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翻译自官网:
http://www.kbs.co.kr/drama/innocentman/netizen/sangsang/index.html
原作者:김은희
翻译:haimenhaidan(淡淡)
转载请注明出处



<20.7 用心记忆>

【可可和载吉的家】
载吉坐在客厅的地上翻找着书籍。
~到底在哪里啊...涩琪的相册明明放在这里了啊...”载吉这里那里翻找着,突然一个褐色的相框映入眼帘。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慢慢拿起那个相框。相框里是马陆和恩琪在弘前的街上拍的照片。载吉心情复杂地看着照片,过去的事情浮现在眼前。

【回想】7年前 医院,马陆的病房


马陆垫着枕头靠在床头,神经外科科长(泰宇,马陆的学长)和载吉站在一旁。
明天他就可以出院了吗?载吉听到泰宇的这个通知很是高兴,难以置信地再问了一遍。
嗯。泰宇看着马陆说道。你这家伙运气还不算太坏。一开始全身是血送进来的时候我还想你这次必死无疑了,没想到6周后居然就可以出院了,没有刺到要害部位真是万幸。
那现在是 no-no-no problem了吗?载吉不放心地追问。
现在还不能完全放心,要好好休养,定期来医院做复健,还要经常来医院做脑部检查,接受长期治疗。那你先好好休息吧。泰宇拍了拍马陆的肩,叮嘱完走出了病房。
一旁的载吉已是控制不住又眼泪汪汪。
等会儿可可知道一定很高兴。
马陆笑了下。
但是...刚刚那个前辈叫什么名字来着?
泰宇..金泰宇前辈。
泰宇..呵,总是记不住呢..”
马陆表情有点落寞。看到马陆这个样子,载吉赶紧装出开朗的样子说道。
哈哈,呀,小子,你昏迷了2周才醒过来的~你现在的状况是,嗯,只是脑子里有点淤青,所以在痊愈之前会有点头昏,记不起某些事情...但是智力测试显示你的IQ还是和以前一样嘛!学习的知识也没忘记,医生说时间久了就会好的,让你现在不要勉强自己去想起来。
马陆对载吉这副骗小孩一样的语气感到不满,反问道。
医生不是说有可能永远都想不起来了吗?
载吉不知道如何回答,挠了挠头,结结巴巴说道。
那个...想不起来的话..哈哈~就像可可说的那样,重新创造回忆不就行了嘛..哈哈
马陆没有说话,以他一贯无表情的脸作为回应。载吉把手放在马陆肩上,用悲壮的表情说道。
姜马陆,你是我认识的人中头脑最好,意志最坚强的。虽然这点我也不想承认。所以你不要担心。
马陆看着这样的载吉,嘴角上扬了一下。载吉这才安下心。
那我先去接可可了。

马陆点点头。载吉走出了病房,在门外轻轻叹了口气,开始往外走。在走道的拐角处遇见了恩琪。恩琪笑着对他打招呼。
马陆xi呢?
刚刚睡醒,医生说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恩琪点了点头。
我听说了。
恩琪xi...真的不和马陆一起回家吗?出院后再也不见面了吗?
...”
载吉叹了口气。
我知道你是觉得对不起马陆,所以才...但是如果有恩琪xi你在身边,他可能会更好一点...”
不,总觉得我在他身边反而会让他更辛苦。如果他问起我是谁,我们发生过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载吉不知道如何回答。
所以我现在只希望马陆xi能健康,能再次站起来。就这样做吧。
恩琪对载吉笑了一下,从他身边走过向病房走去。看着这样的恩琪,载吉重重叹了口气,埋怨上天为什么要这样折磨他们两个人。
一个人回来了,另一个人却又走远了..~..真是..”

【回想结束】
涩琪的照片找到了吗?后面传来可可的声音。
可可疑惑地走近呆坐的载吉,发现了他手里的相框。
哥哥,你在后悔吧?马陆哥哥问起恩琪姐姐的时候,你对他说谎了。
他甚至记不起恩琪xi的名字。不然也不会问以前有没有交往过的女人?这样问。”“那你就说有啊,告诉他啊。”“我怎么告诉他?!你的初恋曾经让你帮她顶罪,她现在在坐牢。你比生命还看中的女人因你的初恋而失去了父亲,所以想要和你同归于尽,害得你脑出血失去记忆,离开了6年?我要这么告诉他吗?


可可忍不住哽咽。哥哥...”
我说不出口。对完全失去记忆的家伙,我怎么说得出这些!我做不到...”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校园,画面是上一篇马陆恩琪坐在长椅上的时候】
马陆在长椅上坐着,恩琪远远地看着他。马陆在回想7年前的事情。



【回想】7年前 医院,马陆的病房
门外传来敲门声。恩琪开门进来。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的马陆把视线转向了恩琪。
你好~”恩琪明朗地和他打招呼。
马陆坐直了身体。
恩琪把包放在病床旁的桌子上,从里面拿出饭盒。接着走到冰箱前把里面的另一个饭盒拿出来。
又是鳅鱼粥吗?马陆问道,不知怎么语气里带着点少年般的不满。
是的,你想吃其他的吗?
你们店难道只有这个吗?
只要你说,都可以做。恩琪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一个保温瓶。
恩琪把保温瓶里的木瓜茶倒在杯子里,递给马陆,说道。
这是免费的,木瓜茶。
马陆接过杯子,说道。
你们店鳅鱼粥是最好吃的,还是最不好吃的?
恩琪没明白马陆的意思。
那鳅鱼粥开上去不应该是主打菜吧。
这才明白马陆话中之意的恩琪,脸立马红了起来,慌忙说道。
...今天是大妈帮忙一起做的..不管怎样,今天的会比较好吃。昨天的—”
恩琪边说边打开昨天的饭盒。里面已经空了。
马陆干咳了两下,说道。
我妹妹说不可以浪费..”
恩琪笑了。马陆也跟着笑了起来,抬起手喝着木瓜茶。恩琪用洒水桶给花瓶里的花浇水。马陆看着她的侧脸,开口说道。
那个..粥店小姐。
恩琪转过身看向马陆。
我们...以前认识吗?
恩琪吓了一跳。马陆的表情看上去很认真。
我们...以前认识吗?马陆再次问道。
“...
怎么突然这么问?
马陆似乎有点害羞地避开她的视线说道。
总觉得好像认识。
恩琪心里一阵刺痛。但努力掩饰住自己的感情,回答道。
“...
可以说...我们只是..知道你喜欢喝鳅鱼粥的关系..”
马陆再次看向恩琪。恩琪对他笑了一下。
只是因为你妹妹的拜托,所以来照顾一下你的饮食的程度吧。
马陆没有再说话,两人沉默地看着对方..过了一会儿恩琪先避开了视线。
恩琪拿起自己的包说道。
我要先走了。听说你明天出院?
马陆点了点头,恩琪像下了决心一样,笑着一字一句慢慢说道。
一定要恢复健康哦。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每天都要幸福,都要开心。一定要这样好好过,一定。
听了恩琪的话,马陆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但恩琪已经转过了身。她的背后传来马陆的声音。
等一下,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名字...”
眼泪涌上恩琪的眼眶。她想回答,可是却无法轻易开口。
...”
这时护士开门进来,打针时间到了,恩琪趁机赶紧走出了房间。

【回想结束】
几个学生从马陆面前经过。马陆中断了思绪,但是没有离开。他继续想着刚刚和石民赫教授的对话。
教授,我有一件事情很好奇。
说说看。
没有记忆,也能记起某个人吗?
没有记忆却能记起?”“是的,大家都说不认识,连我自己也没有记忆,但是总觉得我认识那个人。
我们对人类的大脑有多少了解呢?现代医学对大脑机能的了解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而已。”“...”
所以医学无法解释的领域,人类无法解释的现象,我们都称之为奇迹..奇迹...”
马陆视线固定在地面上,继续沉思。
那时候那个女孩说不认识我,那是说谎。虽然没有具体的记忆,但是我一定认识她,我的大脑某处在这样告诉我,我认识她...”
马陆想起了零碎的记忆中,和他一起在芦苇地里散步的女孩的模样。
分明就是她。如果这次想起来的记忆没有错误的话,分明就是她。
马陆突然感到一阵钻心地头痛,眉头紧皱起来。双手扶着额头,缩起身子。
虽然努力想起更多,但什么都想不起来。马陆叹了口气,慢慢站起来往台阶上走去。他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到了恩琪。恩琪赶紧转过身离开。仔细看着她的背影,马陆的表情开始动摇,抬起脚向台阶下走去。
马陆的脚步渐渐加快,但恩琪已经走到建筑物的拐角...马陆向那边跑去。
路边的一辆车开始启动,是恩琪的车。车渐渐远去,随后赶来的马陆没有看到,向着与恩琪的反方向寻找。两人就这样错过...
马陆在路上徘徊,张望着四周,但是只有路灯在变换,路上空无一人。马陆的表情有些失落。可是马上又转为惊讶。因为他的脑海里浮现了某些画面。
画面中自己像现在一样在寻找着某人。可可在向经过的人询问。
请问您有没有看到一个长头发、穿着裙子、长得很漂亮的姐姐?
不好意思,没看到。
可可你去那边找找看。
接着画面转到公园里,自己在焦急地寻找。样子看上去非常不安。
因这些突然浮现的画面,马陆一阵晕眩。他干咽着喉咙,努力抓住这些记忆碎片,想要想起更多。
自己去某个别墅接自己寻找的人。经过华丽的客厅,进入餐厅,但是转过身来看自己的女人,确是另一个短发的女人,而不是之前想起来的那个女人...
马陆僵在原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篇作者后记
最后马陆浮现出来的画面是剧中13集恩琪没和马陆说一声就回了自己家,马陆下班回来焦急寻找的样子。
鳅鱼粥就是剧中马陆的那个幸福的早晨,恩琪、可可、载吉一起做的那个粥。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