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故事都是自這個確認彼此心意的吻之後開始,當然這個吻之後留下的最後一幕令人心驚膽跳,但是接下來的故事卻平凡而美麗,並且非常的動人。以下是我很喜歡的韓飯寫的番外篇。


 


本文翻译自官网:
http://www.kbs.co.kr/drama/innocentman/netizen/sangsang/index.html
原作者:김은희
翻译:haimenhaidan(淡淡)
转载请注明出处。


 


<20.5 记忆的开端>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讲堂
讲堂上在放映一个名为《The secret of your memories》的PPT,讲说人是 石民赫 教授。
我的演说就到此为止。很荣幸再次来这里进行讲课。谁还有问题吗?
下面有个人举起了手。是马陆。 石 教授点了下头示意他提问。
记忆这东西,会一直褪色和变化,那我们能重新找回它吗?到底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真的可以分辨出来吗?
教授和马陆和14年前一样充满好奇心的眼睛,暗自感叹人类的天性真是神奇。现在经受过伤痛的马陆看上去和以前那个医大生没有多大差别。只是似乎比以前更认真了。
当然可以分辨。闭上眼睛,抹去心里充满的雾气,用最纯粹的心去搜寻记忆,就会看到那个开端。
学生们纷纷从教室走出来。 石 教授 和某位 教授谈了一会儿后才告别转过身来。马陆在走道的尽头等他。他身体靠在墙上,看着脚下,余光看到教授才立即站直身体鞠躬打招呼。
好久不见了啊。
是的,教授,这段时间过得好吗?
嗯,你呢?身体怎么样了?
正如您所见,挺不错的。我想请教授吃顿饭呢。
教授笑了下,拍了拍马陆的肩膀。那走吧

【餐厅】
你在这里的学业也快完成了吧?
是的,托教授的福。
以后打算怎么办?
“……”
是你想要来这里才来的,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听了教授的话,马陆似乎陷入了短暂的沉思。看着这样的马陆, 石 教授想起了7年前的事情。


<回想>
7
年前马陆手术后
恩琪、可可、载吉坐在石教授的办公室里听他讲话。
命是救过来了..但是手术进行了10小时之久,估计要完全恢复的话还是要花一些时间。
听了 石 教授的话,可可带着哭腔说道。
没关系的。我哥哥照顾了我那么多年,我也可以。只要哥哥还活着,,谢谢,谢谢您,医生..”
不是我手术做得好,是那孩子生存的意志很强烈..但是,脑出血的时间太久,那血块的压力导致脑损伤的可能性非常大。
一直忍着眼泪没有说话的恩琪紧紧看着石教授。
具体是什么样的损伤现在也无法知道。由于是物理性的损伤,估计会很难恢复。
恩琪颤抖地抬起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揪紧了外套衣角。她的脸上带着悲伤,却又隐隐透露着一种战胜一切情况的决心。石教授痛心地看着这样的恩琪。


<回想结束>
石教授和马陆都沉浸在各自的思绪中没有说话。马陆缓缓地开口道。
教授,,我想起了某个人。
教授惊讶地看向他。
只是一些零零碎碎的片段...但是都是同一个人。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我的记忆,还是我自己的想象。
是什么样的片段?
我和某个女人一起在芦苇地里散步。她牵着我的手,看着我和我说着什么...看上去..非常..非常幸福..但是..”
但是什么?
马陆干咽了一下喉咙。
但是另外一个片段了,同一个女人在对我愤怒。穿着婚纱和我在车里..眼里噙着泪水冲我大喊。说只要能杀了我什么事情都可以做..”
石教授停顿了一下,不知道该和马陆说什么。马陆说完,似乎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笑了笑说。
这事情确实挺说不通的...为什么会穿着婚纱在我车里...我也是去参加朋友婚礼的时候才突然浮现在脑海里的,也许只是我的想象吧。
马陆的神情表现得有点混乱。石教授说道。
你再继续说下去看看。
这就是全部了。马陆抬头看 向石 教授,无奈地笑了下。接着拿起水杯喝了口水。
石教授交叉着十指想了一下。马陆接着说道。
我后来打电话问载吉了。问他那个女孩是不是和我交往过...”
石教授抬起头看向马陆。
但是他说他不知道。说他怎么可能知道我有没有和她交往过,这种事情只有我自己清楚。
马陆笑了下,又马上收起了笑容。
他在说谎,载吉他在说谎。
石教授看着他,说道。
所以你害怕了吗?怕会想起来更多?所以刚刚才问我记忆是否可信?
马陆浅浅一笑,似乎在说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教授。他点了点头。
我虽然也不记得载吉,但是手术后1年的相处过程中,知道了他真的是爱护我珍惜我的好朋友。知道他真的是我有着10年交情的朋友,不会对别人做任何坏事的朋友...连他都会说谎说不认识我交往的女孩,那说明这段感情中我应该很累吧,所以他才不想告诉我。
“...”
所以真的有点害怕..但是我还是想记起来。我来这里是因为我对别人没有记忆,剩下的只有之前学的那些知识,为了寻找我生存的意义所以才想完成梦想成为医生。但是现在梦想实现了。现在..我想记起..我爱过的人。
马陆说完表情似乎有点害羞。他是在向石教授请求帮助。
石教授微笑着说。
好吧,这是好的姿态.....那么首先你再想起这些记忆的时候心情是什么样的?在想些什么?那瞬间。
马陆皱了下眉头,似乎在努力回想。
不太清楚,似乎有点幸福..有点疯狂地迫切..有点心痛..”
沉默了一会儿,他接着说。
还有思念。不管是什么场景,只要想起她...就很思念..”
马陆缓缓抬起头。他的双眼不知何时有点湿润,闪着泪光。眼里承载着决心。
毕业以后..毕业以后我要回韩国。
(马陆独白:回到我曾经憎恨过别人、爱过别人的那个地方..)


 

創作者介紹

Elle's 喃喃自語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