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翻译自官网:
http://www.kbs.co.kr/drama/innocentman/netizen/sangsang/index.html
原作者:김은희
翻译:haimenhaidan(淡淡)
转载请注明出处



<20.8 重复记号>
【仁川机场】
恩琪从机场出口出来,有一个男人向她走去。
徐理事,我是E周刊的李民宇记者。可以耽误您一点时间吗?
又是记者。恩琪以她特有的甜美却又带着凌厉的笑容说道。
我辞去理事职位都已经1年多了,您的消息可真慢啊?我忙着去玩,就先失陪了...”
..等一下。听说您这次把泰山电子的股份也处理掉了?
恩琪不予理会,向出租车搭乘处走去。记者还是死缠着不放。
那您现在是完全放弃经营权了吗?听说朴俊河律师也辞职了,莫非你们...”
这时一辆小轿车停在恩琪面前。驾驶座上是玄秘书。恩琪赶紧上了副驾驶,车子立刻驶离。后视镜中记者渐渐被远远抛在后面。
恩锡少爷还好吗?
嗯,个子又长高了,现在有点小大人样了。恩琪笑着看向窗外。
玄秘书又问道。
..这次又去看姜马陆xi了吧?
...”
每年去见恩锡的时候,她总会忍不住偷偷去看马陆。恩琪从包里拿出相机。相机里都是马陆的样子。
..拍照了吗?
看来我很适合当狗仔。
恩琪笑了下。小心翼翼地把相机放回包里,接着拿出平板电脑。
记者们听说理事要离开泰山的消息都乱成了一团。
好不容易过两年安静日子,换成专业经理人制都多久了。
您把会长的秘密资金全部还回公司,连股份都移交了,外界必然要哗然。
我只是把不属于我的还回去而已,干嘛都这么大惊小怪。这是什么—”
恩琪眉头皱起来。平板电脑画面上出现《徐恩琪理事&朴俊河律师 为爱私奔?》这样刺激眼球的新闻。恩琪表情显得很无语。
“7
年前因为安辩的指使让朴辩出了车祸,那时候传言就很多了。何况这次理事您离开的同时,朴律师也递了辞呈...”
..都这么闲吗?这些家伙,是想让朴辩娶不上老婆吗?
玄秘书笑了下,说道。
但是您真的没关系吗?这样把全部财产都交出去。
没有全部交出去。弘前的度假村经营权还留着。
可是您不是把那里的收益都捐出去了吗。理事您也要过日子啊..”
你觉得徐恩琪会过不下去吗?即使把父亲留给我的都交出去,徐恩琪的财产也是有很多的。足够照顾好恩锡,好好过日子..而且还买了一家店。
“..
您说的是统营的店吗?为什么偏偏要在那么远的地方...”
就因为远...在离首尔最远的南部海边..”
7
年前,因为泰山的一系列事件闹了好一阵子。虽然最后把事情都归结到是韩在熙和安民荣所为而告一段落,但是好事者还是对事情进行了很多猜测。那以后马陆离开了人们的视线,而恩琪还是要在这些视线中坚持下来。认为徐会长枉死的理事会帮助恩琪重新掌握了经营权,但是恩琪却在暗暗准备离开泰山。看着这段时间苦苦支撑下来的恩琪,玄秘书无法在阻拦她的决定。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院】
穿着白大褂的马陆在医院中巡房,他拿起护士台上的表格仔细看着。一个同事样的人走到他身边说了什么又走了。
不远处当班医生和护士推着一个急诊患者紧急往急诊室跑去。马陆无意地扫了一眼,又惊讶地转过头。被推进来的男人头上正在流血。流着血的东方男人...马陆的脑海中又闪现了什么。
一个男人流着血躺在地上。自己恐惧地靠近他,确认他的状态。那个男人已经死了。
马陆的眼神急剧动摇,额头上冒出了冷汗。记忆继续浮现。
房间的一角,一个女人蜷坐在那里痛哭。是上次想起的那个女人。
[“
去自首吧,姐姐。
那样我就完了。
姐姐!
你要让我再回到那个恶心的贫民窟吗?我是怎么样才走到今天这步的?我是怎么样才从哪里逃出来的?你让我再回到那个垃圾堆一样的地狱吗?干脆杀了我吧!”]
马陆的呼吸变得急促。


他看到自己在擦拭房间的各个角落的指纹。
[“
这个人是我杀的。
马陆...为什么?
我就算不做医生也没关系,但是姐姐似乎断了梦想就活不下去了。似乎会从此一蹶不振,就这样死掉。走吧,姐姐。”]
他看到自己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警车流泪的模样。马陆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
【医院洗手间】
马陆不断捧起冷水拍打脸颊,似乎还没有平息心情,急促地呼吸着。他慢慢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满是极度的恐惧和对未知的混乱。这样对着镜子好一阵子,马陆握紧了拳头。
【统营,恩琪的店】
恩琪站在椅子上,吃力地钉着店铺的标语。踮起脚尖的她突然一阵摇晃,差点摔倒的瞬间,某人扶住了她的胳膊。是浚河。
恩琪吃惊地说道。
朴律师!
浚河对她笑了下。
这种事情应该让男人来做吧。
两人在院子里的桌旁坐下喝着咖啡。
你想一个人做开业准备吗?
店很小,也没什么要准备的。我一个人做,顺便想些事情。
浚河没有说话。
对了,听说朴律师你也要离开泰山了?
是的。
有什么打算呢?
我可是很有才华的律师,很多地方挖角的。虽然徐理事可能不知道。
浚河开玩笑说道。恩琪也跟着笑起来。
其实..我决定去弘前度假村的法务部了。
弘前?为什么?
只是..想还一下债吧。
恩琪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睁大着眼睛问道。
什么?
浚河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
安民荣后来没有公开浚河父亲做的事。但是浚河还是想偿还一下父亲犯下的罪,所以才做了这个决定。
浚河转换话题说道。
对了,听说...姜马陆毕业后会回国。

我有个朋友是那个医大的教授,想招姜马陆到自己门下,但是姜马陆说会回韩国。
恩琪似乎一下子消化不了这个消息。浚河温和地对她说道。
我觉得您已经等他等得够久了。现在..请您回到姜马陆身边吧。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图书馆自习室】
马陆和一个年轻西方男子以及另一名东方女子在自习室学习。
患者病发的时候伴有头痛恶心,虽然没有感染的迹象,但是患有急性喉炎,我觉得可能是由于过度的咳嗽导致血压上升,脑动脉可能受到冲击,因此加重了病情。马陆对最近教授的一个病例进行分析。
我也这么觉得,从CTMRI来看,患者的病情很不稳定。宥娜对马陆的意见表示赞同。
嗯,John,你去调查一下患者的以往病例整理给我,宥娜你帮我找一下脑动脉相关论文。我来进行发表整理。
两人都表示同意。马陆翻开书本开始看书。宥娜往正在翻看笔记的John面前悄悄递了张纸条。上面写着“Bye~Good night!”John看了纸条,抬头看了她,宥娜朝他做了个再见的手势,示意他快点离开。John知趣地收拾东西准备走人。
“Hey
guys~I gotta go now.See u tomorrow.”
不知情的马陆抬起头对他挥手。John走了之后,只留下马陆和宥娜两个人。宥娜手撑着下巴看着全神贯注学习的马陆。她对自己的美貌似乎非常有自信。
马陆眼睛不离书本,开口道。
你现在应该没那么有空盯着别人的脸看吧?
反正优等生姜马陆会做发表的嘛~我只要找找论文就行了~”
发表结束后2个月后就有考试,通过考试才能毕业吧。
哥哥有什么好担心的,就算现在马上考试也能通过。
到时候你别再缠着我借笔记看,这次我不会帮你了。
宥娜撅了撅嘴。
哥哥,毕业后去我家别墅完吧。
我干嘛去你家别墅?
去开毕业派对嘛。
不去。
马陆一如既往只看着书本,对此不满的宥娜用笔记本盖住了他的书。马陆叹了口气,看向宥娜。


哥哥真的要回韩国吗?
马陆没有说话。
反正对那里也没有什么记忆。这里的回忆是哥哥的全部不是吗,那干嘛还要回去?
马陆没说话,拿开了她的笔记本。
宥娜依然不放弃。
干嘛要回去嘛?嗯?
“...
我不想逃避。
什么?宥娜不解地追问。
马陆表情若有所思。
“...
有一个想找的人。想找回关于她的记忆...”
宥娜感到很惊讶。马陆合上书,整理背包站起来。
明天见。
马陆不等她的回答,转身离开。
【图书馆门口】
夜幕降临的图书馆外正下着阵雨。马陆没带雨伞,站在门口等雨停。门前不时有冒雨的学生跑过。马陆面无表情看着他们。
哦,下雨了?没带伞呢。
宥娜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出来了。沉默了一会儿,她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一样,挽住马陆的胳膊。
哥哥,我喜欢你。
马陆略带诧异地转头看向宥娜。
这是我第一次主动向别人告白。哥哥你要引以为荣哦。
马陆的表情发生了动摇。似乎想起了什么。
[
那是我的初吻,在弘前城和你的那次]
是她。马陆的表情僵住了..是关于她的记忆。
[
也是第一次尽情对别人时候我爱你,在我整个29年的人生中]
她来到了孤独的自己身边,这样对自己说。
[‘
我爱你,徐恩琪xi’这样令人心动的告白也是第一次听到,托你的福]
她在雨中颤抖着用尽全力诉说。
[
因为姜马陆这个男人,第一次开始喜欢起床、呼吸、活着这件事]
我想为哥哥做很多,也可以为你做很多。
[
所以5个小时前,在思考了千万次之后,我得出这样的结论:即使失去一切,也绝对不能失去这个男人]
哥哥会和我成为人人羡慕的一对。
[
所以我现在唯一的心愿是,每天和你相守着,对你说我爱你,听你说你爱我,每天做着相同的梦,一起生儿育女,一起老去]
所以你不要回韩国,和我一起留在这里,嗯?
[
可以吗?]
马陆内心万般情感涌上心头,他抬头看向洒落的大雨。宥娜催促地晃动他的手臂等待他的回答。马陆慢慢把她的手扯开,走下台阶,向雨中走去。
他不断走着。
[
所以你才会迷上我,只有装得为你赌上性命,你才迷上我。
我很后悔,父亲,我生平第一次后悔。
理事说为了姜马陆可以放弃泰山,你认为这像话吗?
如果我说不能离开,您会怎么办?
反正只要等理事恢复记忆,游戏就会结束。
徐恩琪,好好记住,这次绝对不要忘记,好好记住,这才是初吻。]
马陆的脸上已经满是雨水和泪水。
[
马陆xi,你就好好守护韩在熙吧
去到没有人能找到我们的地方..和我逃跑吧,徐恩琪。
那时候在隧道为什么没有避开我的车?
(
路边的吻)
明天见,我明天一早就来]
突然一阵急速的刹车声在身边响起。一辆车差点撞过来,马陆后退了两下,开着路灯的车从马陆前面经过。因为光亮而皱起眉头的马陆,脑海中闪过了和恩琪相撞的那一瞬间。
..”
由于痛苦,马陆的呼吸变得异常急促,跌坐在地。
【韩国,半夜】
可可和载吉正在熟睡,手机声音突然急促地响起。载吉打开台灯,摸索着床头柜上的手机。还在半睡着状态。
喂?
电话另一边没有回答。旁边可可揉着眼睛坐起了身。载吉打着哈欠看了看手机,上面写着马陆嗯?载吉诧异了一下,再次把手机放在耳边说道。
..马陆吗?怎么了?怎么这个时间来电话?
电话那端传来马陆低沉的嗓音。
徐恩琪...在哪里?
“...”
在哪里?徐恩琪!”
——————————————————
【本篇作者后记】
看电视剧的时候有些亲会对马陆和在熙的对手戏不理解,误会马陆对在熙还有情。而这里韩饭就告诉你啦,这篇里马陆想起在熙不是因为忘不了在熙,而是为了突显他对恩琪的爱。因为一个人在对自己的过去未知的情况下,回想起杀人坐牢等记忆,必然会感到十分害怕和恐惧。而这里马陆为了记起恩琪,即使是想起这些可怕的记忆,他也努力挺过来,不会就此逃避,只要能再想起恩琪。


 

創作者介紹

Elle's 喃喃自語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