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05001

e05002

 ↑1~2 : 我一定要坦白說一件事,那就是我從來不覺得孔孝真漂亮過,但是陳赫不只把孔孝真拍的很美,還拍的很有氣質。有沒有開始懂為何我這麼喜歡陳赫導演了嗎?

e05003

e05004

e05005

e05006

e05007

e05008

e05009

e05010  

 ↑3~10 : 主君對於姜于害怕並且不相信鬼這件事非常的開心,因為這讓他證實在太陽心中,他就是那個獨一無二的人;只是在他還未能誠實的面對自己的感情前,主君也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繼續吃姜于的悶醋。

e05011

e05012  

11~12 : 會幼稚到對破掉的糖果竊笑也只有一個深陷愛情的主君才會做的事。

e05013

e05014  

e05016

e05017

e05018

e05019

e05020

e05021

e05022

e05023

e05024  

e05025  

13~24 : 主君會握住太陽的手,看起來是緣於太陽的建議,但是更多的是緣於他對太陽的愛情與信任。不然後面不會有想吻太陽這個動作,但也因為想吻太陽這件事,讓主君察覺了自己對太陽的心意。因為還沒打算面對這份感情,所以只好選擇繼續逃避。

 看一個用理智與利益來掌握與計算自己人生的男人因為愛情,最後崩壞自己所有的原則與理智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EP05~12就是看主君朱中元如何在愛情面前崩壞他所有的理智與原則,ep05是原則崩壞的開始,ep06就是理智的崩壞。

主君朱中元做任何事情都是建立在利益上,意思是他不會做賠本的生意;再換句話說主君不會在明知道他與Giant的社長有約的情況下,跑出去找太陽,牽著她的手離開事故現場,既使Giant的社長會晚點到。因為他視Giant為他最大的競爭對手,他怎麼可能不讓自己先準備應戰,反而冒著落在Giant社長下風的危險離開Kingdom去解救太陽呢?但是主君在理智與情感中掙扎了一下,最終的選擇就是跑去解救太陽,放下晚一點就會到的Giant社長。因為這一刻比起Giant的社長,他更在乎的是那個在事故現場前面害怕的不知如何是好的太陽。

因為他知道太陽有多害怕,因為他知道太陽不打手機求救的原因,因為他擔心又放不下太陽,所以他的理智只能再次輸給情感,然後跑出去解救太陽;但是主君又無法面對自己真實的情感,並讓太陽知道真正的原因,所以他只好胡謅、搪塞太陽他來救她是因為他把她定價的很貴,所以來救她。當主君放下他與Giant社長的約會,跑來救太陽時,這時主君的利益至上的原則也開始面臨與理智相同的情形~開始崩壞。

坦白說,我一點都不認為主君用100億的通鬼雷達將太陽留在身邊的主要原因是車喜珠,我認為主君只是藉車喜珠這個藉口將太陽留在身邊而已。因為朱中元對姜于與太陽住在同一棟大樓這件事很感冒,而他非常討厭自己輸給姜糖果,所以他用了這個名義光明正大的將太陽留在身邊,只是這個男人弄不清楚而已。不然這個男人不會臉臭臭的看著太陽與姜于有說有笑的走在前往公司的路上。

當然主君也沒有想到他把太陽定位在這樣的位置,會讓太陽一次又一次的陷入危機,也會一次又一次的逼自己去面對他對太陽的感情,然後開始破壞自己所有的原則。第一次的危機是在發現太陽被選為與上海流通會長已經過世的孫子進行冥婚的女子。主君的理智不只與情感打架,還要與良心戰鬥。你幾時見過一個利益為上的人有良心??但是主君的良心就是冒出來,因為他知道太陽是因為他才去的,與其擔心、與其放不下,他還是衝去王會長的家,雖然最後一刻,他又在利益的脅迫下,佯裝他沒來過。

但是勉強過得了王會長的第一關,卻過不了與太陽協商的這一關。站在利字上,主君在把王會長孫子的初戀對象誤會是男人時,主君絕對不會再繼續攪和下去,因為他的腦袋清楚的計算再繼續下去沒有好處。但是他就是沒辦法拒絕太陽的說服,因為他清楚知道沒有他的幫忙,太陽絕對會再繼續攪和下去,與其不曉得會變成什麼情況,至少他要能將傷害控制到最低。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明明就是他把太陽叫出來找狗的,但是當太陽要跟著必勝跑去找牠的主人時,主君卻一把抓住了太陽,因為他不要太陽與太依玲一樣受傷。如果是還沒愛上太陽的主君,在太陽與利益之前,主君的選擇絕對是叫太陽跟著勝利去找他的主人,因為他會擔心那個小偷會不會返回來,破壞他精心設計,即將在明天展開的夏季嘉年華。但是這次主君想都沒有想,第一個反射動作就是先捉住太恭實的手,阻止她跟著跑過去。在利益的前面,主君這次很明確的選擇了太陽,因為太陽的安危對他更為重要。

當利益至上的原則開始為太陽崩壞時,主君的理智還能堅持多久??當然早就崩壞了,逃兵的那聲槍響就是用來證實主君的理智在碰到太陽真正危急時,會盪然無存。要太陽來找勝利的主人是主君沒錯,因為他的夜晚被勝利打擾到睡不安穩,所以他只好無視太陽的話,要求太陽要跟著勝利去找到他的主人。然而當他知道逃兵身上有槍時,他是立刻拉著太陽離開逃兵藏身的地點,因為危險。他甚至拿出他非常討厭的事~太陽與姜于晚上要約會去看音樂劇這件事來說服太陽,就是不願太陽涉險。

如果太陽會乖乖聽主君的話,放下勝利的事不管,主君根本就不會愛上太陽,更不會為太陽打破他所有的原則與理智。主君一開始是尊重太陽的,他是先伸出手,讓太陽選擇是否要抓住他,不看這一切,因為他以為拿出與姜于的約會就可以說服太陽。主君是在發現太陽的遲疑與神情不對時,他才選擇動手去抓住太陽的手。然而當他看到太陽不讓他握住她的手而是轉身跑進去時,他這時才真正明白太陽的善良是無底洞。她就是無法無視那些亡者可憐的要求,即使她明白危險,她還是會攪和下去,直到事情圓滿解決。

所以當太陽轉身離開跑進去的那一刻,主君的理智已經站在崩壞的邊緣,當槍聲響起時,主君的理智是完全潰散,想都沒想,立刻往現場跑進去,因為在他的眼中他自身的安危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找到那個明知危險還跑進去的女人太恭實,確認她平安無事才是他的重點。

因為愛與信任已經很深,所以主君才願意打開心房,告訴太恭實15年前綁架事件對他造成的心理傷害~不能讀書這件事。也因為愛與信任已經很深,當主君的理智回來,發現自己情感並決定要踩剎車也來不及,沒有任何用處了,因為他早就深陷在太陽的世界,並在愛情裏走了好長的一段路,讓他連回頭的機會都沒有。

不過,話又說回來,朱中元做任何事情都是建立在利益上,意思是他不會做賠本的生意;但是朱中元愛上的女人太恭實卻總是因為憐憫鬼魂的處境,淨做一些賠本的生意。然而神奇的事是他的女人太陽做的賠本生意卻每每幫她的男人主君帶來巨大的利益,例如: 上海流通的王會長、Giant的社長。所以套用主君的原則,愛上太恭實對主君還是一件極具利益的事,沒錯吧!!

, , ,
創作者介紹

Elle's 喃喃自語

Elle (真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