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看到車承調對韓世景告白的旁邊站著一堆親朋好友在看戲,我實在是忍不住放聲大笑!!!這是屬於皇帝不急,急死一堆太監的另類解釋嗎?


 


    交易下的愛情算不算愛情?交易下的真心算不算真心?當然是愛情,當然是真心,就算外人看它很醜陋,它還是愛情,它還是真心。清潭洞的世界到處充滿了上流社會的交易,但是清潭洞的人視它理所當然,一點都不覺得離譜與不合理,甚至不把它當作是交易,而命名為聯姻、合作,但是如果有外人(非上流階級)想要闖進來,那麼清潭洞的人就會窮追猛打。所以可笑的人到底是想要闖進來的人?還是清潭洞的人的心態呢?


    韓世景與徐允珠真的都不是烏鴉,因為她們都沒有辦法一路黑到底,她們只是批著黑羽毛的白天鵝,對她們而言,愛情才是真正的幸福,她們都不可能沒有愛而活下去。所以對她們而言交易下的愛情與真心都是真的,都是她們一開始最優先的選擇,然而清潭洞的人卻都不相信,還認為她們無恥,有沒有發現清潭洞的人的價值觀讓人想笑?而我這回更加明白為何編劇會把清潭洞當做愛麗絲夢遊仙境裏面的兔子洞,因為清潭洞的人實在是過於自以為是,所有的邏輯思考只適用在清潭洞,而外人看清潭洞的人只會覺得他們的思考很可笑,就像愛麗絲剛跌入兔子洞,覺得兔子洞的人很好笑,然而清潭洞的人卻覺得外人更可笑,就像兔子洞的人覺得愛麗絲更可笑,連表達自己的意思都不會,也弄不清楚自己是誰。


 韓世景為金秘書就是ArtemisJean Thierry Cha會長這件事,一開始是真的感到混亂,因為她雖然是希望讓ArtemisJean Thierry Cha會長當她的懷錶兔,而透過金秘書百般討好ArtemisJean Thierry Cha會長,但是當崔雅靜告訴她Jean Thierry Cha會長是單身,叫她直接攻陷Jean Thierry Cha會長,不要拿他當做懷錶兔時,韓世景卻說那就太過份了,那代表韓世景是想嫁入清潭洞,讓自己及家人過得好一點沒錯,但是太過豪門的家庭,仍不是她的選擇,她還是有著她的良知。所以韓世景怎麼可能黑到底,她一直帶著她的良知與真心,她與徐允珠一樣,本質是天鵝,根本就做不了烏鴉。


更甚者,韓世景就像崔雅靜所說的一樣,她本來就有把心丟給看起來悲慘的男人的習慣,再加上這個悲慘的男人金秘書一直真心的對她很好,處處幫著她,處處維護著她,這叫韓世景怎麼可能不愛上他?所以韓世景早就愛上金秘書,只是她為了自己的目標嫁入清潭洞,只能推開金秘書,然而命運之神現在卻告訴她金秘書就是Jean Thierry Cha會長,這當然讓韓世景混亂,因為兩個人之間的距離真的太遠了,因為這個目標太過份了,所以混亂下的韓世景只能聽從崔雅靜的建議,開始佯裝過去還沒改變的那個她。


所以韓世景去教堂就是去告解 ,去理清自己的混亂思緒,欺騙就這一次,她其實是愛車承調的,只要讓她繼續愛車承調就好。所以如果沒有Tommy洪的出現,韓世景會在那個晚上就答應車承調的追求,而不會開始與車承調玩捉迷藏。因為Tommy洪的威脅讓她害怕,韓世景是真心愛車承調,韓世景是真的在她還不知道金秘書的身份就是車承調時愛上車承調,但是她為了嫁入清潭洞這個目標,推開了金秘書也是事實,她在知道金秘書的身份只比車承調要對她坦白的那個晚上早一個小時而已,然而這中間的過程除了她自己又有誰能懂,能說明白,而她現在的心情除了徐允珠一個,又有誰能真正的懂。


不過也因為Tommy洪的攪局,讓韓世景有更多的時間去看到自己與車承調的真心,以及車承調的堅持,並讓韓世景越來越明白自己對車承調的愛,也讓韓世景越來越混亂的心得以釐清。所以當車承調決定要活得真實,不要活在假相中,並將一切對韓世景坦白時,韓世景才會選擇先告訴Tommy洪,她不會放棄車承調,並叫Tommy洪放棄他現在正在進行的交易。因為韓世景打算坦白,讓車承調看到真實的她,而這就是韓世景真正成長的開始。


接下來談徐允珠,徐允珠其實真的很聰明,她其實比韓世景與車一嵐還要了解車承調。因為車承調對韓世景坦白的一切,車承調都對徐允珠講過,不然徐允珠怎麼會知道車承調母親的事,怎麼會知道車承調與車一嵐父子反目的真正原因,怎麼會知道當有一個人對車承調說我愛你這句話是謊言,是車一嵐告訴車承調的。所以她特意在車一嵐面前做出試探,就是要讓車一嵐看到車承調看到她會出現的反應,就是要車一嵐斷掉與GN聯姻的想法,然而清潭洞的人想的都是自己,幾時會先想到別人呢?所以車一嵐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把徐允珠弄離開就好了,就像6年前他讓徐允珠離開車承調,他現在再把她弄離GN大媳婦的位置就可以了。


徐允珠當然知道以自己的力量與車一嵐鬥,無異是以卵擊石,所以她也只能佯裝堅強,不被車一嵐的話擊倒而離開車一嵐,並在人後落淚,及找韓世景喝酒,因為她們的心只有她們二個能懂,而我真心覺得徐允珠比崔雅靜更適合當韓世景的朋友,因為她其實才懂韓世景的心情,沒經歷過這些的崔雅靜其實是不能理解的,而且韓世景只是一個一直喝酒的動作徐允珠就立刻看出韓世景心底藏事,但是崔雅靜並沒有這個能耐。所以我一直覺得這二個相像的人應該當一對好朋友才對,因為就算一開始是建立在交易上的友誼,徐允珠一直在幫韓世景也是事實,徐允珠一直對韓世景付出真心也是事實,所以誰說建立在交易上友誼就不能質變為真實的友誼呢?而且徐允珠實在是真的欠一位真心的朋友。


對於徐允珠醉後對韓世景講的那一段話,為何像她們這樣的人就要受良心的譴責,一開始是說了謊,也利用了別人,也讓人流淚,然而我就沒有受傷?沒有流淚嗎?我真心覺得編劇在挑戰世人的價值觀,而且挑戰的很成功。豪門與豪門之間,為了生意,相互合作或進行聯姻,其實不也是一種利用嗎?豪門子女為了生意與門面而佯裝相愛而結婚,不也是一種謊言嗎?富人愛上窮苦出身的人家是種稱讚;窮苦人家的小孩愛上富人就是高樊,就是利用?其實全部都還是交易,不是嗎?只是窮苦的那一方除了付出真心之外,還要賠上她的愧疚感。所以不論是那一種交易,只要付出真心的愛情,就算一開始是建立在交易上,那麼這還是真心,這還是愛情,就算要在愛情的前面加上交易二個字,但還是掩飾不了那就是真實的愛情的事實。


所以徐允珠是真心愛著車承調,而那份愛到現在還沒有真正的結束,所以當她看到車承調來接韓世景她才會這麼的驚訝又帶點悲傷,之後才是明白自己解套了,因為車承調不會與申仁樺結婚,而她依然是GN的大媳婦。徐允珠的驚訝是因為車承調又愛上相同類型的女人,之前是她,現在是韓世景,以及車承調就是韓世景的懷錶兔;徐允珠的悲傷是因為這時的她終於認知到她與車承調的過去真的過去了。因為是真心愛過,因為那份愛情一直沒有真正的結束,所以就算徐允珠明白她因為車承調愛上韓世景這件事而解套,她也忍不住要弔唁這段逝去的戀情以及想要再確認這個事實,這就是她為何會一直想著車承調帶走醉酒的韓世景的那一幕,並又開車到韓世景家門口去確認這個事實。所以徐允珠的幸福是在車承調擁有他自己的幸福之後,徐允珠才能擁有自己的幸福,因為當初的她是真的愛車承調,對車承調的一切都是真心。


所以交易下的愛情還是愛情,交易下的真心仍是真心。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