救了徐恩琪,只是當時的他不會是一個有著前科的醫學院中輟生,而是一名優秀的醫生,而他與徐恩琪的戀情也不會有這麼多嶇折與坎坷,更不用今天要用謊言來推開他最愛的這位女子徐恩琪。


姜馬路對韓在熙的愛情,在日本青森,當他走出韓在熙的病房的那一刻,姜馬路就清醒並畫下了休止符。之後的牽扯,看似剪不清、理還亂,但是實際上卻是一點一點的被徐恩琪治癒,被徐恩琪取代。為何讓人看不清,又似理還亂,又彷彿姜馬路還愛著韓在熙,還掛著韓在熙,這就要從姜馬路與韓在熙從少年時期,一直到大學時代,一起走過的十幾年人生開始講起。


姜馬路與韓在熙從小就認識,是青梅竹馬的戀人,兩個人相愛的時間超過10年,這麼長的時間下來,姜馬路與韓在熙之間存在的不只是只有愛情,還有像家人般的親情,所以就算姜馬路對韓在熙的愛情沒了,但是他對韓在熙仍然保有舊情,這個舊情不是愛情,而是過去相處了十幾年像家人般的情感。因為了解韓在熙的一切,所以知道韓在熙的哥哥韓在植是多麼的流氓,手段有多麼的狠絕,對韓在熙絕對不會念半點親情,不開心時絕對是暴力相向,拳頭不留情。


所以沒有朴載吉對姜馬路說如果韓在熙被韓在植找到的話,一定會被打的半死,姜馬路不會去威脅韓在植不要出現在韓在熙的面前,還讓朴載吉的話一直在他的心底發酵。如果不是韓在植沒有聽進去半句姜馬路的威脅的話,仍堅持要找到韓在熙報仇的話,如果不是韓在熙與徐會長的結婚啟事刊登在報紙上的話,那麼今天姜馬路根本就不會理會韓在熙的那通語音留言,他會直接開門走進去,走到徐恩琪的身邊,與徐恩琪去旅行;而不會是手都握到了門把,仍是遲疑了之後,打了電話給韓在熙。


正就是因為姜馬路了解韓在植心狠手辣的手段,知道韓在植有多麼堅持要找到韓在熙,也相信韓在植找到韓在熙後會修理韓在熙,所以姜馬路才會聽到韓在熙的電話後,立刻去找韓在熙。但姜馬路去找韓在熙不是因為還愛著韓在熙,而是過去相識相戀十幾年的情份,就算愛戀不再了,但曾經是戀人,而且還有認識十幾年的情份,所以他怎麼樣都不可能放手讓韓在熙被韓在植打得半死,而不予以理會,那不是姜馬路的個性。


所以姜馬路一到現場看著凌亂的現場,他第一時間仍是選擇相信韓在熙的話,而沒有想到這是韓在熙怖的局,這是因為他的心早就被過去十幾年的記憶所惑,所以他從沒有想過韓在熙可以為了不讓他走到徐恩琪的身邊而演出這齣戲。也正因為如此,當姜馬路發現這一幕是韓在熙自導自演的同時,他也讓自己與韓在熙過往的情份徹底斷的乾乾淨淨,所以他對韓在熙說~對韓在熙,他的那顆陳舊的心現在都結束了。


我絕對承認姜馬路一開始救韓在熙的一次又一次,真的是源自他對韓在熙的迷戀,但是姜馬路對韓在熙的迷戀也在韓在熙一次又一次的手段,一次又一次傷害姜馬路的情況下,消失殆盡,所以日本青森的那個晚上,但姜馬路看看韓在熙的左手,又看看自己的左手,最後選擇離開,並放棄自己的誓言,留韓在熙孤獨一個人在病房時,姜馬路對韓在熙的迷戀在那一刻就已經結束了,剩下的是過去相識十幾年的情份。


日本青森之後,姜馬路的出手相救是念在韓在熙是自己過往的戀人,以及相識十幾年的情份上。但是這個往日情份也一次又一次被韓在熙消費,越來越少,而陽平別墅的自導自演就是壓垮這份往日情份的最後一根稻草。因為完全徹底看清楚韓在熙這個人,因為過往的每個美好的記憶都已經被韓在熙這段時間所製造的醜陋記憶所取代,因此此刻的韓在熙對姜馬路而言,已經不是連迷戀都沒了,而是連過往相識十幾年的情份也都沒了。


所以姜馬路才會對韓在熙說所以他對韓在熙說~對韓在熙,他的那顆陳舊的心現在都結束了。所以姜馬路才會走出陽平別墅時傷心流淚,因為他要揮別的不是只有韓在熙這個人,他曾經有過的夢想,還有他過去十幾年的歲月與回憶,因為那些曾經是他年少貧苦的生活中最美、最快樂的回憶,但是他現在必須都要丟掉,因為他已經完全不想再與韓在熙有半點牽扯。就是因為姜馬路在這時已經選擇把他與韓在熙的回憶全部丟掉,只留下與韓在熙再相遇後,韓在熙留給他的壞的回憶,所以姜馬路才會告訴朴載吉他已經完全記不得他過去是如何對待韓在熙的,他已經沒有半點印象,也完全想不起來。


當然,韓在熙也沒有想到她自導自演的這場戲竟是壓垮姜馬路對她的往日情份的最後一根稻草。因此當她打電話問姜馬路~是因為徐恩琪嗎?這麼快就對徐恩琪有感情了嗎?還是因為愛上徐恩琪了?當姜馬路在電話中回答韓在熙~我失誤了,我後悔了,後悔扯進徐恩琪時,韓在熙剎時就明白姜馬路愛上徐恩琪,並頹然放下手機。為何韓在熙剎時就明白了呢?因為韓在熙也知道姜馬路一開始接近徐恩琪的目的是為了拉她離開她現在的世界,並沒有打算要愛上徐恩琪,因此當她聽到姜馬路回答說他失誤時,她就懂姜馬路現在已經愛上徐恩琪了,因為姜馬路是真的愛上徐恩琪,所以姜馬路才會後悔拉進徐恩琪。因此韓在熙才會頹然放下手,因為她沒有想到姜馬路竟然真的愛上徐恩琪。不過,韓在熙沒有想到的是姜馬路對徐恩琪的愛早已經深到願意放手,寧願選擇說謊傷害她,逼她離開他身邊。


最後來講講6年前的馬路頂罪事件。還記的嗎?安辯對韓在熙一見鍾情是在韓在熙訪問徐會長的那一天。事實上,那一天,喜歡上韓在熙的不只有安辯,還有一個徐會長,而且徐會長一定有對韓在熙提出要收她做小老婆的提議,讓她可以享受榮華富貴,不愁吃穿這樣的誘惑,而泰山的內部也一定有這樣的傳言出現,不然泰山的叛賊怎麼會知道徐會長對HBS的某位女記者有興趣,而韓在熙也不會特別去翻閱徐會長的訪問日刊,因為她心動了。


所以她看過爆料者的資料,知道這對泰山是致命的一擊,但她仍裝做這些資料不夠,沒什麼,因為她只要知道有這些資料及這個人,她就可以警告徐會長,取得徐會長的信任,取得她要的榮華富貴。然而她演的那齣戲沒有演好,還觸惱了爆料者,所以最後失控,也誤殺了爆料者。因為韓在熙的心已經先被徐會長提出的提議所動搖,因此那份報告是怎麼樣都不能曝光,所以她不論如何都不能以正當防衛而出現在法庭或新聞上,因為這會連帶這份報告一起曝光,這也就是為何那天她會在離開旅館後直接到徐會長的家門口,因為她的心早就選擇了榮華富貴這條路了。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