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翻译自官网:
http://www.kbs.co.kr/drama/innocentman/netizen/sangsang/index.html
原作者:김은희
翻译:haimenhaidan(淡淡)
转载请注明出处


 



<20.6 等待>

和石教授分别后马陆回到了学校。
夕阳西下后的校园有点暗,茂盛的树木和砖石堆砌的墙壁互相辉映,看上去很有复古的感觉。
马陆一边走一边思索着什么。不知不觉走过了医学院大楼。
恩琪站在建筑物阶梯上方的柱子旁,看着马陆从不远处走过,她慢慢走下楼梯,静静跟随着他的步伐。马陆沉浸在思绪中并没有注意。恩琪视线紧随着马陆的背影,慢慢地挪动脚步。走到图书馆前,马陆才停下在附近的石椅上坐下,还是沉静在思考中。恩琪也在离他远远的椅子上坐下。注视着马陆的恩琪脸上透着悲伤。6年前的事情浮现在她脑海。

6年前】监狱会面室


恩琪坐在会面室一侧的椅子上。看守打开门让在熙进来。两个女人隔着玻璃注视着对方。恩琪表情冰冷地看着在熙。在熙也没有回避她的视线,直直看着恩琪。似乎是在向恩琪表示,不会逃避,会堂堂正正为自己犯下的错误赎罪。
过得好吗?

接着是一阵沉默。不知过了多久,在熙先开口了。
已经有1年了吧?在城北洞家里见过以后,这还是第一次见面。你怎么会来?这段时间一次都没来过的人。”“因为那时候如果看到你和安律师的话,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来。
听到恩琪冰凉的口气,在熙苦笑了一下。恩琪接着说道。
总觉得还应该再见你一次。也有话要告诉你。
恩琪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给看守过目后,让他递给了在熙。在熙疑惑地看了下恩琪,似乎在问这是什么。
恩锡去美国上学了,这是他的入学照片。
在熙的眼神开始动摇。双手颤抖地打开信封。
是在美国东部的一所私立名校。地址我已经写在照片后面了。
在熙完全明白恩锡为什么过去1年都没再上幼儿园,为什么会离开这里去美国,好长一段时间她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注视着照片。
谢谢你,照顾我的恩锡。
恩琪没有说话。在熙在那几张照片最下面发现了一张请柬。原来是载吉和可可的请柬。她惊讶地问道。
可可和载吉?怎么会突然...
是马陆xi的心愿。他希望载吉xi和可可能结婚。在自己去美国之前,看到他们结婚才会安心。
在熙惊讶地看着恩琪。
..国?马陆为什么要去美国?
不知是因为心痛还是什么,恩琪垂下眼帘,说道。
这次 石民赫 教授要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交流访问,马陆xi决定跟他一起去了。想在那里完成学业。他曾经的梦想...”
在熙的表情显得无法理解。她静静问道。
那么你呢?
恩琪抬头看向她。
“...
我当然要留在这里处理泰山的问题。我有义务处理韩在熙留下的烂摊子,而且也可以减轻对我父亲的愧疚。
在熙再次沉默。过了一会儿,才冷笑着叹了口气。
..好不容易才让你们俩个在一起...如果马陆去了美国不回来了呢?如果马陆的记忆就这样不再恢复了呢?
恩琪干咽了一下喉咙,低头避开了在熙的视线。
我都知道。和我以前因为心理因素失忆不同,马陆xi是因为脑损伤,所以很有可能不能再恢复记忆...医生这样对我说了无数遍。
所以呢?
马陆xi刚醒过来不认识我的时候,对我来说似乎天都要塌下来了..所以我迫切盼望着他能恢复过来。但是下一天、再下一天、再再下一天,每天我去看他,他的脸上总是显得很平和。
说完,像透不过气来一般,恩琪深吸了一口气,接着淡淡地笑了一下。
所以我明白了。没错,现在的姜马陆是忘掉了这段日子的伤痛,所以才能如此平和。所以我千万不能急躁。让这个永远只知道牺牲,傻瓜一样的善良男人,以后过他自己想要的生活吧。我只要在他走的路后边守着他就好。只要他还活着我还有什么好奢望的。
只是守着?不管是你放弃泰山选择姜马陆的时候,还是这次...徐恩琪,你都是我无法理解的人。


恩琪抬头看向在熙。
我们的想法不同,这大概也没有办法。
“...”
那你1年前为什么会告诉我马陆xi生病的事情?
面对恩琪紧逼的眼神,在熙在记忆中搜寻着。
那时候我大概是疯了,那小子太可怜了...好像没有了徐恩琪就会死掉一样...我大概也像徐恩琪那样傻了吧
恩琪忍着眼泪开口道。
我没有办法原谅你,但是,我还是要谢谢你。如果那时候你没有告诉我的话,也许我在失去他之前都不能再回到他身边一次。还有,是你,让我认识了姜马陆...”
在熙看着恩琪没有说话。恩琪站起来。
我是为了说这话才来的。以后不会再见面了。我走了。
恩琪点了下头,转过身。
你会等姜马陆吗?
背后传来在熙的追问,恩琪停下了脚步。半晌没有回答,在熙接着说。
看来你还是会等他...他可能都不会再回来...”
恩琪慢慢转过身,注视着在熙,用确信的语气说道。
我会等他。马陆xi一定会回来的,因为姜马陆就是那样的人。不管他去哪里,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等他。
在熙惊讶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恩琪疑惑地看着她。
这句话我似乎在哪里听过,你们俩真的很像...想分开也分不开..走好,徐恩琪。很高兴见到你。
保重。
在熙目送着恩琪走出房间,视线再次看向自己手中的照片。

【仁川机场】


载吉、可可在为马 陆和石 教授送行。
哥哥,到了那里不要觉得孤独,如果不舒服不要硬撑着,一定要给我打电话?知道吗?一定!一定哦!
嗯。马陆笑着对可可点头,随后转向载吉。我们可可就拜托你了。
载吉一贯不耐烦的表情。
~呀,现在是谁在担心谁啊?真是,不管什么时候永远忘不了照顾妹妹。不用担心~不用担心~我会把她当公主一样捧在手心里的,所以你安心过去吧。
嗯。马陆看着这样的载吉,笑着欣慰地回应。
教授拍了下马陆的肩膀。走吧。
载吉还是不放心地 向 教授说道。教授,我们马陆就拜托你了。可可也马上跟着鞠躬道。拜托了!
马 陆和石 教授转身走向登机口。载吉和可可牵着手目送他们。在离他们不远处,恩琪站在那里,眼里噙着泪水微笑着。
马陆在登机口停下了脚步,像在找谁一样回头看了一圈。心情总觉得像遗失了什么一般,无法轻易抬起脚步。走在前面的 石 教授回头问他怎么了,他这才摇摇头跟着 石 教授再次向里走去。远处恩琪的眼泪滴落下来。

【【回想结束】】
恩琪抬起视线的时候,马陆已经开始向图书馆走去,看着马陆走上台阶的背影,恩琪心里默默地说道。
你好,马陆xi...你看上去过得很好,真是太好了...”
阶梯上的马陆停下了脚步。然后慢慢地转过头看向了恩琪的位置。恩琪吓了一跳,赶紧转过身。表情紧张的恩琪马上加快脚步离开。马陆看着恩琪走远的背影,皱了一下眉头,再仔细看了一下,迈动脚步走下了台阶。开始向恩琪追过去。


 



 
創作者介紹

Elle's 喃喃自語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