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從姜馬路不敢回握徐恩琪的手,到姜馬路握住徐恩琪伸出的手,再到姜馬路主動握徐恩琪的手,最後到姜馬路選擇與徐恩琪十指交扣。妳看出姜馬路的心境變化嗎?他對徐恩琪是越來越不能放手,所以徐恩琪的記憶若真的回來,姜馬路真有可能放手嗎?姜馬路怎麼可能放手,姜馬路是絕對放不了手的!!!


 


對現在的姜馬路而言,徐恩琪才是一切,徐恩琪才是首位。就是因為姜馬路是這麼的呵護著徐恩琪,是這麼處處的留心徐恩琪的一切,所以他才會發現徐恩琪的意志很堅強,已經可以自己處理事情。因此面對韓在熙設下的陷阱,姜馬路在乎的不是徐恩琪失憶這件事被發現,因為姜馬路早就從韓在熙設下的陷阱察覺到事情不對勁;姜馬路在乎的是如何去修補及建立徐恩琪的自信心,那才是他的重點,因為徐恩琪要可以站起來,對自己有自信,她才能站起來,才不會事事都依賴他,而他真的沒有把握自己可以讓徐恩琪依賴多久,因為他終究須要進行手術,而他對手術後的結果沒有半點信心,不然他不會一直拖著不去進行手術。


表面上徐恩琪的主治醫師是石醫生,但是事實上姜馬路才是徐恩琪的主治醫生。姜馬路絕對清楚徐恩琪現在的程度恢復到那裏,她的心理已經堅強到什麼程度。姜馬路就是因為知道徐恩琪已經堅強並且有能力去修補自己犯下的錯,所以姜馬路才敢將徐恩琪丟在南會長家門口;就是因為一定要讓徐恩琪站起來,恢復自己的信心,所以姜馬路儘管在旁邊看的很心疼,他也不讓自己上前一步去接回徐恩琪或是幫助徐恩琪。而徐恩琪也終究因這次事件建立自己的信心,並開始站了起來,也杜絕了眾人之口。


其實姜馬路對徐恩琪越好,對徐恩琪越體貼,就越發顯得韓在熙的淒涼與悔不當初,也更證明姜馬路早就不在乎韓在熙,更把他年輕時對韓在熙的誓言完全遺棄。然而造成姜馬路完全斷絕與韓在熙的情份,轉而深愛徐恩琪的始作庸者不正就是韓在熙嗎?沒有韓在熙一次又一次的傷害,一次又一次的玩弄,姜馬路又怎麼會看清楚韓在熙對金錢的欲望與手段,而徐恩琪也不會有機會治癒姜馬路的傷口,讓姜馬路愛上徐恩琪,還愛的比韓在熙還深呢?


韓在熙一直愛著姜馬路,從來沒變過,而且韓在熙也一直認為她可以回到姜馬路的身邊,不然她不會因為姜馬路搬家而落淚不止,更不會買下姜馬路的舊家,因為那是她童年與年輕歲月中最美好的時光,因為她一直天真的以為姜馬路會一直等她。直到姜馬路因為徐恩琪昏厥而對叫她時,韓在熙才突然警覺到姜馬路的身邊可能已經沒有她的位置,她可能再也回不去時,她才開始後悔,她才開始想要挽回姜馬路,所以韓在熙告訴安民赫,她想要得到姜馬路,把姜馬路讓給徐恩琪太可惜,因而引發安民赫隱忍許久的嫉妒心。


韓在熙可以輕易看出男人對她美貌上的迷戀,也知道如何利用男人對她的迷戀而為她做事,但是她沒有想過的是每個男人的本質終究是不同的,安民赫都可以為了她而害死了徐會長,他怎麼可能安於永遠只是她的律師,而無法成為她的男人。所以當韓在熙想要挽回姜馬路,安民赫當然不可能首肯,他怎麼可能會讓他的情敵出現在韓在熙的身邊,所以監視韓在熙,設局補捉姜馬路就是安民赫的手段;而除掉姜馬路就是安民赫最後的做法,一旦韓在熙對姜馬路的執著心越過他可以容忍的底線時。所以有些男人可以招惹,有些男人招惹不起,而韓在熙沒有看透的就是這一點。所以我相信韓在熙日後後悔的不是只有拋棄姜馬路,還有包括招惹安民赫。


韓在熙的後悔都是源自於她的不知足,韓在熙是愛姜馬路,但是她對姜馬路的愛始終敵不過她自己的欲望,所以姜馬路始終不是她人生的首位;但是當她有了金錢地位時,她又想要擁有姜馬路。韓在熙天真的以為以姜馬路過去對她的迷戀與情份,姜馬路不可能永遠離她而去,她一定可以回到姜馬路身邊。然而韓在熙不懂的是當她做了所有她能傷害姜馬路的事情之後,姜馬路怎麼可能還等著她,所以姜馬路自然會放棄他過往只守著韓在熙的諾言,絕對不會讓韓在熙孤獨一個人的誓言。


所以編導不斷在對比日本青森後的韓在熙與徐恩琪兩個人。當韓在熙孤孤單單一個人坐在病床時,姜馬路是陪著徐恩琪看花車遊行;當韓在熙只能一個人孤單的開車回家時,徐恩琪卻是姜馬路開車載著她;當韓在熙只能一個人呆坐在辦公室內發呆,一個人喝著悶酒,姜馬路卻在家裏煮飯燒菜,準備與徐恩琪一起共進晚餐;當徐恩琪一個人來到姜馬路的舊家、一個人流淚時,姜馬路卻握著徐恩琪的手,一起來到姜馬路的舊家尋找記憶;當韓在熙來到警局接姜馬路時,姜馬路眼中只有那個在警局門口等他一陣子,還願意為他放棄整個泰山集團的徐恩熙;當韓在熙還眷戀著姜馬路的吻時,姜馬路卻選擇吻了他眼前的徐恩琪,並告訴徐恩琪這是他們的初吻,還要徐恩琪不准忘掉;當韓在熙一個人來到她與姜馬路之前的小吃店喝著悶酒時,徐恩琪卻已經與姜馬路準備結婚,並開心的討論結婚的事。


還記得2003630姜馬路寫在日記本上的誓言嗎?我會盡全力愛她、珍惜她,我不會讓她感到孤單,絕對不會讓她單獨一個人,不管出什麼事,我都不會放開現在我抓住他的手,我永遠都會站在她能找到的最近的地方,我發誓我會跟在熙姐一起走到最後,我希望在熙姐跟我一樣,20036月,我們兩個。有沒有覺得很諷刺??當初的姜馬路對韓在熙全心全意,但是現在的姜馬路在韓在熙一次又一次的傷害下,早已經忘記他曾說的承諾。而他2003630寫在日記本上那些誓言的對象早已經換成徐恩琪。而這些就是編導在ep06 放出那段os的用意,因為透過現在韓在熙的孤獨與徐恩琪處處都有姜馬路的呵護與關心相比,更顯得韓在熙的選擇是多麼的荒繆,也更顯露韓在熙的悔不當初。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