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翻译自官网:



http://www.kbs.co.kr/drama/innocentman/netizen/sangsang/index.html


作者:김은희
翻译:haimenhaidan(淡淡)
转载请注明出处

<20.9 在彼此的伤口上留个吻>

【美国,马陆的房间】
房间里开着幽暗的台灯。
马陆通过电话听着那边长长的故事,忍住哽咽的心情默默听着的马陆,慢慢将电话从耳边拿下。载吉的声音传来。
马陆啊,还在听吗?你,你该不会现在就想回来吧?喂?喂?
但是马陆的表情掩饰不了他内心的激动,显得非常坚决。他放下电话,快速找出抽屉里的护照,拿上外套冲出了门。
马陆的车快速在路上驰骋。他一边开车一边回想着载吉的话。
[
恩琪xi一个人真的吃了很多苦。那会儿在熙姐自首后,泰山内部一团乱。你那时候深受重伤,所以我和可可带你避开了外界的视线...]
马陆踩下油门,加快了车速。
[
听说你要去美国读医大的时候,恩琪xi是最为你感到高兴的。之前还担心你会有很强的挫败感...她说之前自己失忆的时候,什么都不会,所以很讨厌自己,也很害怕..庆幸你没有像她那样..你的奖学金其实也是恩琪xi提供的.说想看到姜马陆成为医生,想看到你过你想要的生活...]
在雨夜中行进的车突然急速刹车。但是马陆内心激动的心情还是没有平复,他急促呼吸者。
...”
抓着方向旁的双手牢牢握紧。马陆紧闭双唇,陷入思考。雨中的车久久停留在原地。

【统营】
初秋晴朗的天气让人心情格外愉悦。恩琪带着敏珠等几个孩子一起在胡同中爬着阶梯,他们刚刚从市场上回来。这一带路边的墙壁上画着各种五颜六色的图案,给这个宁静祥和的地方增加了很多明媚的色彩。恩琪走着走着想起了昨天和载吉通话的内容。
[
马陆通过最后的考试了,说想回韩国,但是好像...还没决定回来以后去哪里..]
恩琪沉浸在思绪中愣愣走着,突然孩子们一阵呼喊声让她回过了神。
~~是蜻蜓诶!
抓蜻蜓啰~”
孩子们高兴地一蹦一跳,恩琪看着他们笑起来。跑在最前面的敏珠撞上了迎面走来的一个男人。穿着白大褂的男人。
嗯?!医生!您是保健所新来的医生吧?
嗯。男人笑着回答道。
呜哇~医生长得好帅哦!
原本看着其他孩子的恩琪抬起头看向敏珠。看清男人的样子后,恩琪手中的塑料袋差点滑落在地。是马陆!恩琪一动不动僵在原地,惊讶地看着他。
马陆温和地对敏珠笑笑,拍拍她的头说。以后拜托啦!
说着转过头看向恩琪那边。马陆注视着一脸惊讶的恩琪。嘴角浮起微笑,对恩琪说道。
我是今天来这里保健所的医生,我叫姜马陆。
恩琪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表情显得很混乱。她没有回答。


马陆用温柔的语气说道。
你没有不舒服吧?
恩琪还是一副没回过神的表情看着马陆。
有好好吃饭吗?
恩琪愣愣地点了点头。
有好好睡觉吗?
恩琪再次点了点头。
马陆似乎安心了似的笑了。
如果有什么不舒服、没胃口、失眠或者发烧的话就来保健所吧...随时都可以...”
恩琪勉强地也对他微笑了一下,再次点了点头。
马陆对她笑了笑,往阶梯下走去。恩琪跟着转过身,抬起脚想向他追去,可又停住了。只是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

1小时前】
一辆白色的车在保健所楼下的海堤前停下,一个长相俊秀的男人从车上下来,他摘下墨镜,望向身后那个建筑在半山丘上的小咖啡店。“Silvertop”的招牌随即进入视线,设计简单的招牌却让男人看了很久,他的嘴角露出浅浅的微笑。
男人拎着简单的行李走上台阶,脚步迫切却又故意放慢了一般,他的手指慢慢滑过阶梯的扶栏,直到看到阳台上的露天桌椅,他把行李轻轻放在桌子上,转身走向咖啡店的门口。果真是和这个地方很适合的咖啡店,没有华丽的装修,简单的木质玻璃门上涂着奶黄色漆,让人心里有种暖暖的感觉。
可是咖啡店的门紧闭着。上面贴着一张白纸,可爱的手写字体。外出中,1小时候后回来,徐恩琪。
马陆的手不由自主抚上最后那三个字。嘴角浅浅微笑,自言自语道。
你好..徐恩琪...”

【阶梯拐角处】
转过拐角的马陆也停下了脚步。久久停在原地,他想起了昨天和载吉的见面。
马陆接过载吉递过来的箱子。
因为你让我不要说,所以我没告诉恩琪xi你恢复记忆的事。
..”马陆没有抬头,注视着箱子最上方的相框。
确实你自己对她说会更好一点...但是你真的硬是忍了2个月啊,你这段时间应该很想恩琪xi...果真够狠...是为了恩琪xi...”
马陆没有说话,视线转向相框旁边的红色小盒子。


 


【恩琪的店】
恩琪失神地坐在椅子上。眼前的桌上是一团揉了一半的面团。
她想不通马陆怎么会来这里。大概是有人告诉了他什么。但是他看上去并不像恢复了记忆。
一滴眼泪在恩琪的脸上滑落。
她暗暗安慰自己,嘴上反复念道:算了,够了,这样就够了。
她擦掉眼泪站起来。脸上粘上了面粉,但没有理会,继续把事情做完。
不知什么时候,外面已经黑了。店外阳台上的路灯已经亮起来。恩琪走出店铺锁上店门。
..”
她不由自主深吸了口气。转过身正准备离开的她一下子停住了。
马陆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店门前,已经脱下白大褂换上了毛线外套。
已经关门了吗?本想来买三明治吃的,晚了一步呢。
“..."
恩琪又惊讶又紧张,不知道该说什么。
马陆打量了一下咖啡店。
位置就在保健所旁边呢。
恩琪还是没有说话,马陆看了她一会儿,走近她身边。
怎么一直不讲话呢?难道你是哑巴吗?
马陆好想听听她的声音。恩琪这才好不容易开了口。
..店营业到7...今天有点晚了...”
马陆笑了下,更靠近她一步,问道。
“...
你认识我吗?
恩琪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回答。
可是我认识你..”
恩琪惊讶地抬起头。
有人告诉我,对我来说很珍贵的一个人在这里...所以我来了。
马陆慢慢抬起手,擦掉了恩琪脸上的面粉。
脸上粘着面粉到处跑...迷糊,不听话,纯真到被骗子欺骗,受到了伤害却还喜欢他,这样傻瓜一样的善良女人...他们说那个女人在这里...”
恩琪看着马陆,睁大的眼睛里开始噙着泪水。
..马陆xi...”
之前想不起来。虽然我很想想起来,虽然我必须要想起来...”
马陆的眼神含着深情。
但是..现在想起来了...”
恩琪惊讶又难以置信地看着他。马陆静静地抚摸着恩琪的脸颊,好像在确认这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我要告诉你的那个答案...答应努力想一下再告诉你的答案..那个答案,我现在终于想起来了...”
恩琪的眼神动摇。那是马陆手术前一天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发生的事。只有他们俩知道的事。
虽然有点晚了..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现在告诉你。
恩琪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马陆抚摸着恩琪的脸颊。
那时候我...对这个世界和自己都感到厌倦了..觉得就这样结束生命也没关系..所以..没有躲开你的车...”
恩琪的眼里流下了泪水。马陆双手捧着恩琪的脸替她擦掉眼泪。但是他的眼睛也已经湿润了。他忍住心头汹涌的感情,声音已经哽咽。
但是..那样认为的我..事故后因为徐恩琪这个女人..变得想活下去了...幸福到早上醒来都不敢轻易睁开眼睛...出生以来,第一次对神感到感恩...”
恩琪已是满脸泪水,但还是努力睁大眼睛看着。这些话是她从来都不曾听到的,她甚至不敢去想这是不是个梦。
马陆咽了下哽咽的喉咙。
还有..其实那时候在隧道里..我向神祈祷..下辈子一定要再遇到徐恩琪,谈一场平凡的恋爱..世界上普通人谈的那种平凡的恋爱..再次重新开始...”
以前恩琪在雨中说的话浮现在脑海。
[
所以我现在唯一的心愿是,每天和你相守着,对你说我爱你,听你说你爱我,每天做着相同的梦,一起生儿育女,一起老去]
马陆的泪水滑下眼眶。
[
可以吗?]
"
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吗?
马陆紧紧看着恩琪。
恩琪流着泪,用颤抖的手擦去马陆的眼泪,对他展露浅浅的微笑,轻轻点了点头。看到她的笑容,马陆也努力微笑起来。他努力忍住眼泪,看着恩琪的眼睛,一句一句说道。
对不起..还有,谢谢你..谢谢你等我...”
马陆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感情奔涌,用力吻上了恩琪的唇,带着着沉淀的感情,快要爆发的思念、歉疚以及世上独一无二的爱...两人的脸上泪水滑落。
幽暗的路灯下,这个吻持续了好久好久...
————————————————————————————————————
韩饭说她看剧的时候马陆没有为恩琪哭过,觉得很遗憾,就写了这段。反正也合情合理,情之所至。
虽然马陆这段是真情大爆发,但是亲们要是觉得他从此开始走深情腻歪尔康路线,那你就错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马陆的闷骚气质是很难改滴,他会继续让大家继续明白神马叫闷骚和腹黑。



 
創作者介紹

Elle's 喃喃自語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旭
  • 我不認識你 可是我要謝謝你
    因為看完完結篇 總是會有少了些什麼的感想 讓我苦思
    看你上面是寫 翻譯轉貼 代表這是韓國編劇寫的吧
    這下我總算可以好好工作了
    因為我已經聯絡六天 腦袋都只有 善良的男人 ~ 中毒了嗎 ? 哈哈
    不過希望這番外篇可以拍成 讓我們看到 當作解藥吧 ~ 可惜 很難
    但還是要謝謝你
    [版主回覆05/08/2013 12:13:16]<p>對不起喔...這不是我翻譯的, 我只是轉帖而已. 我的文章上有註明是淡淡翻的, 而且這是韓國這部戲的一位粉絲寫的番外篇. 只是她的用詞譴字非常的接近李慶熙編劇筆下人物的口吻與思路. 所以是我個人很喜歡的番外篇, 我才會轉帖.... </p>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